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篇:冷艳少帅的神秘夫(49)(第1/2页)
    那东西似乎是被锦欢桀骜不驯的态度彻底激怒,抬手直接将那***对准锦欢的咽喉直直的刺去。

    锦欢想要挣扎却是半分力气都使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武器离自己一点点的靠近。

    就在她绝望的想要闭上眼的时候,突然一声金属碰撞的声响传来,一柄银光闪闪的长剑直接打落那家伙手中的***,顺带利落的削下他两根手指。

    锦欢与那怪物一同侧头,就看到齐祁不知何时走下了石台,正站在两人不远处,他的上衣像是被罡风绞碎的一般,只剩下几根布条挂在身上,好在下半身的衣物还算完整。

    锦欢觉得男人的气息似乎有些变化,仔细观察之后,却是惊讶的发现,这家伙就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

    双目赤红,气息粗重,眼神中时而凶戾时而迷茫痛苦,就像是极力的在压制着什么,却是始终不得其法。

    “齐祁……”

    女子的轻声呢喃让他有一瞬间的清明,但很快就被头脑中几欲爆炸的疼痛吸引走了注意。

    就在刚刚他的脑子里突然涌入了许多记忆,似乎是他曾经经历的事情,但那种感觉太陈旧了,就像是前世一样,可是他心里却是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那是他,就是他的曾经!

    他看到那些画面里那个跟他有着一模一样样貌的男人,身穿一袭银色的长袍,周身灵气环绕,仙风道骨,宛若神邸。

    画面中的那个人总是手拿一柄长剑,时而舞弄,时而捧在手上细心擦拭,那剑上同样带着浓厚的灵气,熟悉的气息竟是与那男子身上的灵气如出一辙。

    那男人带着那柄宝剑在一处深山中生活,他似乎只有一个人,独来独往行走在深山之中。

    山中灵气浓郁,他日复一日的潜心修行,超脱世外的生活他也并不觉得孤独,山林鸟兽为伴,反而觉得十分满足。

    只是,这人时隔一段时间就要外出一次,去的地方也十分固定,那是一座陵墓,并不是这里。

    但齐祁还是一眼就认出,因为那陵墓的设计竟然与这个他们方才探过的元墓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哪墓里的摆件儿不如这里丰富,年代上大概是一些西汉时期的物件儿。

    齐祁心中隐隐有些猜测,他依旧沉下心继续观看着。山中无岁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突然有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异族人闯进了那座西汉墓。

    他们似乎并不能看到明明就在他们身边的男人,他们肆意的收刮着墓里的财宝,男人似乎想要阻止,却是根本就碰不到这些人,就像是……一抹游魂!

    直到,他们领头的一身铠甲的将军装扮的男人带头将主棺打开。那里面是一具已经腐烂的看不出模样的尸身,但齐祁明显的感觉到那具尸身对于他灵魂上牵引。莫非那是……

    齐祁心有疑惑,却依旧屏住呼吸的往下看去,只见那棺椁中除了一堆名贵的陪葬品之外,还有一柄熟悉的宝剑,竟然就是男人随身携带的宝剑!

    齐祁的心中震惊极了,心底的答案呼之欲出,却看到了令他睚眦欲裂的一幕,只见那个领头的将军,一把拿出棺椁里的那柄宝剑,浑厚的声音激动地吐出了两个字,

    “仇天!”

    那将军似乎极为兴奋,不顾形象的抱着那柄剑喊道,

    “仇天!竟然真的是仇天!看来传言是真的!”

    “将军,这究竟是什么传言啊?”齐祁听到那将军身旁一名似乎是心腹的士兵问道。

    “哈哈哈,传说西汉时期皇室得到了一柄绝世神兵,据说那剑已经生了灵性,高祖皇帝就是用它杀伐天下,一统江山!因着那剑柄上刻着‘仇天’二字,就以此为名。”

    “后来高祖死后这剑就被西汉皇室时代供奉,直到西汉那个短命的王储死后,当时的皇帝极度宠爱这个谋略不凡却身子孱弱的儿子,为了表示惋惜重视,竟然直接将那柄绝世的宝剑给他做了陪葬!”

    “那……那这一柄就是……”

    “不错!本将军也是多方收集情报才搞清楚了这墓穴的真正所在,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样的宝剑自然应当属于当时枭雄之手,才能显其威风!有了它,本将军还用担心元帝那个疑心病的老匹夫吗?!”

    顿了顿,那将军的眼中冒出一丝野心欲望,缓缓道,

    “这天下,注定是我忽噶的……”

    “将军乃当时雄才,壮志必成!”身边的心腹奉承的说道。

    “将军壮志必成!壮志必成!”

    身后的士兵也一个个举着武器,士气高涨的呼喊着。在这方空旷的墓穴里,竟是颇有几分气势!

    “只是,将军,这剑当真有那么神奇?”

    平息之后,那个看起来心思慎重的心腹忍不住质疑道。那位将军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后,缓缓道,

    “我寻了一个方士,他交给本将军一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