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 610、用小兔子当头像看上去很可爱的人最危险了(上)
    谷涛是个很奇怪的人,哪怕身上的事情堆积如山,周末也一定是啥都不干,身心享受周末好时光的那种人,一般情况下,谷涛的周末都会把时间放在他所喜爱的事情上面,陪陪孩子或者去看一场电影,要不也会叫上王磊那一群臭男人去洗个脚按个摩。

    总之,他认为生活绝对不是靠一味的上进心就能过得有滋有味的,生活是需要经营的,这种经营其实也没有特定的形式,哪怕是睡一整天、落地成盒一整天,反正就是那种能让自己放松、能让自己舒服的就行。

    在母星有一句格言“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不多,但必须要有”。

    周六的谷涛,在经历了一周繁忙的工作之后,先回去和婷婷看了一场电影,谷涛觉得自己拥有两个世界最牛逼的地方就是两边上映的电影完不一样,这简直太棒了,大片轮番看,根本不愁没电影。

    虽然想跟婷婷二人世界,但最后还是变成了一家六口,儿子女儿两个儿媳妇一同去看电影,折腾的谷涛是腰疼背痛浑身酸胀。如果加上婷婷肚子里那个,一家七口……

    不过好在婷婷是个软弱善良的姑娘,特别喜欢孩子,而且小兔崽子门对她也很是喜爱,小黑龙不想回去自己的世界的原因就是婷婷。

    至于小兔崽子们,谷涛让他们来这里,其实就是让他们体验一下身为普通人的那种小心翼翼,效果其实还是有的,在自己没有能力之后,他们最大的屏障被撤了下来,一个个老实的不得了,要是在以前,像小黑龙这样的,踩了人家一脚,别说给人道歉了,不骂上一句“你妈死了眼睛瞎了”就已经算是心情不错格外开恩了。

    可是在这里时间长了之后,在婷婷的教育下,小黑龙明显素质高了不少,会可怜巴巴的握着婷婷的手,撒娇求吃冰激凌了,撞到人虽然不会说什么,但也不至于去骂别人。

    这已经是极大的提升了好吗,修灵没有做到的事,让一个普通的小妇人给办到了,为此修灵嚷嚷了好几天,想要跟婷婷交流一下育儿经验。而婷婷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只是问了一下说修灵是不是又是谷涛哪个小情人,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婷婷欣然同意接见她。

    把婷婷哄睡,谷涛再次返回,约上了王磊等几个丧偶式婚姻的受害者,一起冲进了H市最棒的一家足疗店,正规的……当然是正规的。

    一群老男人往大浴池里一泡,头上顶条毛巾,在热气腾腾的蒸汽里长出一口气,一天的疲惫烟消云散。

    “如果这时候突然一发炮弹在这炸了,基地就完了。”谷涛看着周围那些一个个都开始往外长肚子的男人说:“你们一死,就凉了。”

    “那也得敢呢。”王磊调整了一下姿势:“说起来,你们怎么也都一叫就出来啊?不用在家哄老婆吗?”

    其他人支支吾吾半天说不上话,唯独谷涛无奈的说道:“都跟丧偶一样呗,不是有了孩子要照顾就是有工作要干,我们这种工具人,用完就扔了。”

    “其实也不能怪她们,这几年工作忙,身体跟不上了,一天不如一天,年轻的时候一次一个小时,现在……别提了。”一个项目部门的负责人无奈的说道:“谷总,你最年轻,按理说你不应该啊。”

    “别问。”谷涛回了一句,然后默默的把头塞进了水池子里吐起了泡泡。

    懂,大家都懂……大家都是那不行的人,谁笑话谁啊,只是没想到情圣谷涛居然也……想来是操劳过度了,少年不知珍贵,老来空流眼泪。

    “说起来,我们已经很牛逼了。可昨天我跟我老婆吵架,她还能数落我。”王磊靠在池子边上,无不感慨的说:“我都是厅级干部了……”

    “你特么就是当了美国总统该挨骂还是挨骂。”旁边市局的局长,也就是二舅舅踢了王磊一脚:“小东西,在老子面前充辈分高呢?我哥那么厉害的人物,不照样被我嫂子指着鼻子骂么。”

    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就听见服务员在拼命阻拦:“各位先生,大池已经被包了,几位不能进去!”

    “不能进去?你不打听打听,我老大是什么人物?你们不好出面,我们进去叫里头的人出来就是了。”

    说完,浴室的门被哗啦一下给拉开了,接着从外头走进来五六个人,一个个看上去都彪悍的很,而他们老大更是看上去就是个狠人,他们走进来之后,指着谷涛他们几个:“哥几个,差不多了,要换水了。”

    王磊回头看了一眼谷涛:“这要放年轻的时候,他们肯定完了。”

    而这时二舅舅突然笑了:“二彪啊,好久没见啊。”

    一听这声,把头的那个当时就蒙了,等好不容易透过烟雾看到说话的人时,他的脸都白了,脚下一个踉跄就跪那了,他连忙爬起来:“徐局……没想到是您啊,打扰了打扰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他想往外跑,但二舅舅却喊住了他:“别急啊,过来聊聊,给你介绍一下。”

    说着,二舅对谷涛说:“这家伙是H市地头上有名的万金油,地保一样的任务,跟我们有合作关系,消息比较灵通。”

    谷涛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这类的人虽然算不上什么作奸犯科的人吧,但绝对不讨喜,恃强凌弱、搅屎,都是这种人喜欢干的事,但又够不上犯法,处理不了他们。再加上有些时候警察其实还是需要这样的人传个话或者调剂点社会上的事,所以算是半个不讨喜的自己人。

    “二彪,来,一起洗洗。”

    那把头的呵退了手下,战战兢兢的下了池子,缩在最角落,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而听到二舅一个一个介绍过去之后,他心都凉了,合辙这里泡了一池子警察啊,而且每一个职位都不低,哪怕是那个看着最年轻的居然都要比徐局高一级别。

    “唉,二舅。那个冰柜车的事查怎么样了?”

    “这不。”二舅指着旁边那个瑟瑟发抖的大汉:“他比我们清楚,我留下他就是让他来说的。”

    说完,二舅朝那汉子喊了一声:“找的怎么样了?”

    “徐局放心,我把市都给翻遍了,找到三辆差不多的。”

    其实这种事让地保干是最划算的,因为只有他们才整天在各地人流密集区流窜,吃的就是这碗饭,比如屡禁不止的小偷团伙,虽然不是说警察抓不住,但十分容易死灰复燃,抓了之后过不了多久又会出现一个团伙,那么这时这些地保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找到这些人之后,根据道上的规矩,钱留下包里的东西拿回去,而他们也都是靠这个门道来换口饭吃,这算是一个潜规则。

    所以对于这帮人来说,这个城市哪个犄角旮旯里的东西他们都知道,远远要比官方的效率要高,这不是抹黑,因为古今中外都是这样,警力永远都是跟不上的。

    “那个刘生根是个干什么的?”

    “是个老鳏夫,老婆十来年前就跟人跑了,整天烂赌不务正业,还欠着我五千块钱呢,我看他可怜,就没给他算利息,之前我还以为他是欠钱跑路了,没想到是死了。”二彪无不感慨的摇头:“可怜他女儿了。”

    “他女儿?”二舅舅皱起眉头:“他女儿怎么了?”

    “您不知道?还是没查到?他女儿也没了,找不着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种,后来有人说在他们家老宅子那看到过,不过是大半夜了,看到老宅子里她女儿在来回晃。之前不是有个案子么,有个小偷死在一间民宅里,那民宅就是刘生根家,那会他女儿就已经没了,之后没几天刘生根也没了。”

    话音刚落,一阵整齐的水声,接着池子里的人都站起来了,他们十分默契走出去,几乎转瞬就走光了,剩下一个二彪坐在池子里满头问号。

    其实这已经是恶性案件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妖灵作祟了,人、妖混搭案件,这种案子是非常棘手和麻烦的,它不光有相当的隐蔽性,所以他们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

    他们都没有叫部下,因为手痒……

    虽然他们大部分人已经步入中年了,但无一例外都是从基层干上来的,个顶个的专业选手,王磊负责拿手续,谷涛负责侦查现场,二舅舅进行痕迹目检,装备完备、人员齐备,各类专业一应俱。

    “今天周末唉。”王磊拿着手续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时,突然喊了一嗓子:“非要今天工作吗?”

    “你不是跑的最积极的那个么?”

    “这不在家闲着也是闲着。”王磊揉了揉鼻子:“开始吧。”

    很快,这七八个人就来到了事发地点,在门口他们穿戴上了手套和脚套,连头上都戴上了浴帽,手表、手串等等,一切装备都收了起来,挂上口罩就进去了。

    一个个就跟大比武一样,就看谁更熟练谁更快了。

    “说好啊,不能作弊。”二舅舅看向谷涛:“记住没?”

    “知道了知道了,作弊多没意思。”谷涛把已经拉起来的目镜收了回去:“我就是不用装备,能力也是一等一的。”

    大门是上锁的,但这难得倒谁呢,就这个水平的锁头,谷涛用跟一张塑料纸能把整个街区的给开咯。进门之后,屋子里一片漆黑,谷涛摸索着打开灯,发现这个地方的确像是很久没人住过的样子,厚厚一层灰尘骗不了人。

    “桌子上有饭菜,已经完变质了,水池里也有没有来得及清洗的饭碗,被子没有叠,阳台上还晾晒着衣物。”

    屋子不大,所有的内容就这样呈现在了他们的眼前,这是一个四十平米左右的两居室,是上世纪**十年代那种单位的集资房,周围几乎没有邻居了,一栋楼也就一家是亮着灯的,还是住着两个老人。

    楼层不高,标准五层,占地面积很小,住得非常紧凑。从窗口看出去刚好是视觉盲区,外头没有任何一处地方能够看到屋子里的详情。

    “如果说有人能看到屋里刘生根的女儿,那么有三种可能。”二舅舅站在窗口:“一个是她女儿得有两米八。”

    “另外一种是她女儿像个氢气球一样飘着。”谷涛抬头看着天花板:“或者吊在头顶。”

    所有人抬头看上去,发现客厅的顶上有个挂吊扇的钩子,这是老式建筑的标配,非常有特点。

    王磊搬来凳子踩上去,踮起脚也够不着,但当他解开皮带,将皮带从吊扇钩里挂进去之后,并用力的做了引体向上:“能了,到我这个高度能够看到楼底。”

    这个高度……应该不可能是自己把自己挂上去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是被人挂上去的。

    “那么如果他女儿已经被害了,那么问题来了。”谷涛皱着眉头:“尸体呢?还有为什么隔壁的小偷会离奇死亡?”

    说完,另外一个干了二十年的老刑警队长突然眯起眼:“你们说,会不会……其实是在隔壁。”

    对啊!有可能。因为房子非常紧凑,那么如果有人冷不丁往上看一眼,说不定就会给看差了一间屋子,而看到刘生根的女儿,所以恍惚间就是觉得那就是刘水根的家里。

    “走,去隔壁。”

    隔壁的门上已经拉上了封条,但因为手续齐,他们直接把封条拆掉了,然后来到了这间凶宅,进了屋子之后,谷涛站在最中间,仔细观察着各处的细节。

    “这里因为出了命案,所以已经被警方搜查过了,但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二舅舅记得很清楚:“可是我觉得不对劲。”

    他慢慢走向厨房:“就是不对劲。”

    “嗯,是不对劲,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谷涛把桌子挪了过去,站在客厅中踮起脚看了一下那个吊扇钩子:“有绳索纤维!”

    他拿下了一根上头的纤维,放在手心拿出手机放大了几倍:“这是一根麻织品纤维,现在什么地方还用麻绳?纤维比较新。”

    “食品行业。”立刻有人接了一句:“但也不多了,高档食品行业。”

    谷涛背着手,仔细串联着所有线索,突然厨房的二舅喊了一嗓子,所有人立刻跟了过去,过去之后发现他蹲在水池下面用手抠着。

    “怎么了?”

    “水泥标号不一样。”二舅舅指着水池下面的水泥:“我以前在车船部队里呆过,这种水泥是速干的,砸开。”

    谷涛撩起袖子手腕上出现了激光束:“我来。”

    很快,水池子下面的水泥被一点点的切了出来,水泥是实心的,但却在切到一半时,发现了里面有个坛子,看到这个坛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谷涛小心的沿着坛子边沿把水泥切了下来,然后大家一起把沉重的坛子给搬了出来。

    看着面前的坛子,他们左看看右看看,其实大家心里都大概有了数,只是现在还是不太希望事情真如他们想的那样。

    最后还是谷涛第一个走上前,他手上的光能切割器再次启动:“等会我们可能看到很残忍的画面,各位扛得住么?”

    “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