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篇:至尊令(5)(第1/2页)
    “哎!师妹师妹好师妹,你可别生气了!”

    两人此刻已经启程,正在去往百晓天的路上。从早上开始,他温柔可人的小师妹就大发雷霆,直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过……

    陆子星望着女子匆匆行走的背影,一脸幽怨的跟在后面,一路上都是少年花样百出的求饶、讨好的声音。

    ……

    “哎,师妹,你这么走了大半天了,我们找个酒楼,你歇歇脚吧!再这样下去,你身体吃不消的。”

    关系到陆子璇的身体,陆子星这个时候还是很强势的,一把拉住前面还在赌气的女孩,锦欢不如他力气大,武功也比不上他,一下子被他拉住,挣脱不开,转眼间就被他拉进了一间二层的酒楼。

    这小镇不大,街道上奚来人往,倒是热闹!此时正是正午时分,酒楼里也是客满的模样。呼天喝地的推杯换盏的声音,倒是让着间酒楼颇有些江湖人士不拘小节的风气!

    “哎呀,好像没位置了啊。师妹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找个位置。”

    说着陆子星放开锦欢的手,才走了没几步,就突然察觉到一个身影如同闪电一般快速的朝着他身后的方向撞去,那个方向……师妹!

    锦欢只觉得一阵风猛地朝着自己直冲冲的迎了过来,她想运气避开,却不想那人影的速度实在太快,锦欢还没等提起气就被他直接撞飞了出去。

    锦欢已经做好落地摔倒的准备,却没想到那人竟然也跟着她一起飞了出去。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撞了人,她只觉得自己的腰肢被人一把搂住,然后一个天旋地转,这人竟然在空中将两人的位置调转。

    砰的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响起,整个酒楼的人都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一脸惊讶的想看着大堂这边的惨状。

    “哎哟哎哟~姑娘,行行好,劳烦你快起来吧,老子的屁股啊……”

    听到身下的哀嚎声,锦欢这才猛地反应过来,飞快的起身。陆子星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小心地扶着锦欢连声问道,

    “师妹!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儿?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师兄!”

    陆子星的一连串发问,并没有得到锦欢的一句回答。此刻的她正呆愣的望着还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咳嗽的少年。

    这熟悉的气息……怎么会是他?!

    明明已经给自己做过无数次的心理建设了,再次突然意外的遇到他,锦欢还是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

    “师妹,师妹!你怎么了?”

    少年焦急地声音强行唤回了锦欢的思绪,她觉得眼睛酸涩的闭了闭眼。

    “师妹,哪里不舒服吗?我带你去医馆!”

    陆子星看着明显不正常的小丫头,当即慌了神的就要拉着她往外跑,锦欢这时才平复了翻腾的心情,一把扯住焦急满头大汗地少年道,

    “师兄!我没事儿。”

    锦欢看着真心关心着自己的少年,勉强的露出个笑容,朝着他摇了摇头。

    “我看这位姑娘一定是被本少侠的风采给迷倒了!嘿嘿……”

    地上的玄衣少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锦欢的面前,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折扇,竟然放肆的用扇子挑起锦欢的下巴,语气暧昧的调侃起来。

    “砰!”

    刚刚站起身的少年再次狼狈的摔在地上,陆子星揪着他的衣领恶狠狠的骂道,

    “好你个登徒子!欺侮到小爷的师妹身上来了,看爷今天不教训教训你!”

    说着又大刀阔斧的抡起拳头朝着少年那张俊俏的脸面上毫不怜惜的给了两拳。

    “哎哟!打人不打脸,你这人有没有江湖道义啊?!”

    这玄衣少年似乎武功也不弱,先前不备被陆子星得手,现在却是反应过来,一边揉着自己被打得红肿的脸,一边单手就应付起陆子星来,看样子武功绝对在陆子星之上。

    陆子星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这人当真是胆大包天,调戏自己的师妹,当即盛怒之下出手毫无章法,好在那少年似乎也无意与他动手,只是滴水不漏的防守,始终没有出手进攻。

    “师兄!别打了,不需要跟一个醉鬼计较!我累了,我们走吧。”

    锦欢看着明显处于下风的陆子星,当即出手用巧劲儿分开了两人,拦住陆子星道。

    “果然是个醉鬼!师妹,我带你去休息吧。哼!”

    陆子星本来还没注意,经过锦欢已提醒,才猛地发现这家伙简直就像是刚从酒缸里爬出来的一样,浑身都是酒味。当即嫌弃的皱皱鼻子,拉着锦欢就要离开了。

    “哎!喂!我说姑娘,就凭本少侠的千杯不醉的酒量,你竟然说本少侠是醉鬼?!”

    就像是所有的喝醉的人一样,这少年听到锦欢这样说,竟然拦住两人,开始不依不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