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丹牢(第1/2页)
    人力有穷时,神力方无尽。

    没人能料到一个憨子般的壮汉而已,居然举起了半条长街。

    上百万斤的地面形成一块骇人巨石,冲着龙血云等人砸了下去,乌云一样,连躲都躲不开。

    之前满是不屑的岭北金丹惊得魂不附体,谁想到一个金丹初期的家伙而已,居然拥有百万斤的神力。

    数十人同时催动法宝护身,下一刻轰鸣大起,从地面挖出来的半条长街又落了回去,砸起一片沙土,整个长街到处是灰尘弥漫。

    半条街虽然砸不死岭北的金丹高手,却为常生争取了难得的时间,他此时已经冲出了长街。

    更多的金丹高手从后方追来,随着一声闷响,被砸入地底的龙血云破土而出。

    药王此时灰头土脸,怒发冲冠。

    药王斋被毁不算什么,不过是一处交易与待客的地方,位于天风宗的药王殿才是龙血云的老巢,但这个跟头他却栽不起。

    被筑基境界的斩天骄从眼皮子底下逃走不说,还被一个金丹初期的憨子给砸进地底,龙血云早已颜面文,他发誓要抓住两人,扒皮抽筋。

    然而这段耽搁的功夫,让常生得到了机会,他已经冲出了坊市,直奔滚滚狂沙而去。

    “猛人兄快走!”常生招呼苟使。

    “来嘞!哈哈痛快!”苟使一身大汗的追了上来。

    两人的速度虽然够快,但是龙血云的速度更快,只见他挥动双臂,瞬间掐出法印,周围的空气随之颤抖,一阵阵丹香从四面八方弥漫。

    “想借沙暴脱身,做梦!丹牢给我困!”

    龙血云所施展的,是他毕生绝学,就在常生的周围,一座巨大的牢笼凭空浮现。

    牢笼的构造并非钢铁,而是丹药,这些丹药互相连接,被祭炼得比钢铁都要坚固。

    为了截住斩天骄,龙血云动用了杀手锏。

    这座丹牢他轻易不会祭出,就是为了出其不意,如今他也顾不得别的了,只要能截住斩天骄,任何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丹牢很大,一出现就将常生与苟使同时困住,牢笼上浮现着明暗不定的阵纹,散发出强大的阵道气息。

    灵丹与阵道的完美融合!

    丹牢的出现,切断了常生的退路。

    身后不过几十丈外就是滚滚黄沙,逃生之路近在咫尺,怎奈无法前行半步。

    “什么破牢笼,我来掰开它!”苟使晃着膀子抓住丹牢,再次动用他的巨力。

    嘎吱吱的怪响不绝于耳。

    不同于钢铁,丹牢的构造是灵丹相连,有着很强的韧性,苟使能将牢笼掰弯,却无法掰断。

    巨力竟然无效!

    “这东西好怪啊,怎么掰不断呢!”苟使惊讶了起来,他没接触过法宝,对阵道也一窍不通,从未见识过丹牢这种异宝。

    龙血云哈哈大笑,一步步踏空而来,戏谑道:“力气大有什么用,我见过深海有大鱼,一口可吞百万斤海水,那又怎样,还不是成了人族强者的食物,力大依旧是饭桶,斩天骄,你就想靠着这么个力气大的饭桶逃出遮风岭?你当我龙某人是无能之辈吗!”

    “力气大和饭桶有啥子关系,这老小子才是饭桶。”苟使挠了挠头,无可奈何的松开手,他掰不动丹牢,根本逃不出去。

    “药王大人岂能是无能之辈,你只是个自大的家伙而已,我来破你这丹牢!”常生说话间催动沙太岁将整个沙牢铺满,从外面看去丹牢就好像多了一层纱帘。

    沙太岁的冲击之下,丹牢鼓荡了起来,好似人的心脏,一跳一跳,可就是无法撑破。

    被沙土遮蔽了视线,龙血云却并不着急,他有十足的把握以丹牢困住对方。

    “死心吧,我龙某人的丹牢别说你只有筑基灵力,即便你盛之时也未必能破得开!”

    龙血云底气十足,因为这件丹牢他耗费了无数精力与丹药才炼制成功,其中蕴含的阵法无比强大,困死同阶轻而易举。

    龙血云说话的功夫其他被砸入地底的金丹高手也纷纷冲了出来,汇聚到龙血云身旁。

    “哪里来的蛮人!力气倒是不小嘛。”虎大力此时也追了上来,抱着膀子在一旁看热闹,眼里带着隐隐的忌惮。

    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他看得很清楚,更被苟使的巨力所震惊。

    要知道虎族就是以蛮力闻名,连虎大力都未必能举起来百万斤巨石,一个人族居然做到了。

    “天生神力,那家伙是何人?”青藤宗的殷时远也追了上来,与龙血云拉开一定距离在观战。

    别人都在对苟使好奇,但也仅仅限于好奇而已,真正吸引目光的依旧是常生这位曾经的斩天骄。

    “丹牢一出,无人能逃!恭贺药王大人,生擒斩天骄。”

    有见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