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蜀山传之玉佩灵缘 > 第七十四章:三位族老
    吴三财两眼一转而动,思虑了片刻……

    “小子名叫姓吴名三财,今日正来拜会族堂。”吴三财见其浓眉大眼,一条长长的白须,身材不过七尺特意弯下腰来笑道。

    旋即小脸一转再深行一揖说道“这位老伯看起来老当益壮,应该是鹤家的族老,吴三财见过族老。”

    “小子休给我打马虎眼,瞧你也是修仙者,可知外人想入这族堂,可没那么容易。”老者轻挑一眼,行了三步,也看了数眼。

    这老者自然是见过无数位晚辈,唯独在吴三财身上留意了许久,不经摸了摸胡须。

    “好你个,绝老头既然这么早就来了!倒是把我等二人撇着这么远,听说今日来了个外姓小辈要入了我鹤家,不知那人在哪啊?”房顶上,掠过两道人影,身如闪电直落在庭院内。

    很快这二人,便见到面前的吴三财,却只是轻掠了几眼。

    其中一位竟是位女子,满头的散发,多半不常打理,可这一身举止却干净利索,直抓着后人的衣袖赶了过来。

    “你这老婆子,不是说不急吗?”

    “这倒好走的别谁都快。”另外一人便是一位白头老翁,年纪与鹤绝相仿,却梳起发鬓,身穿锦绣常服,也是位年近百岁之人。只是这女子随意男子精致到也是稀罕事,吴三财不忍的暗笑着。

    吴三财特意用灵气留意了一番,根本探测不知这二人的修为如何?但料定修为都在自己之上,鹤家有此三人,难怪能屹立于众多势力的前列。

    “都是麻烦事,绝老头,今日是哪位外姓小子要拜入族堂,赶紧了事,老婆子还有要紧的事。”那位白头老婆上前问道。

    “你们二位倒是大忙人。”

    “小子,你过来,这位是申长老和然长老。”鹤绝上前招呼着手。

    “吴三财见过申长老,然长老”吴三财再行了几礼,便退了下去,这三人分别入了厅,分坐于两旁的檀香木椅上,鹤绝坐一边,鹤申和鹤然自然是另外一旁。

    三人对视了一眼,白头老婆鹤然站起身来环视了一周,跺起脚喊道“老大怎么没来?雀小子不是下了家主令了吗?早知老大不来,我也不来了。”

    吴三财听了这话也不知说些什么,但一切正入他所想今日拜入鹤家族堂定然没那般容易,这鹤家如今看来不和之事,怕是这鹤家的大长老和雀老之间的争斗了,自己也识趣就没多问。

    这绝老和申老也不在此话上多插一语,可谓是明哲保身。

    “然婆子,坐下别在小辈面前失了脸。”鹤申说道,一手直接吴三财,身陡然燃起的灵气,如同一张巨口将吴三财包裹了起来。

    “不好!”吴三财脸色一惊,连续退了数步,整个身体直接被压的跪了下来,瞧见那人伸出一手,从袖中拿出一本书籍,淡然说道“吴三财?不过一无名之辈,可知外人不可进我鹤家族宅,你还是速速退下吧。”

    “如此外人也想妄图进我内宅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吴三财直接被逼的八道气旋包裹身,整个人身体产生一种巨力直接迎上了那道灵气,直接一声雷鸣,整个人躯体舒缓了许多,嘴角暗自谩骂着“这群该死的鹤家老头,试探了一次还不够,又来一次,看样子存心不让我进入鹤家族堂。”

    望着鹤然随意的转动着手指间的灵戒,暗含着道道轻笑,这笑容越发的惊悚吓人。

    吴三财猛的站起身来,彻底挣脱出来喊道“家主之前跟我说过让我今日前来拜会族堂,入鹤家宗祠,可如今长老们却说外人不可入鹤家,岂不让我违逆家主号令。”

    “我吴三财虽是一小辈,但也知鹤家之主是谁。还望族老们通融,让我进了鹤家,今日之事我定不会告知雀老。”吴三财恭敬行了一礼,身修为完的展露了出来。

    吴三财还是小心谨慎,不敢因此得最了内宅。

    周身浮动的雷光,发出几道耀眼的白光,完不虚这三位拥有本命灵气的老者。

    ”没想到这小辈当中还有能拥有雷霆灵气的修者,小子不要以为把家主搬了出来,就能威胁老夫。今日我就替家主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乳臭未干的狂口小儿。”鹤申手中灵气一阵,直接将一旁的桌椅震的粉碎,双脚离地而起一手袭来。

    单手燃起一道淡黄色的光芒,整个手臂大了一倍。

    吴三财抬出双臂,双眼一惊这灵技他之前便看过,就是当初拦他的鹤九州所使用的岩石臂。如此看来这二人原来出于同一脉。

    看着对方如此杀气腾腾,自己也不再客气,直接一脚沉地大喊道“老匹夫,原来早就想要小爷的性命,还在这跟我说这么多场面话,真是笑话,不过你真当小爷是一软柿子,仍由你拿捏不成!”

    二十道星光陡然浮动在双臂之上,此番吴三财不再忍让,此时不站队,日后定将被人合力杀之。

    不得不说这筑基境的强者,灵气的纯度与炼气期的大为不同,吴三财以周身八道气旋,护住周身,而这鹤申便是身泛起一道黄色的光芒,浑然不见任何气旋。

    吴三财忍不住暗道“这便是筑基境的凝旋为海?将气旋完凝聚在丹田之中,灵气的聚集竟然这般的快。”

    “好小子,这外宅倒也不是孬种,今日我便瞧瞧你这小子究竟有何能耐,能被雀小子这么眼光刁钻的人看上。”

    “小子此技名为,岩石臂,是我鹤家灵技阁中阁的灵技,位列二品高阶。识趣的话赶紧退下,免得伤了胫骨,倒是还要麻烦我等将你抬出去。”鹤坤展动着双臂,一拳直接砸到了地上,整个土地直接开裂出一条巨缝,向吴三财开来。

    “这,这也太霸道了,这一拳远胜过我数倍的玄重拳,比起鹤九州还要强上数十倍。”吴三财不经暗叹,可双眼中却看不出一丝惧意,此番倒是违背了鹤申的用意。

    他原本想以次吓退吴三财,可从他双眸中竟然看出一股斗志。

    “老匹夫,要战就战何必多言。”吴三财直接抬起一手,道道雷霆聚集在五指,猛的化掌为拳,怒号道。

    “哈哈,申老头你也有今天,你小家小小年纪胆识倒是不小啊!老娘倒是对你有些好奇。”此刻一道声音打破如今的僵局,鹤然轻挑着眉间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