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舌尖上的聊斋 > 第三章 耳中人
    “主人,不用怕!这只是一只低等级的精怪,上去跟那个人主动说话,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待耳中人出现时,迅速用镇魂符将其封住!”婴宁把方法说了一遍,又鼓励钟正道。

    钟正心里已经有了初步方案,便依照婴宁教给自己的方法,坐到了离那个中年男人较近的前排座位上。

    仔细留意着那个中年男人的动静。

    ……

    到了发车时间,也没有再等到新上车的乘客,司机抽完一支烟,将烟蒂弹出车窗外,有些郁闷地开车上路。

    大巴右转出了车站,平稳地驶上了返回云州的路。

    钟正在心里想好了方案之后,突然转身盯着中年男人的眼睛,大喊了一声“大舅!这么巧?没想到坐车也能碰见你……”

    听到声音,中年男人抬头愣了一下,嘴里停止了碎碎念,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钟正,一脸懵逼。

    “大舅,你还没认出我来吗?有些时间没去看你们了,我大舅妈身体还好吧?”钟正继续虚张声势假热情道。

    “小伙子,别乱攀亲戚,你认错人了吧?我可没你这么个唬了吧唧的大外甥!”

    中年男人瞅了钟正一眼,看上去有点生气了。

    “没认错,没认错……我是那个谁啊!你不记得我啦?”钟正继续指手画脚地比划道。

    “你是那个谁啊?我又是那个谁啊?”中年男人盯着他,反问了一句。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完地融入到了对方的语境之中,中年男人的注意力也部转移到了钟正身上。

    却突然传来一个细微如蚊蝇的声音,“可以见吗?”

    钟正立马应了一声,“可以见了。”

    钟正说完之后,细心留意着中年男人两边耳廓的变化。

    这时候中年男人似乎感觉到有些异样,突然身体僵住,只是两只眼珠子左右转了一下。

    只见一个小人儿从中年男人的右耳廓里钻了出来,那小人儿长不过三寸,面目狰狞,瘦骨嶙峋,像个青灰色的夜叉小鬼。

    机会稍纵即逝,钟正手起一道镇魂符,直接封向小人儿。

    小人儿逃脱不及,直接被镇魂符封住,身体不能动弹,眼睛却如同要鼓出来一般,惊恐地盯着钟正。

    来自耳中人的恐惧值+99……

    “哇哦,捉住它了!快将其收入系统炼化它!”婴宁大声道。

    钟正对着它手轻轻一挥,这小人儿便被收入了系统中。

    来自耳中人的怨念+199……

    “哇哦,主人您太棒了!”婴宁高兴的手舞足蹈。

    这一波操作进行完,就让钟正增加了接近300经验值,他心中很是满意。

    ……

    原本对钟正还有些成见的中年男人,眼见他显露出来的这一手绝活,瞬间有些目瞪口呆。

    “呀!那是个什么玩意儿?它是从我耳朵里钻出来的吗?”中年男人吃惊不已。

    只是此时车里人少,别人都没有太注意到车后面发生的事情。

    “说白了,这就是寄居在你耳朵里的一只精怪,平时阿谀奉承听得多了是吧?这阿谀奉承也能成精,让你听不进逆耳忠言,不能明辨是非曲直!”

    钟正现学现卖,赶忙当面数落了中年男人一通。

    一语惊醒梦中人,钟正这一番说辞,却是让中年男人如醍醐灌顶,深以为然。

    中年男人不由得感激涕零道“真看不出,小兄弟年纪轻轻,却是个世外高人啊!我以前的确是有些自满,对别人刺耳的建议听不进去,开除了好几个下属,做了许多决策上的失误,让自己的家庭和事业都陷入危局。”

    听完中年男人的这一番话,钟正内心里一阵窃喜,自己只不过观他的面相似有忧愁,便胡诌八扯了几句,居然都说中了。

    这尼玛,自己或许还能再多一项赚钱的副业,给人看相算命!

    “好了,我现在已经把它引诱出来了,现在你的耳朵也清明了,所犯的错误也没有到不可挽回的余地,以后好自为之吧!”钟正安慰开解了他一句。

    “哎呀,我现在的确是感觉头脑清明了许多,思维也异常清晰,这……这让我如何感谢你呀!”中年男人拉着钟正的手,一脸感激道。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还说什么感激不感激的话……”

    钟正很享受目前这种被人崇拜追捧的感觉,一时间说话也有点儿飘。

    “这,这怎么好意思……”中年男人说话之间,从随身的公文包里翻出一沓钞票。

    看到红彤彤的软妹币时,钟正顿时眼睛一亮。

    “小兄弟,我这次去云州出差办点事情,随身并没有带多少现金,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这是一万块你一定得收下!”中年男人诚心道。

    “这,这使不得啊!”

    虽然心里已经打算要定了这一万块,钟正嘴上还是难免要推辞一番。

    “你要是不收下,就是嫌少看不起我,还有这个……”

    中年男人说话间,拿出一张烫金的名片递到钟正手里。

    钟正接过名片看了一下,嘴里念道“大唐国际董事长,唐锦程!”

    听到钟正念出自己的名字,中年男人微微颔首,表示默认。

    这大唐国际很有名啊,国内百强民营企业,钟正也是听说过的。

    只不过这几年因为公司在几次关乎公司发展的关键点上决策失误,有点江河日下的趋势。

    不管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己也没想到眼前的人居然是大唐国际的老总。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唐总,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钟正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那一万块钱。

    “小兄弟既然有这样的本事,自然不愁发财,以后有什么事情尽可以打我的电话!”唐锦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那就多谢了,以后或许真有需要唐总帮忙的地方呢!”

    钟正先给自己垫上句话,也是为了以后方便。

    “客气了,客气了……不知道小兄弟眼下从事什么工作呀?”唐锦程又是一脸关切道。

    “呃……那个,我是云州大酒店的厨师!”

    在一个公司大老总面前,报出自己厨师的职业,钟正感觉多少有点掉价。

    果不其然,唐锦程在听钟正说出自己的职业之后,一脸惋惜道“小兄弟既然有这样的本事,做个厨师委实有些屈才啊!”

    “我热爱厨师这份职业!能满足客人的胃,让他们吃得愉悦我很开心!”钟正斩钉截铁道。

    虽然自己是个厨子,有些时候会有自卑,但钟正很多时候又忍受不了别人对自己职业的歧视。

    厨子怎么啦?郭大刚老师不是说过一句话吗?

    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自己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没啥学历,从酒店后厨配菜做起,年纪轻轻就做到了五星级酒店副厨的位置。

    那也是村的骄傲!

    这其中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又有谁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爱情,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卑这玩意儿是个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