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高达seed海盗Astray > 第三十一章 觉醒时刻
    “引擎中弹!动力下降,该死的,我们成为靶子了!”

    “外务事官阁下请去逃生艇避难!”

    战斗还在进行着,猛攻的撤返使得米歇尔带领的金恩小队变得肆无忌惮,a部队已经数阵亡。

    该死的调整者,该死的怪物。

    金恩再次飞掠而过,火箭炮和粒子炮打击在这失去反抗能力的舰船上又是两波爆炸,震动着船体。

    “一号机,你的弹药已经消耗完了,不要恋战,返航。二号机,把你的机枪给我,你也返航,不要掩饰你的推进器刚才被击中过的事实,战场上要面子可是会死的。”

    米歇尔检视新兵们的状况,还算满意,简单的进行了战中调整,两台金恩返航,米歇尔和使用特火重粒子炮的金恩留了下来继续对舰攻击。

    换上最后一个火箭炮的备用弹夹,扔掉弹药已经耗尽,并且因为抵挡过攻击而变得破破烂烂的攻防一体突击盾,米歇尔这托私人关系改装的专用金恩调整完了状态。

    对舰攻击讲究的就是重火力打击,这次出来队长可是大方的很,装备可劲带呢。

    “三号机,掩护我。是时候了结这群家伙了。”

    橙色的金恩推进器喷发,如同一发出膛的炮弹扑向了先遣队的旗舰。

    战舰想要用最后的炮台苟延残喘一下,却被后方的金恩用特火重粒子炮灭掉了最后的希望。

    米歇尔的金恩从船首下方俯冲拉升接近,经过的途中机枪没有一刻停歇的在船体上倾斜着怒火,一个转身急停,舰桥已在面前。

    火箭炮抬起,再见了,渣渣。

    火箭弹无情的贯穿舰桥装甲,爆炸撕裂这艘战舰,而米歇尔可不是会手下留情的新兵蛋子,对着撕裂开来的部位又补上两发火箭弹,确认完击破后才拉升离开。

    不!!!!!!

    这边发生的行云流水的一套对舰攻击基拉是看在眼里的,有心阻止但是无奈圣盾如同牛皮糖一样完甩不掉。

    芙蕾?阿鲁斯塔,大西洋联邦外务事官的女儿。

    之前她好像跟着运输小艇去了那艘战舰去见自己的父亲。

    战舰被击破后因为气密系统失控引起的爆炸还在继续,这一幕幕摧残着年轻人的心。

    基拉看到了橙色的金恩,此时此刻这台金恩又扑向了大天使号。

    托尔、米利亚利亚、蔡、卡祖一,船上有着他的朋友。

    绝不能让大天使号再被打!

    那一刻,基拉的脑海里好像炸开了什么,整个世界好像都静止一般,而自己的思路却如同小溪汇入江河,变得宽广壮大。

    强袭盾冲接近了圣盾,圣盾也是盾冲而来,这种动作两人已经玩了好几次了,可谓是划水配合界的最强搭档。

    可惜这一次,有一位演员不想演了。

    盾冲,光束军刀砍在互相的盾牌上,之后按照剧本因该是两人分开再掏枪对射一波。

    可是强袭这一次选择了拒绝。

    接触的一瞬间,强袭就让盾牌脱手,左手即刻拔出了第二把光束军刀砍了过去,好在阿斯兰也不是吃素的急忙荡开强袭砍在盾牌上的一刀后,侧裙甲向前最大出力喷射后退躲过了这一刀。

    强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紧接着直接扔出了左手砍空的光束军刀,扯起一边盾牌回援大天使号。

    橙色的金恩以完不同于普通金恩的速度突破了大天使号的防空网,接近了大天使号后火箭炮用掉了最后的弹药,数送给了大天使号。

    然而米歇尔发现这艘新型船不愧是新型,这装甲真实尼玛硬的可怕。

    你们地球军造船突然不计成本堆装甲了吗?!

    不过再强的装甲也会有那么个缝吧?米歇尔锁定了舰桥,橙色金恩如同死神一般逼近中。

    怎么会让你如愿以偿!

    就在橙色金恩即将进入最后的警戒距离时,能量仅仅填充了部分的猛攻从舰内紧急出动。

    急到什么程度,猛攻甚至没有携带多少武器装备,仅仅是拿着一把没离手的光束步枪就飞出来了。

    从背后而来的光束丝毫不能干扰米歇尔,高机动特化的金恩此时在机动性上有着蔑视所谓新型机的实力,这些光束被系数躲过。

    当然这也和穆要迁就不能命中船体有很大关系。

    橙色金恩还是逼近了舰桥,机枪抬起,死亡宣告。。。

    我上去就是一脚!!!

    一路喷射最大加速的强袭赶回来了,这种高强度的强制加速即使是调整者也未必有几个人敢这么干。

    从天而降的钢铁大脚丫让金恩知道什么叫做材料上的巨大差距。

    强袭这一脚直接踹飞了金恩的头,连带着胸甲都有变形。

    要不是米歇尔在巨大冲击导致昏迷之前凭本能进行的胡乱倒飞,强袭随后的几枪光束可能就会取了他的性命。

    米歇尔被新兵三号机拉着返回菲萨硫斯号。

    而基拉看着远去的金恩渐渐从奇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刚才自己是怎么了?

    但是没等他仔细体味之前的奥妙,从菲萨硫斯号上发射的光束主炮击毁了先遣队最后一艘护卫舰。

    而紧跟其后飞出的一台金恩和去而复返,进行完再整备的克鲁泽白色有角希古,以及正在逼近的圣盾高达让大天使号员陷入绝望。

    看来今天是要交代在这了?

    “通告正在进攻的扎夫特军,本舰正对pnt最高理事会议长西格尔?库莱茵之女拉克丝?库莱茵进行收容保护,如果继续进行攻击,本舰将无法保证拉克丝?库莱茵的安。”

    画面通信通过频道波段覆盖在交战区域。

    一时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和怒骂。

    基拉看着画面呆呆的发愣,有难以置信,有庆幸,也有着震惊和迷惘。

    他看到了芙蕾,也看到了拉克丝,青春期闷骚大男孩心中爱慕的女孩子此时的关系好像彻底变得一团遭。

    穆在猛攻中松了一口气,却也甚是无奈的,无名的怒火无处发泄只能一拳锤在了驾驶舱舱壁上。

    要通过挟持对方政要亲属来求得安,这可是一名前线战斗人员的最大耻辱,但是没有办法,现在这个情况敌强我弱,想要生存只能这样。

    该死的洛金斯,你特酿的这个时间点去看什么世界啊!

    你还在的话我们会这么狼狈吗?穆在心中想到,当然也只是想想。

    毕竟战场上的变数太多,而这次战斗失利的最大因素穆看着正在集结阵型后退的克鲁泽等人。

    扎夫特已经开始投入新型机了,而且之前那道诡异的光束攻击,明明破坏了线控炮的线,克鲁泽那家伙是怎么遥控失去连线的线控炮开火的。

    穆在心中有了一个不太确定的想法,但是却不知道这种没来由的危机预感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