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龙神炮(第1/2页)
    龙家太子的异变,惊得所有人震惊不已。

    龙霄变得不似人形,看起来像个怪物一样,偏偏一动不动,只将炮口般的大嘴对准了常生。

    极度危险的感觉犹如寒霜般降临,笼罩了常生。

    此时常生的感觉就像被一头旷世凶兽盯住,又仿佛被亿万门火炮瞄准,他甚至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无人预料的局面,出现在东洲擂的最后一局。

    连胜天下间三位最强元婴的斩天骄,遇到了致命的危机,这一局本该胜负已定的战斗,出现了变数。

    “嘴巴都裂了,那家伙不是人吧!他在干嘛?”

    擂台四周,惊讶声此起彼伏。

    “应该是龙家的绝学,难道是与灵兽同体?”

    “不像,没有灵兽的气息,而且龙家太子现在的模样很像一种东西,像什么来着呢,就在嘴边上……”

    “像一门人形火炮!”

    “对!就是人形火炮!你看他的大嘴是炮口,长长的脖子是炮管,身体是炮台,他会不会喷出炮弹?”

    “谁知道呢,龙家太子这也太怪了吧,像什么不好,像门火炮……”

    议论声只在一些低阶修士之间,但凡达到金丹之境的修士,此时都已经感知到了恐怖的威压气息。

    威压是死物所发,却来自龙霄本体。

    “不好……快调转船头!”

    百鸦船上的姜大川大脸发青,几乎是在咆哮着吼道:“那他娘是灵宝之力!快避开!!!”

    百鸦船的方位,正在常生身后,也就是龙霄的正对面,雷云殿主如此不安,说明百鸦船此时的方位有可能遭遇轰杀。

    一句灵宝之力,听得千云宗所有人都傻了。

    谁能想到一次东洲擂,竟然有灵宝现世,还是在最后一局!

    “快快快!快驾船!”范刀第一个反应过来,吓得他老脸惨白。

    温玉山错愕了片刻,急忙催动力,驾驭庞然大物般的百鸦船朝着一侧避开。

    温玉山此时的脑子都是空的,他已经想不到如何才能去帮小师叔避开这一劫,在灵宝之下,没人能活命。

    姜大川也没闲着,磅礴的灵力化作狂风吹动万鸦帆,帮着百鸦船提速。

    “东南方位的人速速散开!”

    龙家看台上响起了龙哲天的高呼,在百鸦船同一方向的还有上万修士,但凡在这个方位的人,都会被灵宝之威笼罩。

    龙家大爷的提醒,一时间听得所有人错愕不已。

    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有姜大川那般见识的高手没有几个。

    “不想死就快逃!!!”

    龙家二爷急急断喝,根本来不及解释,只能说最简单易懂的言词。

    这次人们听懂了,于是东南方位观战的修士如同潮水般向着两侧退去,也有不少人自作聪明的往后退,觉得只要离着擂台够远就不会有危险。

    “龙神炮果然在他身上,龙家的一群老东西真是狡猾,藏得如此隐秘。”

    张填海面带微笑,饶有兴致的望着擂台,自语道:“斩天骄,人家用灵宝轰你,你用什么挡呢?挡不住的话,可就死喽,你果然是一步好棋,替我引出了龙家灵宝,不错,呵呵不错。”

    西圣在算计着他的棋局,而灵羽楼主则在震撼不已。

    “龙家的灵宝,居然在太子身上……你给我回来!”闫鸿山脚点大风,巨兽开始拔生,远离了擂台,只是他身后人影一晃,竟有人急掠而出。

    当闫鸿山看到闫雨师的身影直奔擂台的时候,这位灵羽楼主大惊失色,动用灵力想要抓回女儿,结果晚了,闫雨师也有元婴修为,竟挣脱了他的禁锢冲进擂台,落在常生身边。

    “一起挡。”

    清雨剑出,闫雨师面色决然,她也陷入了灵宝的笼罩当中。

    结果刚刚站稳脚步,闫雨师就被一团黑芒包裹,龙虱竟用双爪将其抓住而后风一般冲出了擂台。

    下一刻,闫雨师的身影被抛向灵羽楼,飞在半空的女子目光诧异的盯着擂台。

    她在向上飞去,所见的地面上,则是常生平静的微笑。

    如果挡不住,多一个人也没用,何必送死,常生以龙虱抛出闫雨师之后,只留给对方一份平和的笑容。

    宛如他年少时,与小雨分别时的笑容。

    “师尊!”

    扶摇峰顶,小棉花凄厉而绝望的呼喊声淹没在一声震天动地的轰鸣当中。

    龙神炮,极品灵宝,龙君传承。

    这世间的灵宝总共有五件,分别为五君之物,作为龙君的嫡传世家,龙家在千年来始终珍藏着这件异宝。

    也正是这件灵宝的存在,令龙家越发繁荣,统御一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