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 571、最奇怪的病人,没有之一。
    小玉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谷涛,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她来到基地给她安排好的房间,从盒子里取出一本非常神奇的小册子不停的翻找起来,而薄薄的小册子她好像永远翻不完似的,每次翻阅里头的内容都会产生变化,看上去格外神奇。

    “找到了!”

    小玉看着小册子上的记载,皱着眉头絮絮叨叨起来:“怎么可能有人不经天劫就脱胎换骨呢,明明命数已尽了……奇怪啊。”

    说着,她不信邪似的又拿出了一个乌龟壳,里头放上几枚奇怪的铜板开始哗哗啦啦的摇起来,然后再将刚才弄来的谷涛的一根头发放进面前的香炉中焚烧掉,嘴里念念有词的走完一套仪式之后,再将龟壳往桌上一扔。

    “命已绝……不对不对。“

    小玉到底还是不信邪,她反反复复测算了好几次,但每次结论都是一样的……这让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怎么说呢……巫医巫医,自古巫医是不分家的,狐狸医仙的医术当然没的说,但同时很少人知道青丘狐族最厉害的并不是医术而是巫术,巫医术里分医、蛊、毒、算、卜五个类别,卜术对谷涛无效了完全看不到他的未来,那就只能用算来看过去了,可是根据他的命格来算,小玉根本看不到他的过去。

    这种情况如果是按照命理来说,这个人根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人,他的前方一片迷雾、他的往后也是一片混沌。而且小玉在给他检查身体的时候其实是发现了很多问题的,首先就是他不是凡人体魄,他是仙体。也就是说,他的身体是经过了某种淬炼的,在某些方面他的耐受性甚至要高于以坚韧著称的修罗王。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体并非是常见的体态……要小玉解释她也很难解释,就是他的身体不像别人那么通透,探查他的身体时,就像是隔着一道道厚重的铁门,铁门后面是什么小玉不知道,但作为一个医生,她有着本能的惧怕,她十分担心他身体里的那些门的后面居住着不可知的怪兽。

    “师父啊师父……我现在就捎个信给,可别睡了啊。”

    很快,小玉把谷涛的状况写在了信纸上,施展咒法之后放进了香炉中。

    与此同时,山海界中正在用电磁炉脸蛋的老狐狸突然眉头一皱,伸手一展,一封信就出现在了他手里,他仔细看完信上的内容,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走到丹药室内,翻找一大圈之后,找到了一颗灰扑扑的盒子,他摸了一下这个盒子,然后直接伸手将这个扔进了虚空。

    小玉在那头突然就被一个丹药盒砸了头,不过当她看到那个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她眼睛瞪得老大。

    “妈呀妈呀,师父把这个都拿出来了。”小玉打开盒子,露出里头一颗拇指大小的丹药:“好珍贵的啊,真的要给他吃吗?”

    这颗丹药仅此一颗了,相传是当年跟猴子在同一个炼丹炉里练出来的宝贝,它给死人用可以让人的肉体在失了魂之后不吃不喝再活二十年、给伤者用可以让伤者瞬间恢复,而如果有人飞升受阻,那么它可以让人直接羽化登仙。

    就这么个宝贝为什么老狐狸会选择扔给小玉?其实很简单,这个丹药效果很好,但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如果是普通人吃下去之后,会历经心劫!

    也就是说,这玩意会强制让人渡劫,渡过去了就过去了,渡不过去修为就全废了。

    “师父一定也想看看笼子后面是什么东西吧……但这也太过分了。”小玉噘着嘴:“这不是害人么。也不对啊,他本来就那么弱,心劫也不会有多强啊,嗯……明天给他试试看。”

    本着研究的心态,小玉将盒子收好准备明天带给谷涛,不过她决定了,为了不背负良心的债,明天会跟他把实际情况说清楚的,而且这个丹药的确也是好东西嘛。

    第二天上午刚吃过早饭,小玉儿就被谷涛传唤了。

    “我等会要出去办事,要不……咱们先把事在这办了?”谷涛正坐在那啃着小凤没吃完的油条:“我真的很忙,这边要给他们安排上课,那边还要去监督盖房子,这不……大凤凰刚才召唤我了。”

    “哦哦哦……”小玉眼睛滴溜溜一转:“如果这么忙,那可能会耽误看病的。”

    “那不行!”谷涛果断的摇头:“工作可以不干,病不能不看,我昨天想了一晚上,这肯定得解决。”

    说着,谷涛从房间里拿出好几个盒子:“手机、平板、智能手表都给买齐了!大夫……”

    “他人还挺好的……要不要给他吃呢?”

    “什么什么?”

    “没事没事?”

    “没事就好。”

    谷涛顺势往沙发上一趴:“我准备好了。”

    之所以今天趴在沙发上,只是因为小凤吃了早点之后去睡回笼觉了,另外一个房间已经成了她的储物间,没地方可以趴了,虽然小凤是让谷涛床上趴着的,她睡旁边就好。可是小凤睡觉只穿睡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的,这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还行,现在毕竟狐狸医仙在呢。

    玉儿没有着急给谷涛诊治,只是坐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这样真的太耗时间了,四十九天恐怕都不能离开。”

    谷涛一听,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那可不行,上三十三天要降临了,还有龙王那边的工作,一大堆事情要干,而且过段时间学校也得开学了,我不可能在这住两个月,医生还有别的办法没有?”

    “有倒是有……就是风险有点大,诊金也很贵。”

    “风险大……多大?会死吗?”

    “死可能不会,但可能功力全废。”

    谷涛摸着下巴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我有个屁功力啊!”

    这一点谷涛的自我认知还是很清晰的,他从头到尾就压根没有修炼过什么,除了修灵给的那本秘籍,可练了几天因为毫无进展也就懒得练了。至于什么剑术、符法,他解析倒是解析了不少,但练么……许是没天赋,一事无成。

    “而且可能会经历心劫,要考虑清楚。”

    心劫?那不就是之前说过最难的劫之一嘛,谷涛没有查到过任何关于心劫的记载,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但对于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他还是很有些担心的。

    “打算怎么办?”谷涛双手放在膝盖上,这是典型的焦虑表现:“我看看。”

    小玉拿出那颗弹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递给谷涛。谷涛拿在手上观察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如果让他就这么吃仙丹,他又不傻,炼丹都是用重金属的。

    “我检测一下成分啊。”

    探针刺入金丹之中,很快成分分析就出来了,平平无奇,萨塔尼亚说这些成分构成最多最多会拉肚子,并不会造成中毒,所以谷涛当时就笑了。

    “我就说嘛,中医理疗还靠谱一点,这药理学真的是有点蒙人。”

    谷涛说着直接把金丹扔进了嘴里,可是他没想到金丹入口就化没了,就像喝了一口略微苦味的水似的。

    “啊……别……”

    小玉来不及阻止,就这么看着谷涛把丹一口给吞下去了,她双手抱着头:“完了完了……完蛋了!!!”

    “怎么了?”谷涛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笑着揶揄道:“放心吧,我毒抗特别强,这种程度……”

    话音刚落,他的心跳骤然停顿,接着重重的跳了一下,谷涛就感觉所有的血液蹭的一下就上了头,他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但已经无法说话了。

    小玉手忙脚乱的把他扶到沙发上,用三根金针给他定住魂魄,但金丹的效果太强,金针直接被弹了出去,而谷涛现在还有意识,他知道……自己恐怕是闯祸了,而现在萨塔尼亚无法施展任何急救措施,他的身体数据甚至没有一丁点异常,可是意识已经飘了。

    凭借最后仅存一点意识,他一把抓住小玉的胳膊,张开嘴用力的呼吸了几口,然后眼一闭脚一蹬,看上去跟死了一样。可实际上,他所有的身体机能都在正常运转,萨塔尼亚甚至对他进行意识反应测试的时候,他都能正常应答,可是这一切他都完全没有了概念,本能应答。

    他这个状态持续三十分钟之后,屋子里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的人,辛晨抱着剑脸色铁青的站在那斜眼盯着哭唧唧的小玉,而妖灵小组正在给谷涛护法中。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一看就知道这是在渡劫,特别是桉,她简直就是天劫百事通。反倒是小凤,她现在有点死机,因为她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不认识的人都会来给她狗护法,明明这件事她一个人来不就行了么?

    “如果他出了一丁点问题。”辛晨指着小玉:“青丘狐族,一个不留。”

    “别这样。”

    谷涛的声音突然从通讯器里传出来,所有人都惊了,他们纷纷看向躺在沙发上的谷涛。

    “别看我别看我,是我自己作死。”谷涛叹了口气:“我现在意识在虚拟竞技场里正在分析所谓的心劫,们别趁机摸我屁股啊,还有……”

    话到这里突然中断,辛晨朝通讯器里喊了起来:“怎么了?师弟!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