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篇:至尊令(6)(第1/2页)
    “呵!不过是一个奴才,楼儿开心就好。”

    “呵呵呵呵~”

    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仿佛是催命的毒咒,直到气绝,他的心中还在不甘的咒骂着,最终被两个弟子悄无声息的拖了出去。

    另外两个弟子飞快上前,熟练的很快将大殿清理干净,重新点上香薰,连一丝气味都不见。

    “楼儿还没回答,本太子的话呢!”

    长相阴柔又不带一丝女气的男人随手将女子带入帷幔,温声问道。那低沉的声线柔声的在花玉楼的耳边呢喃,仿佛她就是他捧在手心上的宝贝!让她止不住的沉迷、沦陷……

    “楼儿定会帮主子扫清烦恼!”

    “哦?楼儿,想怎么做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奴家想……”

    是夜,白日里喧闹的街市已经偃旗息鼓,空旷的街道上偶尔响起几声蟋蟀的鸣叫,微风卷起地上飘落的树叶,发出几声沙沙的响声。

    万籁俱寂,一切都陷入沉睡的时候,一间客栈里,有一个房间却还点着油灯,床铺整齐的叠着,明显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而房间的主人此刻正支着下巴坐在窗边,对着窗外皎洁的明月,把玩着手中的茶杯。

    失眠的人正是今日心情巨大起伏的锦欢,她抬头望着月明星稀的夜空,脑海中却是不断的回响着白天与他相遇的一幕。

    回来后,她反复整理了剧情,确定这一幕在原剧情中并没有出现过。这是想方设法也要让自己遇见他吗?

    遇到他之前,她曾经设想过这一世他的身份,她本以为会是那个剧情中的反派,驭音楼的神秘楼主。

    这样的设定似乎更符合这人每一世的身份,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压根没在剧情中出现的人物!

    不过也好,这样的路人似乎想取得对方的信任会更轻松一些,只要完成任务,她就离开……不纠缠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痴痴爱爱了。

    过去了这么久,她已经想清楚了,小葡萄没有错,那个神秘男人也没有错。

    或许他们是有意安排他们相遇,但让他们每一世都纠缠到一起,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不是吗?她爱上他这件事儿,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左右。

    至于他,一个没有记忆的人,即便与她相爱是事先的刻意安排,那没一个世界里的他,也只是受人摆布而已。

    只不过这个人是他的本体,某种意义上的自己。她不该将这一切的隐瞒、不甘、怨怼归结到爱自己的他的身上……可是,她真的,好难过啊!

    锦欢突然揪住了自己的胸口,纤细的玉指扭得发白,每一次去认真的想这些问题,她都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一遍又一遍的被扔进油锅里,无时不刻不在煎熬!可是,她又总是强迫自己要把问题想清楚,如今遇到了他,她更不能在逃避,不能像白天一样,连对方的身份都没弄清楚就落荒而逃……

    可是……锦欢痛苦的细细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顺着脸颊爬了满脸。不知道是不是她出现了幻觉,她怎么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李执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把扶住突然面露痛苦之色的女子,将人半抱在自己的怀里,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更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只能不停地呼喊着她,企图让她恢复意识。

    “你……怎么是你……”

    锦欢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近在咫尺的男人,也跟着变得模糊了起来,让她一时之间竟是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她的幻觉。

    她缓缓地抬起手伸向男人那张妖孽般的带着一丝青涩的少年的脸,只是视线的模糊让她的手几次都落了空。

    “别动了,你身有旧疾,现在旧疾复发,我帮你疗伤!”

    李执源一把抓住女子的手,握到手里才发觉,好滑、好软,滑腻的触感竟让他一时间有些舍不得放开。

    只是刚刚那一瞬间他已经为她诊了脉,她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先天不足,想必是熬夜不睡,又坐在窗前,风寒入体,才导致旧疾复发。

    这病他看不出什么门道,却是能够察觉其来势汹汹,当务之急是先用内力帮她稳住病情。

    唉,他本来是想查看一下两人的身份,这丫头白天时候用附在那块青玉佩上的结界阵法困住了自己,费了他好大的力气才破开阵法。

    能困住自己的阵法天机阁的那几个弟子可没这个本事,除了阁主陆默云,也就只有那个据说是陆默云眼珠子的宝贝天才女儿了。

    就算不是陆子璇,也必定是个天机阁身份较高的女弟子,才能得到这样的法宝,所以他才不动声色的跟了上来。

    现在看来嘛,患有先天之疾的妙龄女子,身份已经很确认了。李执源抬头看着盘腿坐在自己对面,双眸紧闭,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