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篇:至尊令(11)(第1/2页)
    李执源很有眼色的将卷轴直接塞进了他的手里,转身去看着那个垂头丧气的小少年。他还有话问他,不过先等两人将卷轴上的消息消化完。

    果然和他得到的消息一样,驭音楼……还真是野心勃勃啊!就是不知道,武林这块肉你究竟能不能吃得下!

    李执源眼神讳莫如深,看得一旁的少年也跟着身子发抖。

    一盏茶后,三人围坐在桌子旁,目光如炬的凝视着站在屋子中央局促不安的少年,李执源率先开口问道,

    “你家主人这么轻易的将消息送给我们,我可没听说百晓天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你家主人应该还有吩咐吧,趁我们还有兴趣,赶紧说明,我们也不是不讲道义的人,既然受了你们恩惠,自然也不会再对你出手。”

    锦欢看着怯懦的少年,接着开口道。

    “我、我家主上说了,让你们拿了东西就赶紧离开百晓天,他说……”

    少年抬起头,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的陆子星,似乎是在斟酌如何开口。李执源敏锐的发觉少年的目光,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沉声喝道,

    “有话就说!”

    少年吓得身子一抖,立马闭着眼睛头也不抬、气儿也不喘的指着陆子星的方向连声道,

    “我家主上说了,这小子……哦不!这位公子,身负厄运,让你们赶紧带着身后的尾巴,离开百晓天!”

    少年一阵低吼出来之后,屋子里突然沉寂了下来。他战战兢兢的微微抬眼,却见那位拿着折扇的公子与那位天仙般的女子都面色凝重,而那位性情最为跳脱的公子却是自始自终都是垂着头,脸色阴郁、可怖模样。

    “该、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你们可以放我走了吗?”

    少年受不住这压抑的气氛,再次开口道。

    “你走吧!”

    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一直沉默的陆子星,不过这一会儿的功夫,他的声音已经不复之前的清朗,反而极度沙哑,人也不如从前的活泼。

    那少年看向李执源和锦欢两人,见锦欢暗暗地向他点点头,他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密集的汗,快速的退了出去,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帮他们将房门关好。

    “师兄,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那么我们就想办法报仇!你也不要思虑过度,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锦欢看着仿佛一瞬间沧桑不少的陆子星,最终还是出言安慰道。边说还边朝着一旁默默喝茶的李执源递了个眼色。

    李执源手上动作一顿,看了看神色担忧的锦欢,又看了看沉郁不少的陆子星,到底还是出声道,

    “事情发生,我们回不到过去,还是向前看吧!能不能让那些失去的亲人的灵魂安息,就靠你这个唯一的希望了!”

    说着李执源拍了拍他的肩头。虽说他对于那丫头此刻一门心思放到别人身上的行为的感到不满。

    但好歹他们也算是结伴有一段时间了,也算几番共同历险,他的心里还是把这不怎么靠谱的家伙当成兄弟的。

    “你再这样消沉下去,你自己报不了仇不说,还要害子璇替你担心,若是影响了她的身体,我可饶不了你!”

    男人之间总是最清楚彼此在意的是什么,陆子星虽然对陆子璇并没有那些暧昧的情愫,但也是青梅竹马一同生活了许多年的,是跟亲人一般的存在。

    或者说,天机阁在他失去一切的时候,给了他第二个家,在他的心中,他的师父、师妹还有天山上的那些师弟师妹们都是同他的家人一样的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在前一世陆子璇死后,他被天机阁舍弃后会那般消沉,可以说,他前世自杀的结局,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世上再无让他牵挂的东西了吧!

    听到师妹担忧他,陆子星这才仿佛是醒了神一般抬起头看了看柳眉紧蹙的锦欢,又看了看状似风轻云淡,但眼中暗藏隐忧的李执源,突然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沉浸在仇恨之中的,那样只会让我的仇人痛快,让你们为我担心!”

    陆子星紧紧地捏住放在桌子上的双手,极力的克制着胸腔里漫天的恨意,牙关紧咬,双眼发红,道,

    “我只是,没有想到……”

    “你只是,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机会报仇!陆子星,你在害怕!”

    李执源突然厉声打断他,简明扼要的挑明了他心里再看到那个卷轴的时候,最不愿承认的一个事实。

    没错,他没办法跟一个盘亘江湖多年的顶尖组织对抗!他不怕死,但是他怕,即便是他拼尽性命最终也伤不到敌人分毫!

    他不能连累天机阁,这是他的仇,他不能让更多的他在乎的人卷入这场复仇之中了。十年前已经流了够多的血了……

    可是对方人多势众,而他不过是一个已故的前武林盟主的遗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