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章 哥哥?姐姐?(第1/2页)
    凭借郑林的记忆,林森绕过炼气宗大殿里面的房间,最后来到后边的一处庭院之中。

    庭院的布置十分简单,抛开花花草草不提,仅有一处假山伫立。

    走到假山面前,伸手按在假山中心处。

    “咔擦”

    林森的手指准确地按在了机关上面,假山响咔吱咔吱的声音,最后出现了一个通道。

    通道里是通往地下的石阶,里面没有照明的设备,但林森能够看清黑暗中的一切,很轻松地穿过了阶梯。

    石阶尽头又是一道暗门,门上有一个类似于把手一样的东西。

    伸手扭过把手,推开暗门。

    “吼!”

    门内响起野兽的咆哮声,阴影中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盯着门外的林森。

    凭借自己的视力,可以看清这是一头像是藏獒一般的猛兽,正爬在狭窄的地下室中心,恶狠狠地盯着他。

    “滚开。”

    林森瞪了它一眼,后者顿时就发出呜呜的叫声,老老实实地蜷缩在角落。

    这个地下室除了这头野兽之外,只有一个小小的木箱。

    林森不去理会那头野兽,径直走到木箱面前,上面有一道郑林设下的禁制,用来防止别人打开。

    但这种东西对林森来说只是形同虚设,手一挥,禁制瞬间消失,木箱应声打开。

    里面存放着两张兽皮纸,以及一团不知名的液体。

    林森拿起第一张兽皮纸,上面用鲜血写着一些符号,最下方还有一行小字:“元气血祭阵法”

    看来这就是炼气宗前任宗主留下的那个邪阵了,林森手一用力,兽皮纸化为粉尘。

    第二张兽皮纸上面却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内容大致是有关于炼气宗今年来使用邪阵的情报,以及仙树村中有一棵灵树的消息。

    里面将宗主百里行以及其他几名长老描述地十恶不赦,却唯独没有提及郑林的任何事。

    兽皮纸下面的署名是郑林,看来这一张告发状。

    根据郑林的记忆,这是在万一被别人察觉宗门的行为时,用来向东元国皇族告发炼气宗的,以便帮自己脱罪。

    “算盘打得挺好的。”

    林森冷笑一声,这份兽皮纸同样变成粉末。

    之后就只剩下那团流动的液体状物体了。

    根据郑林的记忆,这是他百年前外出游历时,偶然从一个文化未开的部落中发现的。

    当地的部落将此物奉为至宝,郑林把部落里的部人灭杀之后,顺手把它据为己有。

    经过多年研究,发现这团液体其实是一种金属物质,而且还有神奇的一面——

    能够承受足以融化金石的高温,注入元气后能够改变形状,根据郑林作为炼器师的鉴定,此物是最高品质的炼器材料。

    本来他是打算集齐其他材料之后,把它炼制成一件本命法宝。

    但如今郑林身死,此物当然归林森所有。

    收入从郑林身上夺走的储物袋之中,林森拍拍手,走出了地下室。

    先前东林玄肉身直接被炸毁,没能取走他身上的储物袋。

    但白天杀掉百里行,何芬,胡东,郑林之后,让他搜刮了不少好东西。

    郑林的储物袋里面放着一些关于炼器方面的知识玉简,以及一些罕见的炼器材料。

    胡东储物袋中则存着不少钱币。这些钱币里都蕴含元气,是整个东元国,无论凡人还是元修士共用的货币。细细一数,大约有三千多枚。

    何芬的储物袋中则是有不少法术玉简,上面记载了不少元气境以及元液境元修士常用的法术。

    至于百里行的储物袋,给了林森一个很大的惊喜。

    那里面有一张残破的纸张,上面记载的是一种上古时代的元修士遗留下来的法术残篇。

    名字叫做仙印。

    百里行拥有的叫做破字印,也就是先前扭曲空间,抹去林森存在的那一招奇异法术。

    想到先前那一幕,林森还是有些后怕。

    法术施展出来的瞬间,林森周身的空间就定住了,无法移动,也不能抵抗。

    幸好在最后一刻,脑中的婴儿突然睁开双眼,放出眸中的一道紫金电弧,随着那道电弧出现,将林森带到其他地方,躲过了那一击。

    “九道紫金电弧,如今还剩下八道。”

    体内的婴儿睁开双眼,可以清晰看到瞳孔深处跃动的八道紫金色电弧。

    这是他肉身在突破造化境时,九道紫金天雷带给他的东西。

    虽然具体效果不明,但白天能在最后关头救自己一命,肯定是有利无害。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仙印法术虽然强势,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