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施舍的羞辱?(第1/2页)
    “你先别谢我,反倒是我有事想找你帮忙!”

    傅红雪做出请的手势,二人便一路沿着山门向下面走去。

    一小时后,叶修与傅红雪站在凉亭中,遥望下方。

    只见三门弟子,遍布演武场,全都在刻苦修炼着。

    似乎,都在筹备着某种大活动之前的演练。

    “叶修,我知道你为人清高,更不喜欢寄人篱下,但未来,真正的强者,都会进入绝凶地历练,大荒书院能提供给你修炼场所,其实也是想让你们能够看在情分上,能够在书院危机时,回来帮衬一把!”

    傅红缨收起了往日的大咧性格,语重心长的说道。

    她今天穿着红网外套,里面是一件单薄的白裙,看上去靓丽光鲜。

    甜美中带有一丝火热。

    近处,她凝望着叶修那张俊秀的面孔,心里泛起一丝丝涟漪,不过当看到他的光头后,涟漪消散。

    佛法剃度,必然会打通人玄脉,断了情根。

    若是犯戒的话,人玄脉穴会崩溃,对剃度者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

    所以她深切的知道,暂时应该放弃这个优秀的小家伙了。

    可是为难了师姐,她陷入太深,至今还未出屋。

    每天都在抚琴,弹着根本不成曲子的调,依稀能听出,是叶修弹奏过的‘爱神’。

    “我知道了,但是,目前我还不想历练,尊师他还没回来,梵音必须要有人照看!”

    叶修晃了晃头,他答应过的事,就不会半路中断。

    “可是,贺老他……”

    忽然间,傅红缨欲言又止,眼底划过一抹哀伤。

    “你想表达什么?”

    叶修皱起眉头,总觉得尊师这次离开有些蹊跷,他出门原因也说,但他也知道个大概。

    就是因为那个掌教,项紫霄多年未归,出门寻他。

    那么现在,尊师很有可能还在十大绝凶域中还未出来。

    本来他也不担心,但是当项紫霄沾染魔气归来,他心里就开始不舒服了。

    毕竟尊师是为找他,而至今未归,音信全无,却没有人关心在意。

    特别是看到傅红缨表现出来的异样,他心里更是开始担忧起尊师的安危。

    “没什么,我先走了,对了,希望你能再三考虑一番,如果有意向的话,我告诉你地址!”

    说完,傅红缨逃似的离去。

    叶修心思越发深沉,尊师肯定是出事了,不然傅红缨不会露出愧疚。

    她这个人,性格就是如此,什么事都藏不住。

    想到这,他快步向内院走去。

    然而,他并不知道,在他赶往内院的时候,方木言带着内院的两大妖孽弟子,已经到了梵音。

    此时,正站在花圃,打量着无涯劳作。

    “无涯,你看我们亲自登门,来找你,这点面子,你都不给么?”

    方木言见两位师兄站在一旁,知道这个时候,他来传话,最为合适。

    虽然之前,他也不屑和无涯这个疯子交流。

    产生任何交集。

    但眼下,他还真要舔这个疯子。

    因为他获得了两位师兄的认可,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带入绝凶域。

    须知,就算拥有进入资格,但未必能够再里面闯荡出成绩。

    先不说成绩,能否活命的几率,都低到令人发指。

    上一届的学员,进入绝凶地起码有三百多人,十年过去了,只剩下寥寥几人。

    累积了28届学员,真正在绝凶域创出名堂来的,也就百人而已。

    这个百人,可是整个大荒书院真正的天才,妖孽!

    其中佼佼者,连掌教都要仰望的存在。

    在四大圣城,这些个人,也都是令人敬仰,万人膜拜,最后不是做了城主,就是成为一方雄霸。

    绝凶地,凶险万分,却也是武道者最好的去处,里面的世界,太多危机,却也伴随无数机遇。

    虫化龙,屌丝逆袭的例子不在少数!

    那才是很正的武道圣地,最残酷的战场,也是最璀璨的舞台!

    无涯根本无暇理会方木言的劝说,自顾自的将灵草种下去,等到明天开花结果。

    阵法的奥妙,他现在越来越心领神会。

    奇门遁甲,经过老三的点拨,他已经掌握了最后的精髓。

    “无涯,在学院,你就是一个奇葩,难道你就甘心,被人嘲笑,躲在着梵音,面朝黄土背朝天,当一辈子武农?”

    方木言使用了全身解数,却感到无涯这个疯子太棘手,让他开始恼火。

    但凡是个人,都有欲望,他就有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