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篇:至尊令(14)(第1/2页)
    “文轩馆?李盛天那个老狐狸这次会这么沉不住气?他不是向来喜欢坐收渔利的吗?嗤!”

    “殿下,文轩馆也参与进来了,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呵!只准他李盛天在至尊令旁安插眼线,我就不行?他既然送去一个‘好兄弟’,那我就送他一个美人,楼儿,你说~好不好?嗯?”

    周瑾修捏起花玉楼的下巴,让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儿完全的暴露在大殿璀璨的灯火下。即便知道周瑾修此时定是有所打算,但花玉楼还是不自觉的沉迷在男人妖孽般的容貌之中。

    这个男人,神秘、强大!拥有所有她能想象到的优点,从她被他从贫民窟中带出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誓,这一生只为他而活!

    她拼命地在同伴中厮杀,为了取胜阴谋算计,她早把自己一切纯净的东西都抛了个干净!只为了有一天,能沾到他的面前,能得到他的目光的一丝停留……

    现在的这一切,她不是都得到了吗?为什么还是觉得空虚呢?有时候,她真的还想与他,再进一步……

    “楼儿,你说,我把你送给他,好不好?”

    “什么?!”

    花玉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似乎已经打定主意的男人,胸口一阵窒息传来,她几乎要晕厥过去。

    尽管她知道她当初带走自己就是看中自己的美貌,而这么多年他一直留着她在身边,她也并不安心。

    她知道若是他始终没有在心中给自己一点儿位置,那么她早晚是要被他送到该去的地方,榨干身上最后的价值。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来的这样快……

    “怎么?楼儿不愿?”

    男人的目光缱绻无比,仿佛是这世上最温柔的陷阱,一旦沦陷就尸骨无存!可是却没人能拒绝得了他,至少花玉楼不能!

    “不……楼儿,愿意为殿下付出一切!”

    “呵呵呵呵呵……乖~等你帮我拿回了至尊令,我会给你想要的。”

    花玉楼猛的抬头,看向早已洞察一切的男人,一下子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知道……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殿下……楼儿知罪……”

    花玉楼颤颤巍巍的垂下头,跪趴在地上,冰凉的地面让她回复一丝冷静,她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能贪心,不能贪心!否则,她什么都得不到!

    “嗯?不不不!楼儿助我大业何罪之有?放心,该是你的就一定会给你!楼儿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人!”

    周瑾修背对着花玉楼,回首看着刚刚还摇摆不定的女人,彻底被他的引诱击溃,一双杏眸里水汪汪的满是媚意,只见她微微起身,如往昔一般妖娆地朝着周瑾修盈盈一拜,道

    “楼儿定不负殿下使命!”

    “嗯……我乏了,楼儿伺候我更衣,然后你就下去吧。”

    “是!”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大殿后面的寝宫走去,微凉的夜风拂动着大殿里的红纱帷幔,飘飘袅袅的让女子单薄的背影时隐时现。

    “师妹!我口渴了!帮我倒杯水!”

    “好!你慢点儿喝,有点儿烫!”

    “嘿嘿,谢谢师妹!”

    “哼!贫嘴!”

    李执源,忍……

    “师妹!我好饿啊!饭什么时候能好啊?”

    “来了来了,已经好了!”

    “哎呦我的手臂一动就好痛!师妹,要不你就喂我吧!”

    “好吧……”

    “等等!”

    锦欢拿着饭勺的手一把被李执源攥住,只见他脸色铁青的对着锦欢强挤出一丝笑,道,

    “子璇辛苦一天了,还是我来为他吧!”

    “你来?”

    锦欢一脸怀疑的看着脸色凶戾的男人。陆子星一看这家伙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哪里敢劳烦他?只怕他的饭没吃进嘴,自己反而要被他拆吞入腹了,不行不行!

    “师、师妹,我不要他帮我!我可是病号!你看他那张脸,阴沉可怕,我一看到他伤口准好的更慢了!我不要他!还是你帮我吧!”

    “陆兄!你当真不要我帮忙?你师妹可是为了你操劳了一天了,你吃个饭还不能让她歇一歇吗?嗯?”

    李执源一只手搭在陆子星的肩膀上,手指微微收紧用力,就看到陆子星的脸色猛地一变,然后同样眼神凶狠的回望着他。

    李执源恍若未见,依旧嘴角微扯的假笑着望着他。各中意思自然是要他赶紧答应下来,不然受苦的可是他自己!

    “你!你说得对……师妹,还、还是让他来吧,以后我的一日三餐可是都要麻烦李兄了呢!”

    “陆兄不必客气!”

    李执源撤回手,风轻云淡地摇了摇纸扇,状似友好的说道。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