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篇:冷艳少帅的神秘夫(52)(第1/2页)
    她该给他们彼此真正的重新认识彼此的机会才是!可是,她现在才领悟,是不是太晚了?齐祁,下一世我还会遇见你,爱上你,可那个人却再也不是齐祁了……

    锦欢泪眼模糊的看着男人的身体突然诡异的泛起了一阵白光,那柔和纯净的光芒还隐隐有慢慢浓郁变亮的趋势……

    “你……你竟然要自散灵体!你疯了!”

    忽噶看到齐祁的举动顿时瞪大了仅存的一只眼睛,朝着他疯狂的吼道,

    “停下!快停下!这样你也一样会死的!你个疯子……”

    忽噶惊慌失措的朝着男人疯狂的靠近,可是他已经是个一条腿残废的怪物了,哪里能阻拦的了齐祁。

    忽噶本就是依靠仇天的灵气“死而复生”,齐祁选择散灵,忽噶自然也就不能在为祸了。

    他自知若是不这样做,早晚要被煞气吞噬殆尽,沦为没有心智的傀儡,而有他助纣为虐,她又如何能逃出这古墓!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欢欢,不要怨我…...

    齐祁不敢回头,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女子绝望不解的眼神,可是他连给她一个解释的时间都没有!

    齐祁觉得自己的眼角似乎有些湿润,原来灵体也能流泪吗?

    “齐祁,齐祁,你做什么?快停下,我不准!我不准……”

    锦欢看着整个墓室里翻涌的灵气,身处中心的男人已经几乎完全被白色的光笼罩住。

    她趴在地上不能起身,只能一声叠一声的朝着男人哭喊着,期盼着他能停下这样让她害怕的举动。

    锦欢双手死死的扒在地上,强拖着伤重的身体朝着灵气风暴的中心一点点的爬去,可是男人似乎铁了心,对她的苦苦哀求视若罔闻。

    “不……不!”

    一声哀嚎声从灵气的中心传来,忽噶早该作土的躯体终于承受不住暴涨的灵气,砰的爆裂开来。

    四分五裂的铠甲碎片朝着四周飞去,几片险险的擦过锦欢的脸颊,瞬间就有鲜红的血液顺着弧度优美的脸庞流了下来。

    锦欢来不及理会,只是固执的用已经染血的手指扣着地面,朝着灵气的中心一点点的挪动。

    就在锦欢已经神情恍惚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突然轻缓的拂过她的脸颊,她没有看到,那些细碎的伤口在灵气的安抚下已经慢慢的止血,然后痊愈。

    灵气慢慢的钻入她的经脉,流转在她的全身,锦欢只觉得一阵轻松,方才打斗中受到的内伤外伤,竟然都这样慢慢愈合了。

    一阵强烈的疲倦感传来,锦欢泛着泪光的美眸用力的眨着,却抵挡不住困意的来袭。

    “齐祁……”

    她只来得及呢喃一句,就彻底的失去意识,临睡前只听到一个轻柔低沉的男声似乎在遥远的天际,又似乎就在耳畔,他说,

    “欢欢,对不起……”

    睡梦中锦欢下意识的心狠狠地揪起,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痛苦,却还是忍不住眼角溢出一滴泪……

    “唉……”

    空旷的墓室中似乎有一声轻叹,然后刺目的光芒渐渐掩去,一切归于平静。

    墓室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群似乎睡着的人,而风暴中心的那个男人却是再也不见踪影,只有一把已经黯淡的剑孤零零的被丢在地上。

    ……

    “大小姐?大小姐?”

    清朗的声音在耳畔不断地响起,锦欢蹙起了眉头,微卷的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就听到身旁又是一阵惊喜的喧闹声。

    锦欢迫切的想挣开眼睛,却觉得眼皮万分沉重,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没法醒来。

    耳边又是一阵焦急地议论声,大概是担心自己吧,但她此刻已经顾不上那许多了,疲惫的身体让她再次陷入了沉睡。

    “医生,你看看,长欢这是怎么样了啊?刚刚明明都要醒过来了!”

    清脆的少女的声线带着明显的焦急,悦耳的声音让人听见就不忍拒绝。

    “小妹,别吵!让医生仔细为少帅检查。”

    温和低沉的男声让叽叽喳喳的少女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周围是一阵仪器滴滴有节律的声响,良久,听到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的声音,说着蹩脚的中文,道,

    “霍少帅已经没有问题了,她只是太累了,睡着了,很快就会醒来的,你们放心。”

    听到病床上的女子只是睡着了,一屋子的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那个洋人医生也趁众人不注意,拿袖子狠狠地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这每天被一群军官围着,枪口指着太阳穴的日子是真不好受啊!

    那个洋人医生战战兢兢的退出了病房,幸好这位少帅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只是过于疲惫,不然他真要怀疑自己要被这帮粗鲁的军官杀死为她陪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