读远 > 穿越小说 > 我和我的三国 > 第一回大显神威
    熊晨飞和陈艳把杨弘和阎象藏进一处应该是宫女或太监居住的的小屋后冲了出去引开敌兵。

    脚未沾地漫空箭雨已朝他们射来显然包括寝宫外整座寿春宫城都在悄无声息中落进张勋及和他率领的叛军军控制中。

    熊晨飞现在后悔没有带龙胆枪。

    只用秀水剑施展风卷残虽然消耗很小但实际效果确实不如用长兵施展八方风雨来的效果好…

    这百来枝射来的劲箭都是蓄势以待下出来的又狠又准熊晨飞格挡得起来很吃力。

    这是他们放出响箭召唤程海峰和王永坤后遇到的第三波弓箭手了。

    敌人是有备而来,而她们仓促应对果然形势恶劣。

    之前熊晨飞还信誓旦旦夸口程海峰的一百重装步兵和王永坤的一百弓箭手能击溃桥蕤的一千巡防营。

    看到现在这架势,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担心他的那些子弟兵了。

    陈艳看出了他的担忧低声说道“夫君,放心吧,你的那个阵法连张飞这种见惯了大阵仗的猛将都要栽个大跟斗,张勋就更不行了。”

    熊晨飞想起程海峰的勇悍还有王永坤的神射还有自己重装步兵的攻守兼备顿时重新振作了精神。

    这时,敌人弓箭手第二波劲箭来临,熊晨飞和陈艳大骇下就近躲在了一块石头桌下躲过了箭雨还成功投往殿旁御园的林木中。

    一阵喊叫无数头扎白带的叛军兵由林里杀出截击两人。

    剎那间两人已陷身敌阵给冲得分了开来。

    林外是火把喊杀连天。

    陈艳挥拳击倒两人后手中云萝双斩上下翻飞所到之处带起一股股凛冽的剑气透锋而去登时有三人往后栽跌倒毙当场。

    她以前喜欢用长枪,这还是熊晨飞送给她这对绝世神兵后起一次用来对敌。

    没想到用起来还颇为颇为顺手,想起熊晨飞心中更是甜蜜。

    趁此良机陈艳窜上一棵树上。

    只见林外四处都是互相追逐厮杀的人有几处殿宇冒出火头浓烟遮得日月无光。

    在火光的照耀下千年古都寿春顿时变成了人间炼狱。

    两个叛军兵中的好手追上树来给陈艳刺出两剑溅血掉下。

    劲声响起,陈艳无暇找寻熊晨飞挥剑打掉了箭矢在树林中几个起落就来到了的“御花园”的边缘。

    十多名叛军兵扑了过来陈艳闪电掠前避免陷身苦战。

    同时,手中双剑精芒电闪迅疾无伦的斩出三剑登时又有三敌仰跌毙命。

    连她自己亦想不到修炼地之卷天书上的内功后手底下如此厉害。

    两支长矛从后攻至,展开了灵觉的陈艳不用回头观看只凭感觉向左右摇晃便间不容的避过敌矛。

    接着一个闪身突围而出。

    一声厉喝从左方三十丈许远处传来。

    陈艳认得是熊晨飞的龙啸就这么稍微分神登时给一个从暗里窜出的叛军兵长矛刺在协下要害。

    还好她穿有父亲为她特制护身软甲,

    就在矛尖触身的剎那陈艳回过神来用力一扭运功劲原本致命的一矛滑就把她成功卸开。

    回身劈出两剑顿时袭击他那人矛断人亡。

    她自己身上只留下一道未破皮的血痕。

    陈艳双剑左右开弓劈中叛军兵脸门一声暴喝再越过了十多名敌人点地即起望熊晨飞叫声来处扑去。

    ◆◆◆◆◆◆

    只见熊晨飞被一群近百人的叛军围住,领头的正是张勋和桥蕤。

    不过刚才那一声龙啸已经把大多数叛军士兵给震趴下了,只有功力深厚的张勋和桥蕤也许有了防备影响较轻正在与熊晨飞缠斗。

    这些叛军正歪歪扭扭爬起来时陈艳的云萝双斩来临,双剑快速挥动,短短十多息就有十多人贱血倒地身亡…

    那个张勋能被袁术任命为新的大将军手底下果然有一些本事但也不是熊晨飞的对手,三十多招过后已经被杀得左支右拙狼狈不堪。

    直到桥蕤加了进来才勉强和他战成了平手。

    熊晨飞灵觉大开早就发现陈艳来了。哈哈一笑道“艳儿,这个黑胖子就交给你了,咱俩一人杀一个!”

    桥蕤能成为长官巡防营的右屯卫将军自然也是颇有勇力。

    看到来人是个女子还是个绝世美女,不由得眼前一亮,抡起两把板斧就杀了过来。

    他之前也看见陈艳的功夫了得,所以把板斧舞得呼呼生风希望以力取胜。

    岂料陈艳张口就朝他发出一声清啸。

    这啸声虽然不如熊晨飞的啸声刚猛霸道,但胜在清越嘹亮

    一直在堤防熊晨飞啸声的桥蕤对她是毫无防备,登时就被陈艳已经略有小成的内功所伤。

    桥蕤喷出一口鲜血大声喊道“大哥快跑!”

    此时陈艳的云萝双斩已经杀向他面门,他连忙将板斧一横硬抗这一下斩击。

    不过桥蕤的板斧虽然沉重但终究只是普通精钢打造怎么能抵挡云萝双斩的神威。

    只听咔嚓用一声,他的板斧就被从中劈开一道裂缝。

    桥蕤大骇,顾不得心疼兵刃,将那把破损的板斧当做暗器直接砸向陈艳后拔腿就跑。

    还没跑出几步突然背心一阵剧痛,一把短剑已经刺入他的后背从胸口透出。

    他瞪大了双眼无法置信的看着胸口血如泉涌,颓然倒下。

    双腿蹬了几下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另一边熊晨飞还没有使出王越传授的绝技已经把他杀得张勋手忙脚乱气喘吁吁。

    他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好几次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杀身之祸…

    他还想着桥蕤能早点解决陈艳过来帮自己一把的时候,

    他这个结拜兄弟已经被那个看似娇弱的美女斩杀,连头都被割了下来。

    张勋差点被气得吐血,使出绝招逼退熊晨飞后赶紧掠走。

    熊晨飞如何肯让他逃走,向着他就是一声爆喝。

    张勋猝不及防下立刻就被内劲侵入了身体,登时就喷出一口鲜血受了内伤。

    突然,他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挣扎着立起身子准备继续逃跑时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原来熊晨飞已经追到了距离他不到三丈的地方,登时吓得屁滚尿流。正要出言求饶时,只见寒光一闪,秀水剑已经带着森寒的剑气当胸刺入!

    ◆◆◆◆◆◆

    与此同时,搜搜搜声中,那些叛军士兵纷纷中箭倒地。

    熊晨飞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拿着一张黑弓的王永珅,大喜过望。

    王永坤简单介绍了一下目前的战况。原来陈海峰率领的重装步兵方阵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他们这两百人,只付出了极小的代价就轻轻松松就击溃了叛军500人的队伍。

    赵君和何祥正带着主力部队会同原有的官兵正在清剿叛军。

    这时,熊晨飞割下了张勋的头拉着陈艳的手三步两下就蹿上一座高楼。

    他们二人把张勋和桥蕤的人头高高举起后

    熊晨飞运起内功,向着前方就是一声大喝:“叛军头目张勋、桥蕤已经伏诛!放下兵刃,投降者免一死,否则杀无赦!”

    这声龙啸在寿春城内浩浩荡荡传了开去。

    龙之团都士兵听到为之士气大振,叛军则听得心胆俱裂,哪里还敢抵抗纷纷弃械投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