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火焰城(中)(第1/2页)
    东洲城上空的火云在缓缓下落,护城大阵发出嘎吱吱的响动,即将崩塌。

    一旦焚仙炉的烈焰倾泻而至,在场的修士将军覆没,城中的亿万凡人也将顷刻飞灰。

    或许只有那些拥有极品防御法宝的元婴强者,才有一丝逃出生天的契机。

    想要不死,如今的局面只有联手。

    于是龙家,雷云殿,灵羽楼,千云宗这些修真势力同时决定联手对敌,一致对外,剿灭西圣,阻止天火降临。

    情况危机,一旦达成了共识,立刻有人出手。

    青藤宗的老宗主于腾风与大长老穆城御剑而出,直奔西圣,却被天风宗的两位副宗主王东张朝西望挡住。

    龙家二爷与三爷纷纷飞身而起,对上了神虎教的教主斑虎与护法风虎。

    雷云殿一方,殿主姜大川驾驭黑风犬,被天狼宗的百里裘与乾冰宗的楚嫣红挡了下来。

    灵羽楼有五位元婴齐出,闫鸿山亲自动手,对上了陈天罗。

    温玉山与其他元婴散修联手而出,与西圣殿的元婴高手战在一处。

    丹王龙夜阑调动了无数法宝,不断的轰击云层,试探火云的弱点。

    只要找到弱点,就有机会破开焚仙炉的笼罩。

    龙无夜扯下了皇袍,浮现出一件古铜重甲,大皇帝亲自出手攻向张填海,又一次次被恐怖如岩浆般的烈焰逼退。

    联手的元婴多达五六十位,这么多的元婴高手,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份能毁天灭地的力量,联手之下,可谓攻无不克。

    但西圣一方的元婴高手也不少,足有近二十位之多,这些元婴强者施展力,竟也能抵挡住来自龙家联盟的猛攻。

    对于这种以多战少,竟还是几乎平手的局面,人们一时不解。

    大多人将西圣一方的强大,归功于灵宝焚仙炉的能力,其实还有个重要的缘由。

    那就是元婴境界的天骄擂上,西圣一方的元婴登台的极少,可以说没有几个。

    除了陈天罗之外,即便西圣手下有人登台,也是送战绩的,根本没人出力,反倒是其他登台的元婴斗得元气大伤。

    元婴之战,一旦开始就注定了无法善终。

    金丹之下的修士纷纷退开,这些筑基与炼气修士对于战局毫无用处,离着近了只能等着被波及致死。

    剩下的金丹修士汇聚在各自势力的周围,寻找机会协助元婴强者对敌,只不过用处有限,在这种混乱的战场,金丹显得无比渺小。

    至于满城的凡人百姓,只能眼睁睁看着火云下那些恶战的身影,一个个目光呆涩的等待着。

    他们的生死,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是掌握在那些强者的手中。

    甚至很多人现在还无法置信,自己已经处在生死边缘。

    不肯相信现实,是因为凡人们从未经历过天火焚城的天灾,当然也有些强大的修士,不肯相信自己倒霉的运气。

    “不是吧……”

    范刀苦着脸,仰着头,直勾勾的盯着漫天烈焰,他麻木的缓缓低头,看向眼前的常生,哀怨道:“为啥我每次看热闹都能被你拖下水呢?不就吃了粒百寿丹吗,大不了我吐出来行不行啊。”

    范刀已经欲哭无泪。

    他发现自己一旦遇见常生,好像从来没有好运气,都是倒霉透顶。

    从送遗骨到千云宗开始,这位刀爷就开启了霉运之旅,被常生坑得在地底挣扎了好几年。

    终于从地底爬出来了,结果又遇到逃难的常生,于是筑基修为的双煞在岭北如履薄冰,最后差点被龙血云弄死。

    可算逃出了危机,也终于解开了封印,刚打算洗劫一番药王斋,却又遇到常生,刀剑合璧,斩了药王,结果被人家天风宗的元婴追杀。

    到了如今,范刀终于破境元婴,成为一代强者,他认为就算常恨天再怎么坑他,难道还能坑死个元婴不成?

    结果刀爷还是猜错了,他小看了自己的霉运。

    即便他成了元婴,世间顶尖的强者,竟还能遭遇灵宝的灭杀,天火之下,连妖刀都被人夺走的刀爷,怕是第一个被烧死的元婴。

    “我什么时候拖你下水了?”常生不明所以,道:“我们是双煞啊,我怎么能坑你呢刀爷。”

    “你是没坑我……”范刀无可奈何的瞄了眼越来越低的火云,叹息道:“你这是坑死我啊!”

    命运使然,范刀也无能为力,谁让他自己倒霉呢,就该看完热闹马上走,或许还能逃出天火笼罩。

    “我帮你夺回九婴,我们联手,诛杀西圣。”常生沉声道,铁剑上精芒暴起。

    “还能动用几次长生剑?想要破开灵宝,必须以灵宝之力才行,否则没戏。”范刀见长生剑上升腾剑气,顿时眼前一亮。

    “至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