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蜀山传之玉佩灵缘 > 第三章:相亲
    “花姐少动肝火,伤身。”吴三财一步步被蔡金花带到了庭院中的石桌上。

    上面放有一物,一个熟悉的木盒子,好木自带芳香。盒子上有着几道篆刻的木纹,吴三财的手脚不自觉的哆嗦起来,转身就要跑。

    只见一只洁白的玉手扣住的吴三财的衣裳。

    “这死鬼的玉佩怎么会在你的手上,这些年是不是还在想着修仙,我跟你讲过多少次这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仙。”蔡金花说道。

    “花姐这世界上是存在仙的。”吴三财两眼望着玉佩满怀期待的说道。

    “仙?能当饭吃吗?当初你那死鬼老爹就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仙,将我们娘两抛弃在这仙道镇。你要是敢跟你爹一样,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蔡金花说道。

    吴三财将青玉玉佩放在胸前,鼓起小嘴,眼神尖锐的说道“我要修仙,我要修仙,我要修仙。”

    “你给我站住。”蔡金花提起一旁的扫帚,挥了过来。

    吴三财东躲西藏,身法飘逸,嘴角不时喊出“逍遥步,蜻蜓点水。”

    这些步法,周边的商铺都能买到,整个仙道村每一个小孩基本人手一本,吴三财的步法看起来极其娴熟,却也能说是一团杂乱,毫无章法可言。

    就是这一来二去乱跳竟然躲过了一次次垂击,累的蔡金花连连喘气,吴三财还自认步法的精妙连声笑道“尔等凡人,还敢抓本仙!”

    “站住,站住!”

    “花姐还记得,当初约定。”吴三财停了下来,一手推到胸前,指着天空哼道。

    “约…约定?你说那个,好!好!只要你能飞上天,我便同意你修仙。”蔡金花眼神迷离了一番,那时还是蔡金花喝多后酒后做的承诺,虽蔡金花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可唯独诚信二字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

    飞天?在凡人眼中那是仙人象征,就算修仙者也要历经无数劫难才能达到这般地步,飞天一说蔡金花一脸笃定这不可能!

    “花姐等着总有一天我能飞上天。”吴三财望着天上的繁星,举起手臂向上一升说道。?……

    吴三财这五年来一直不知为何花姐一直阻止他修仙之路,反正一提到修仙就是一肚子的气,可越是这样吴三财越是不会放弃。

    吴三财坐在后院的石桌上,端着一杯刚泡好的小茶,悠闲的品着,脑海中不时的有些想念地球的日,按照岁数这个年纪,小孩们应该都去上学了,若是他们知道这里没有高考,应该兴奋的跳了起来。

    夏日晴空日子过的十分的惬意。

    惬意的越发无趣。

    “小财,还记得今日是什么日子吗?”菜金花端着新鲜的水果,走了过来,身上下飘着一股迷人的花香,无论穿着打扮都精致多了。

    “什么日子?还能是什么日子啊。”吴三财依旧悠闲的喝着茶水,忍不住再撇了一眼,一脸不爽的再次转了过去。

    “你看我今天怎么样。”菜金花梳了梳头发,从上至下,身上穿着锦绣绸缎,花纹是金丝做的,若是常人看来,便一眼知晓这是个有钱人,可这走路的姿势却大大咧咧的样。

    “老了一点。”吴三财上下随意摆着手指,唉声叹气的说着。

    “臭小子,老娘跟你好生说话,你不听,非要老娘吼你不可,上楼换衣服,等下随我出门。”花姐拉开袍子的一边,这腰部别的玄铁菜刀,在阳光下渗透着金光。

    “不就是出门,好好说啊!”

    “你是说出门?”吴三财斜眼瞥了一眼,这几日被囚禁在酒馆中不得出去,外人也不能见他,就连饭菜都只是些小菜。

    这规矩就是规矩,吴三财早已习惯了。

    “出门…出门!真的吗?好咧。”吴三财旋即双眼放着金光,兴奋的喊了出来。

    “是的,出门,快点吧”菜金花望着手心中的一张兽皮,看着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迹,满脸的笑意,旋即又笑道“这臭小子也是好福气。”

    “也该收收心了。”

    ……

    仙道镇大街上。

    吴三财站在花姐的身边,望着四周的商铺,只要吴三财开口,蔡金花这一次居然异常的满足了他,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花姐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你就告诉我吧,你这样我还害怕。”吴三财抱着新买的衣裳,零食却畏畏缩缩的低着头,暗自盘算着。

    “小财记住等下说话要得体,把你衣服规整规整,都老大不小的了,该明些事理。”蔡金花缓缓的踏着步法,一动一摆间稳重自如,上前帮吴三财理了理衣脚,拍了拍衣服。

    ………

    仙云酒楼。

    在仙道镇是与仙仙酒楼齐名的酒馆,一个东一个北。整个镇子的餐饮业基本由这两大家掌控,平时日里纷争不多,大多都是小打小闹。

    仙云楼位于龙水口,菜品都便偏于鱼虾蟹,与仙仙酒楼家常菜有明显的区别。酒楼旁旋转的水车,可把河流之水导入酒楼中,于是这酒楼便可在楼中养殖河鱼。

    蔡金花带着吴三财来到仙云酒楼的门前,这几年的外商经常光顾此地,门匾装饰都更新了一遍,虽然只是木雕,这镂空绣花使得这间酒楼,多了许多的古色古香。

    “这不是苗胖子家吗?花姐你要干什么。”吴三财眼神惊慌的有些乱串。吴三财从小便被蔡金花带到这仙云楼玩耍,两家矫情深厚,两位老板娘更有金兰之义。

    可唯独此家一女,吴三财想着就连声叹息。

    “蔡老板来了,里面请”。酒楼旁的伙计出门相迎。

    二人走上三楼,那里观景好,一眼望去可看见一条极长的溪流。

    这酒馆有三个顶级保间,虾子间,流水间,青鱼间,唯独这虾子间专门用来接待贵客的。

    “蔡老板里面请。”伙计推开一间单间,桌上摆满了酒菜,一二三四其菜品不下数十种,中心摆着一条十斤大的青鱼。

    这种鱼在当地,通常一斤可值十枚银币,以仙云酒楼的名气,鱼的价格还要翻上一倍。就连吴三财也只有特殊的日子才能品尝得到。

    “老蔡,你终于来了。”一中年女子走了过来抱着蔡金花很是激动。

    吴三财轻瞥着一旁端坐的女子,少女讲究待字闺中,这个世界的传统跟华夏国的古代类似,仁义礼教信也是这里人立人之本。

    这女子生的端庄大气,五官精致巧人,一双柳眉杏目,丹唇外朗,微笑间不时闪过一丝迷人的眸光,这等姿态不知要让多少人沉沦。

    “三财来了。”苗方站起来主动的招待道,将二人引入座。

    “苗姨好。”吴三财亲切的说道。

    “坐,坐,都站着干什么,快坐。”

    吴三财尴尬的坐在靠椅上,双手拘谨的扣在一起,不敢抬头也不敢低头,就连平视也难以做到,小的时候苗姨也常提起,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苗,你家的女儿几年不见真的长得越发的水灵了,想想日子已经有三年未见”蔡金花打量着面前端坐无声的女子,苗家千金貌美如花已经很是为这桌酒席添彩了。

    “老蔡你的儿子也不错啊。”苗方也跟着说着。

    这里的伙计接连上了几上菜,却没有一人动着筷子。

    “老苗,小仙如今正好成年,正好当初定下的娃娃亲日子,要不让他们二人早日完婚,这臭小子以后也能少折腾一点。”蔡金花摸着了摸吴三财的手。

    吴三财那双琉璃大眼珠,瞬间瞪出来,一句一顿的说着。

    “我靠花姐你这是…来给我相亲的,我我才多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