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只是个穿越者 > 第五百九十二章 解释
    “社长!请您务必再考虑一下对珠理奈的处理决定吧!她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还不懂事啊!”看着失魂落魄,终于明白自己闯了大祸的松井珠理奈被经纪人拉走,松井玲奈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袖手旁观,只能不断的恳求着年轻人,希望他能够收回成命。

    然而陈羽并没有回应她的恳求,只是对她说道:“玲奈酱你的行程今天应该是空的吧?晚上陪我去赴个饭局吧,顺便请你吃个饭。”

    说完也不待松井玲奈有什么反应,便朝着办公室外面走去。

    松井玲奈顿时一阵不知所措,但亚希子却走到了她面前对她说道:“松井小姐,社长今天晚上要见的是索尼音乐的北川直树董事,请不要说一些多余的话。”

    “索尼音乐?北川董事?”松井玲奈顿时睁大的眼睛,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被搅成了一团浆糊。

    本来今天松井玲奈是和经纪人一起来找社长对昨天松井珠理奈失礼的事情道歉的,但年轻人却摆出了一副不想原谅松井珠理奈的态度,更对她做出一系列相当严厉的处罚措施,不仅免去了她ter的位置,更将她从SKE48的Top成员降格成研究生,还处以谨慎一个月的严厉处罚,这让本就担心松井珠理奈的松井玲奈心里变得十分的难受。

    但随之而来的年轻人对她的任命,却让松井玲奈原本难受的心情变得混乱起来。

    剧场支配人,松井玲奈当然知道这个职位,户贺崎智信就是AKB48的剧场支配人,负责整个AKB剧场的具体事务,是运营中的重要一员。

    SKE48在这之前是没有剧场支配人的,原本松井玲奈和其他成员都以为这是运营不想设立这么一个职位的缘故,但现在突然任命她为SKE48的剧场支配人,让她从成员顿时变成了运营的一员,这就让松井玲奈顿时感到不知所措了起来。

    加上又要对松井珠理奈的事情担心,使得她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然而就像是年轻人并不打算放过她,想要把所有事情都今天一股脑塞进她脑子里一样,又要她陪他一起去赴北川直树的饭局,这让本就脑子混乱的松井玲奈差点大脑宕机了。

    以至于当她懵懵懂懂的坐上年轻人的车的时候,还是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看着松井玲奈这副样子,年轻人不由得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看你这个样子我要是不跟你解释,你怕是一两个月脑子都是糊涂的。”

    “社长您为什么要那么严厉的处置珠理奈?为什么要任命我做SKE的剧场支配人?为什么……”松井玲奈听到年轻人这么说,顿时所有的问题就好像连珠炮一样的从她嘴里蹦了出来,让年轻人颇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停,停,停!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你一下问我这么多问题,我要怎么回答你呢?”年轻人打断了松井玲奈的问题,对她露出了苦笑。

    听到年轻人这么说,松井玲奈赶忙道歉道:“对不起,社长!是我莽撞了!”

    “没事,想问什么都可以,不过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来。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你问出来的问题都可以得到答案。”年轻人似乎对这个自己前世就很喜欢的女孩十分的优待。

    “是!那社长您为什么要那么严厉的处置珠理奈?她还只是个孩子,昨天的事情我相信她真的不是有意要冒犯社长的!”松井玲奈问出的第一个问题自然是珠理奈的事情,这也是她此刻最关心的事情。

    “这一点我相信,昨天我其实也并没有怎么生气。”年轻人点了点头,赞同着松井玲奈的说法的同时也向她解释道:“事实上今天我的桌上有两份处理方案,如果珠理奈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错态度良好,我并不会这么严厉的处罚她,只会让她谨慎一个星期反省一下而已。”

    “那为什么会……”松井玲奈有些想不通,但回想起之前松井珠理奈在年轻人办公室内的表现,她又好像有些明白,却还是向年轻人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年轻人微微一笑,笑着说道:“相信你也明白过来了,是因为她的态度。珠理奈有着很好的潜质,这是事实,不然的话秋元老师也不会称赞她是十年一遇的原石了。但同样,原石是需要打磨的。

    就像你说的,她还是个孩子。但我们都知道小孩子要好好教,如果一味的宠溺,到最后只会把孩子宠坏。我想以前珠理奈也犯过其他错误,但她一撒娇你们就顾忌她年纪小以及所谓的‘原石’,原谅她了对吗?”

    听到年轻人的话,松井玲奈回忆起三年前SKE48刚成立的时候,那个时候才小学刚毕业的松井珠理奈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从小和妈妈一起生活,家境并不好的她乖巧懂事,加上样子可爱,惹得大家都对她很疼爱,有什么错误也都愿意给她一次机会原谅她。

    但渐渐地松井珠理奈似乎变得恃宠生娇,犯了错误也不再好好认错道歉,对谁似乎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所以昨天才会做出那样莽撞的举动。

    想到这里,松井玲奈不得不点了点头,同意了年轻人的话,但她还是想要替松井珠理奈求情:“可是这样对她的处罚也未免太严厉了,等于把她这几年的努力都……”

    “我现在处罚她,还只是运营内部的事情,事情还在我的控制之内。”年轻人以不容拒绝的语气回绝了松井玲奈的求情,并向她解释道:“虽然免掉ter和降格成研究生这样的处罚看似严重,但实际上也只是看似严重而已。她的粉丝会因为她被降格而脱粉吗?她之前取得的成绩真的会消失吗?

    她还是个孩子,还只是个初中生而已,她还有着大把的时间,如果她能够在经过了这次事情之后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沉下心来重头再来,让她回到正式成员的行列,甚至再给她一个ter不也还是我一句话的事情吗?

    但是如果她得罪的是其他人的话,那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打个比方,假如我今晚是带珠理奈去见北川桑,她一时莽撞得罪了北川桑,搅黄了Me社和索尼音乐的合作,更让索尼音乐和Me社敌对,你觉得哪个后果更严重一些呢?”

    “我明白了……”松井玲奈听完了年轻人的解释,终于明白他对松井珠理奈的处罚其实也是为了她好,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她觉得自己脑海里原本混沌一团的思绪终于理清了,于是向年轻人问出了另一个问题:“社长您为什么要选我做剧场支配人,还特意带我来见索尼音乐的董事呢?”

    “选你当剧场支配人是因为你一直都很关心团队,并且愿意为团队付出,我不介意给你一些奖励。至于说带你来见北川桑,则是因为接下来Me社和索尼音乐将会有一个合作,我需要你来参与。”年轻人笑了起来,笑意中充满了满意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