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抵抗(第1/3页)
    “真是多灾多难啊。”林森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云道友,怎么连造化境的修士都惹上了?”

    言语之中,并没有因为天南侯的修为而感到畏惧。

    他这个神态让云凭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用嘶哑地声音喊道:“我知道你有办法救出我的,对吧?”

    天南侯眉头一皱,伸出手抓向云凭:“我说过,谁都救不了你。”

    灰褐色的元气凝成一只大手,凌空张开五指,就要连同云凭整个人握住。

    这时,林森出手了,身上散发出的元气化作一柄利剑,斩向大手。

    “嘭”

    一声闷响过后,大手和利剑同时变成碎片。

    趁着这个空隙,云凭咬牙催动体内剩余元气,“呜”的一声向着远方疾驶。

    天南侯怔了一下,这才把目光转移到林森身上,突然问道:“你不是元丹境修士,你是谁?”

    他能看出对方是在隐藏实力,并且似乎是用了什么法术遮掩了真身,如今他所见到的老者只不过是用元气塑造的假象。

    “任君猜想。”林森笑笑,他可没傻到去做自保家门的啥事,心道:“这夺容术可真够厉害的,连修为高上一些的元修士都不能看穿我的真实相貌。”

    云凭那边已经在向着山脉深处跑去,林森本来也没指望他留下来帮自己。

    方才在出手时林森顺便在其身上打下了一道神魂。

    这道神魂中蕴含着造化境修为,云凭的实力无法抹去,只要依据这个,他能知道后者的藏身处。

    “我对你的身份不感兴趣,只要你让开,我不追究你的罪行。”天南侯神情冷漠,身上的造化境元气已展露无遗。

    “这也是个大麻烦啊。”林森心中思索该如何脱身。

    他不能暴露身份,作为皇族的天南侯应该掌握了有关神树峰峰主的所有情报,包括法术和法宝。

    剑阵和沙鹰都不能动用,这是林森的标志性手段。

    仙印或许会引来其他的麻烦,也不做考虑。

    除去这些外,林森发现自己几乎就没有进攻的手段了。

    “还是底牌不够多啊。”

    正在林森思索间,对面的天南侯已经出手,铺天盖地的元气席卷而来。

    对方是土属性元气,林森的木属性略占优势。但也仅限于此。

    催动元气去抵抗对方的压力,林森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到云凭逃离对方的探查范围,之后再想办法脱身。

    “轰轰”

    两者的元气对撞,林森原本在修为上略逊天南侯一筹,此时也是靠着属性的克制勉强抵挡。

    “果然是造化境修士吗?”确认了对方的修为后,天南侯不再留手,神念翻转间,从储物袋中飞出一面绣着四爪金龙的旗帜。

    “阻拦皇族者,杀无赦。”

    话音未落,旗帜发出耀眼的金芒,里面的金龙竟然活了过来,一道龙吟过后,钻出旗帜,赤金色的瞳孔盯着林森。

    “高等法宝?”林森见到金龙身上散发着造化境程度的元气后,顿时脸色一变。

    然而,天南侯并没有停手,储物袋中又飞出一面绣着青凤的旗帜,朗声说道:“违抗皇族者,罪无恕。”

    “昂”

    一声凤鸣,旗帜中同样飞出匹敌造化境元气的青凤,盘旋在天南侯头顶。

    一龙一凤,再加上同样身为造化境修士的天南侯,这就是一名皇族修士的实力。

    “不好,是造化境修士现身了!”

    山脉中潜伏的其他元修士感知到天南侯放出的元气波动,纷纷大惊失色,几乎是在瞬间,林森就察觉到有十几道元气再向远方逃遁。

    其中还有一名造化境的修士。

    转眼间,方圆五百里内只剩下了林森一人还留在原地。

    “你也出手吧。”见林森没有对自己祭出两件法宝感到畏惧,天南侯眼中罕见地出现赞赏,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出手的机会。”

    不过他也并没有把林森放在眼里。

    身为东元国皇族,面对同等境界的元修士,拥有绝对的压制力。

    不仅是法宝,法术,还包括皇族天生高人一等的威严。

    “林森,使用我吧。”沙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凝重,面对这种对手,如果林森不使出部手段,恐怕难以抵挡。

    林森舔了舔嘴唇,神情也同样凝重。

    这个天南侯比他之前的对手加起来还要棘手,甚至足以让他在心中盘算:“为了一个传送阵法,值得吗?”

    一阵风吹过,明明是暖春时分,林森却觉得手脚有些发冷。

    “动手吧。”林森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站在那,像一棵笔直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