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紫霄神主 > 第181章 他要战那就战
    这一比,让华宸歌更是咬牙切齿,为何紫霄道人居然看上了这样一个小瘪三,而不是收自己这样的天生贵公子当弟子呢?

    泥腿子也能修道,凭什么?

    聚英会对于华宸歌意义重大,若是三十年苦功都部白费,那么将来凭什么成为大周道宫二代领袖,凭什么成就长生果位,凭什么成为一代天骄,笑傲天青?

    这是根基,是一切的起点,是自己绝对不能放弃的根本。

    必须和羽天涯斗争到底,事关大道,决不能退缩半步!

    想明白这一点,华宸歌渐渐冷静下来,寻找自己的优势。

    现阶段自己胜过羽天涯唯一一点,就是道行!

    自己如今距离铸就大道金丹只有一步之遥,而那羽天涯才刚刚进入道基境界。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当面挑战,将羽天涯狠狠踩落在脚下,这样才能重新立起自己的形象。

    战胜羽天涯之后,念头通达,随即铸就大道金丹,成为大周道宫学生中六十年来第一位修行有成的金丹真人,自可占据大位,有充足的世家和力量收拾旧山河。让一切重新走上正轨。

    现在挑战,大家说起来都是道基修士,倒也不算以大欺小,决不能等到成就金丹之后!

    想明白这个道理,华宸歌冷笑起来“羽天涯,我承认你小子能折腾,会来事,居然趁着我前往昆墟派这两个月发难,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对于修士而言,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啊!”

    “你资质再好,也好不过我!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我不但现在要踩着你重新扬名,这一辈子,我都要将你彻底打压下去!”

    华宸歌大步如风,径直来到紫气东来阁前,自然能够感知到其中充盈的元气和熙熙攘攘的人流,脸上带着微笑,只要战胜了羽天涯,这些都是我的!

    “华会长?”

    “华宸歌?”

    看守者阁门的两人,正有一人从聚英会叛逃而来,看见华宸歌下意识的叫出了“华会长”,随后却是低下头颅,一言不发。

    另外一人正是当初被先被华宸歌邀请,随后又因为挑战羽天涯失败而被拒之门外的林啸天,看见华宸歌之后心中怒火油然而生,忍不住嘲讽道“你也是来报名申请加入紫气东来阁的?”

    林啸天输给羽天涯,一开始还非常难受,但是当知道了羽天涯乃是紫霄道人高足之后,就一点都不纠结了。

    输给地仙子弟丢人么?一点都不丢人啊!

    他最大的愤怒,却是集中在了把自己当猴耍,先邀请再拒绝,让自己丢了个大面子的华宸歌身上!

    自从加入紫气东来阁以来,林啸天表现非常出色,很快就得到了一枚紫霄剑环,前往紫霄白玉道场斗剑。

    从一开始的不入流,一直飞速进步,如今已经晋升到了剑士三段!

    虽然这个段位还很初级,但是对于一个刚刚气反先天进入灵窍境的修士而言,已经非常出彩了。

    华宸歌记性很好,自然能认出林啸天,不屑道“一条摇尾乞怜的狗,被我拒绝就来这里了?看来羽天涯也是什么垃圾货色都收啊!”

    一黑黑两个,华宸歌的嘲讽功力也很强。

    “锵!”林啸天一怒之下拔出了佩剑,居然敢骂自己狗!

    华宸歌正怕事情闹不大,微笑着看着林啸天,等他动手,区区一个灵窍修士而已,不过蝼蚁一般。

    “慢着!”就在这时,几乎一直坐镇在阁中的虞巧巧出现了“华会长,今日登门,不知所为何事?”

    “羽天涯何在?让他来见我!”华宸歌冷声道。

    “阁主日理万机,诸事繁多,不似华会长这般清闲。”虞巧巧绵里藏针“若有事自可告知于我,代为通禀一二。”

    华宸歌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好一个尖嘴滑舌的小丫头!羽天涯趁我外出求道,挖我聚英会成员,断我聚英会根基,我岂能善罢甘休?”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虞巧巧笑道“加入紫气东来阁是大家的自愿,我们从未强求,同学们蜂拥而至踊跃报名,我们也是择优而取,何来挖角一事?”

    华宸歌深吸一口气,不愿意再和这小姑娘纠缠,平白丢了面皮,直奔主题朗声道“我华宸歌于大周道宫修行三十载,兢兢业业,夙兴夜寐,不敢有半分懈怠!这里早就是我心中的家园,却没想到在大周道宫里被羽天涯这等外来者如此羞辱!”

    “我华宸歌虽然没有地仙师尊,却有一身傲骨!”

    “告诉羽天涯,他欺我太甚,我心难安,我意难平!三日之后垣台,各展神通,一决高下!”

    “他若不敢应战,以后就老老实实做人,别再摆什么地仙弟子的阔气,我看着恶心!”

    一番话语,却是将自己摆在了受害者弱势者的地位上,包装成了不惧权威的斗士,顺带将“仗势欺人”“外来者”等帽子扣在了羽天涯头上。

    说完之后,华宸歌拂袖而去,根本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

    这一番话声震四野,整个洗玉湖畔都能听见,势必在整个大周道宫内迅速传播起来,一旦炒起热度,根本不愁羽天涯不敢应战。

    他若不来,就是将这二代领袖拱手相让!

    他若前来,自己已经玉液还丹,距离铸就大道金丹只有一步之遥,几乎相当于半步金丹道行,对手铸就道基不过区区半载,凭什么和自己斗?

    这便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怎么都不可能输!

    聚英会长华宸歌登门挑战紫气东来阁主羽天涯这件事,瞬间在整个大周道宫爆发性流传起来,不到半日,就被几乎所有人得知。

    聚英会长华宸歌是三十年来大周道宫的传奇,不知多少道宫修士心中的偶像,紫气东来阁主羽天涯是大周道宫最新的传奇,两者名气本就是大周道宫最顶级的存在,这一番正面碰撞,龙争虎斗,如何不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羽天涯刚刚完成今日苦修,从静室之中走出来,就在门外看到了一脸焦急的虞巧巧。

    “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虞秘书长你还差得远啊!”羽天涯轻轻一笑“说吧,发生了什么?”

    一见到羽学长,虞巧巧所有的不安和焦躁部都一扫而空,她语速极快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知羽天涯。

    “如今华宸歌的挑战已经风靡校,而且他捏造事实,将自己摆在受害者地位上,蒙骗了许多人!尽管我已经命人力扭转舆情,将重点放在华宸歌以大欺小上,但是收效寥寥,许多人都对这一战非常期待!”

    “如今骑虎难下,许多人都想看热闹,根本不管华宸歌修行了三十年,学长您才修行了三年,这一战根本就不公平!”

    “若是您不应战,恐怕有很多人会认为您是懦夫!”

    虞巧巧面上尽是焦急之色“该怎么办呢?”

    “这华宸歌看来也不是个废柴,还有有两把刷子的。”羽天涯笑道“他要战,那就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