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喜上眉头 > 170 拦路
    她疑惑地回过头,却见不是王守仁也不是苍鹿,亦不是那位如今举止偶尔轻浮的太子殿下,而是她的三叔张敬!

    是何时被认出来的?

    张眉寿倒也足够乖觉地低下头,低低喊了声“三叔”。

    “你母亲可知道?”张敬微微皱着眉问。

    “不知……哄她说上香去了。”张眉寿坦诚道。

    张敬无奈叹了口气,正想说话时,忽觉自己的衣袍被人轻轻扯了扯。

    样貌好看得实在过分的苍家小公子来到他身边,低声说道“张三伯便高抬贵手,饶她这一回吧。”

    “纵容才是大错——”张敬满面正色,正要说教时,又听苍鹿说道“我家中曾偶然得了几册失传多年的《墨辨》,近似原迹……”

    张敬眼睛一亮。

    他看到的《墨辨》,多是零零散散的拓本,根本凑不齐的!

    “不知可方便借阅一二?”

    苍鹿作出思忖的模样来“虽祖父看得紧,但若我来磨上几句,想来也不是不可以……”

    张敬了然了。

    现在的孩子啊!

    他转头看向小厮打扮的侄女。

    “罢了,偶尔出来长长见识也是好的。只是,可要记住了——下不为例。”语气竟正经而正面,仿佛为利所动的人根本不是他。

    张眉寿十分配合“是是,记下了。”

    此时,一位长衫学子走来,向张敬长揖行礼。

    “先生。”

    张敬转头看向他,面色欣慰地点了点头,道“今日辨得极好,先去吃口茶歇一歇吧,其余的,容后再说。”

    “多谢先生,学生告辞。”

    徐婉兮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小声地朝张敬问道“张三叔,我听蓁蓁说,那是您的学生?”

    张敬点头,却疑惑地看向张眉寿“蓁蓁是如何得知这谢迁是我的学生的?莫非此前曾见过他?”

    张眉寿一时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起初谢迁辨到一半时,婉兮忽然问及,她当时听得入神,便随口答了一句。

    可她是怎么得知谢迁是三叔的学生的呢?

    总不能对三叔说——是上一世您病故之后,当时已官居尚书之位的谢迁亲自前往张家吊唁时,我方才得知他曾是您的学生?

    她只能谎称道“也是从书院里的学子们口中听来的。”

    张敬不疑有他地点了头。

    他尚有事务在身,交待了张眉寿尽早回家,又再三托付了王守仁与苍鹿照看好她,方才离去。

    徐永宁与祝又樘说定了一同去书院旁的阅风茶楼吃茶。

    徐婉兮扮小厮扮得上了瘾一般,乐颠颠地也要跟去,却被张眉寿拉住了,低声制止“来此处听辩赛扮作小厮且罢了,若在外面也这般胡闹,万一被熟人认了出来,你回家必要被训饬的。”

    徐婉兮被她点醒,遂答应先回马车内换回衣裙。

    见有王守仁和苍鹿陪着妹妹和张眉寿,徐永宁便与祝又樘道“咱们先去一步。”

    祝又樘回头看了一眼已走出一段距离的张眉寿等人,虽隐约有些不满王守仁没有叫上自己,却到底没好意思厚着脸皮跟上去,而是看向了身侧的清羽。

    “去吧。”

    太子殿下看着小皇后的背影,言简意赅。

    姑娘家在外身边连个丫鬟都没有,未免让人挂心。

    被当作丫鬟使唤的清羽嘴唇轻轻动了动,到底没有说出对主子不敬的话来。

    但他真的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什么借口跟上去……

    一行人中,他唯一算得上相熟的也只有王家公子了,倒可以拿来做掩饰——可他作为太子殿下的护卫,不贴身保护太子殿下,跟着太子殿下的伴读又算怎么回事啊请问!

    于是,清羽干脆什么都不说,就默默而远远地跟在一行人身后,将存在感压到最低。

    可让他没料到的是,这番他竟“不虚此行”。

    张眉寿几人刚出了一桐书院,走进了一条长巷内,竟忽被两名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男人给拦住了去路。

    二人一高一矮,形容邋遢,一瞧便是街角巷尾处常见的混混。

    可此时,他们手中握着木棍,目光紧盯着张眉寿等人,显然来意不善。

    王守仁下意识地将张眉寿护在身后,壮起胆子看着两名男人“你们想要做什么?”

    这些人,无非是为了求财,可此处近着一桐书院,并非什么偏僻杂乱之处,按理来说,他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放肆撒野才对。

    却见那两个男人交头接耳了一番,相互点了头后,其中一人举起手中的长棍,方向却是直冲苍鹿。

    “将这小娘子留下来。”

    对于苍鹿被误认成小姑娘,几人早已见怪不怪,可这些人,青天白日之下竟是要掳貌美小娘子?

    若是图色,显然不会挑如此年幼的小孩子下手,那么,便只有一个解释了——

    “小爷我平生最恨拍花子的人了!”

    苍鹿拧眉说道。

    没成想今日竟有人想要拍他!

    他脱下碍事的藕色外衫,抿紧了唇,攥了拳,漂亮的眉眼间一片怒气腾腾。

    王守仁莫名激动地咽了口口水。

    外人只当阿鹿被当作女孩子养,可甚少有人知晓他自幼跟随苍伯父习武,且极有天赋。

    但苍伯父素来管得严,从不许他与人动手。

    今日难道要有幸见识阿鹿一展身手了?

    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忽然爆发出轻蔑的笑声来。

    “瞧不出来这小娘子竟是个烈性子!还小爷?怎么?莫非会些花拳绣腿不成?”

    只是这道话音刚落,忽然听得一道怒喝声传入耳中。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这般目无王法!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

    一名身着短褐的少年阔步而来,不由分说地护在了苍鹿身前。

    架势很足的苍鹿一怔,紧紧护着徐婉兮的张眉寿则满目讶然。

    这不是……邓誉身边的小厮,范九吗!

    “你是谁?也敢管我们的闲事!”混混语气凶恶。

    范九冷笑一声,却是反问道“你们竟不知道我是谁?”

    他目光不屑而冷傲,仿佛当真有着不得了的身份。

    对方混混一时竟拿不准他的深浅,可下一瞬,却是弯曲手指在唇边吹响了哨声。

    很快,巷口前后各涌出十来名混混模样的人,几乎是顷刻间就堵住了王守仁等人的前后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