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皇权篇:狠辣王爷别装傻(2)(第1/2页)
    她只以为家人嫌弃柳仕初家境贫寒,成亲之后与温家也极少来往。却不知他父亲第一眼见柳仕初,便知这青年眼中的柔情蜜意不假,野心勃勃更真!他不求女儿未来夫婿要多大的功名成就,只期盼女儿能安稳一生,可惜女儿不懂他的苦心,他的愿望也终将落空。

    成亲一年,柳仕初确实如温婉期盼中的模样,两人举案齐眉,恩爱非常,更让温婉幸福的是,一年他们便有了自己的孩子,初为人母的喜悦,让温婉素来生动的小脸上,更添了一份柔情。只可惜,孩子来了,大考也来了,柳仕初如今有妻有儿,更是坚定要出人头地,让他最爱的女子享福。

    才子的名头不是吹嘘出来的,大考后三个月,便出了皇榜,那高高写在榜首的正是柳仕初,新晋的状元郎!柳仕初得偿所愿,春风得意之际,皇家册封的圣旨也到了家中,只是令人诧异的是,两道圣旨一同而来,一道是奖赏新科状元,宣他入仕,册封官职,而另一道,却是新晋状元柳仕初,才华横溢,仪表不凡,翼王之爱女淑华,年芳十六,伶俐可人,朕甚爱之,今听闻柳卿与郡主年纪相仿,金童玉女,甚是般配,特为二人赐婚,愿二人永结秦晋之好。闻柳爱卿已有正妻,特许郡主为状元郎平妻,望二人效仿娥皇女英,共为柳卿排忧解难。赏黄金百两,玉如意一对……

    后面还念了些什么,温婉已经听不清了,她只知道她的丈夫高中,他多年的理想指日可待,她也知道今日起,她的柳郎也再不是她一人的柳郎……温婉扶着已经快要临盆的肚子,身子不禁晃了晃,这桌子怎么在转?那宣旨的太监嘴巴一张一合在说什么?温婉伸出手想抓住什么,确实手下一空,倒了下去。

    正在打点宣旨公公的柳仕初,回头见温婉就这么软倒下去,魂都吓没了,一阵兵荒马乱,才把温婉送回房间,只是此时因温婉一时情绪不宁,动了胎气,只能立刻接生,好在已经足月,母女平安,这孩子自然就是锦欢的寄体,柳子衿。

    刚刚生产的温婉,面色苍白,为她本就不俗的样貌再添一分柔弱,倒教柳仕初更加怜爱。只是怜爱归怜爱,自古男人便将情爱与前程分得极开,更何况他这般重名利之人,入仕为官,在朝堂上混出一片名堂,早已经成了柳仕初骨子里的执念,所以,从接到圣旨那一刻,他尽管诧异,却从未想过拒绝,拒绝意味着自断前程,这样的蠢事他不会做,不过是一个女子,哪怕是郡主,嫁进柳家,婉儿不喜,他也是看也不会多看一眼,只当养一闲人罢了。只是他这番打算,温婉并不知晓,她只知道,她的丈夫从容接过圣旨,只知道即便她为他辛苦生下女儿,他还是要娶那个郡主!看着此刻在床前对她嘘寒问暖的男子,皮囊依旧是那副皮囊,只是,她为何像是不认识他了,还是……她从来没有认识过他!

    温婉心中一片冰寒,被他握在手中的苍白的小手也止不住的颤抖,他还以为他刚生产身子虚。

    “大人,翼王府来人了,正在前厅,请大人过去商量迎娶郡主的事宜呢。”新来的管家一脸喜气洋洋的进门禀报,丝毫不顾及床榻上刚刚生产的正房夫人,不过是商贾之女,如今哪里配得上大人今时的身份!

    “嗯,知道了。”床旁的人没有一丝想要交代几句的想法,只轻声叫她好生休息,便毫不留恋的大步离开。

    温婉盯着男人的背影,到底是不同了。她只觉得眼前似乎又一层薄纱阻隔在两人之间,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她有心叫住他,请他给自己一个解释,哪怕……一句谎话也好,只要他说,她就信!可是,他就这样大踏步的离开,什么都没有说。温婉到底没有叫住他,她只觉得喉咙堵得慌,像是什么东西梗在胸口,不上不下,憋得她喘不过气!

    柳仕初这一去便是三日未曾出现,这三日她连刚出生的女儿都没有看一眼。女儿的名字还没有起,温婉想让他来起,毕竟这是他们第一个孩子,他那样有才华,一定能给女儿取一个极好听的名字!是以,这几日,温婉便给女儿取一个乳名,思思,相思的思。正如她初见他时,他说,何处相思苦,与卿短别时。

    想到他那是怔怔的望着自己离开的呆傻模样,不仅噗嗤笑出了声,怀里的小家伙儿

    不明所以却也跟着娘亲咯咯的笑着,温婉不禁莞尔,逗弄着女儿,“思思,思思”的叫个不停。

    柳仕初来时见的便是这番景象,自己心爱的女子坐在灯前逗弄着他们的孩子,尽管是一个女孩儿,只要是她的孩子,他也喜爱的不行,女儿更好,日后也如她母亲那般温柔动人。

    这几日,他几次来往宫中,终于弄清竟是那翼王府的郡主请翼王向圣上请的指婚圣旨,圣上知晓柳仕初已有家室,本不愿答应,但不想翼王竟愿意上缴手中兵符换取女儿的婚事,这等百利无一害的好事,皇帝有什么理由拒绝,不过是委屈了他这个状元郎,不过在皇帝眼中,或者说世人眼中,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他本来也这样觉得,只是娶了婉儿之后,自然不愿她受一丝一毫委屈,况且他此生得婉儿一人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