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皇权篇:狠辣王爷别装傻(23)(第1/2页)
    是以这京城中的贵女今日也都抛下了往日里的矜持,个个梳妆打扮,花枝招展,更是拿出自己看家本事,一展才艺。锦欢嗤笑,这赏花宴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赏花宴啊!

    锦欢随柳仕初到时,各家臣子及家眷基本已经到齐了,只是真正皇室有身份的人物还没有到。

    柳子衿深居简出,即便是宴会上每次也只是淡淡的坐在角落,是以她也没什么手帕交,锦欢也没有发展友情的想法,照着柳子衿的样子找了一个角落安静的品茶。

    只是这皇室的流水宴也不怎么样嘛!茶水还不如柳府,锦欢抿了一口撇撇嘴,就放在一旁不再动了。小葡萄蹲在锦欢的肩头,见她眼中毫不掩饰的嫌弃,跟着撇撇嘴,柳子衿喝的茶可都是柳仕初四处梭罗的上好的银叶毛尖,只怕皇帝也不能天天喝,能比吗,能比吗?!

    只是锦欢想清静,有人去不愿意让她清净,这不刚喝口茶的功夫,找事儿的人就跟着来了。

    “呦~这不是咱们未来的太子妃嘛!怎么一个人儿坐在这儿呀?可是受了什么委屈?快跟姨母说说。”

    来人是一位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偏生一把年纪还穿着一件粉嫩嫩的纱裙,不过……锦欢盯着她那鼓鼓囊囊的胸脯,嗯,身材还不错,也就这点儿拿得出手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害得柳子衿摔倒的淑华郡主!她还没有找她,她居然自己送上门来!

    其实也不是锦欢不想收拾她,实在是上次的事儿惹怒了柳仕初,那老狐狸本就恨着这淑华郡主呢,见这女人竟然还敢害他的宝贝女儿!一怒之下第二天的在朝堂上参了翼王府一本,老皇帝本想安抚一番把这事儿平息下去,不想这个爱女成痴的谁的面子也不给,不依不饶,非要讨个说法,老皇帝被他磨得没法,就一道圣旨,淑华郡主德行有亏,命禁足翼王府一个月,还派了一位教习麽麽到翼王府亲自教导。

    这可是妥妥的当着京城的面打脸了,未出阁的老姑娘被圣上亲自下旨处罚,这回不仅翼王府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淑华郡主也是真嫁不出去了。这不,刚被放出来没几天,这位郡主还是不知道收敛,见到锦欢就又来找茬了。

    锦欢也不起身,懒懒的扫一眼跟在淑华郡主身后的老熟人司马悦,心下了然。

    “子衿倒是没有委屈,倒是郡主,近来可好?”温声细语的反问,仿佛两人真是什么交情,彼此关心呢!

    “你!”淑华郡主的脸色一下子黑了,好?好个屁呀!还不是这个小贱人害得被禁足,连累父王在京城中丢了面子,还要受那个老妖婆的折磨,这一个月,她都没能跟自己最宠爱的面首亲近一下!想着一个月受的罪淑华郡主就恨不得扑上去,把眼前的女子咬下一块肉来!

    咬牙切齿的模样对比着锦欢的笑意盈盈,高下立见。这淑华郡主这么多年受翼王护着,真是光长年纪不长脑子,心下气急当下就发泄出来,高声喝道,

    “好你个贱蹄子!竟然敢讽刺本郡主!本郡主今日非要给你长长记性!”

    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附近的一些夫人贵女的注意,渐渐地围过来,想要看看热闹,毕竟古代消息闭塞,难得有八卦看,这些长舌妇怎么能错过!一见主角之一是那位名满京都的淑华郡主,心中更是掩抑不住的兴奋,一个个眼冒精光,就差助威加油了。

    淑华身后的司马悦一见众人围过来,眼珠一转,忙上前拉住暴怒的郡主,柔柔弱弱的开口,

    “郡主莫气,悦儿知道你只是关心柳小姐,只是郡主,柳小姐已经及笄,再过不久,柳小姐就要与太子殿下完婚了,我们还是不要……”

    司马悦今日是一袭白衣,配着这幅柔柔弱弱的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如今说着说着声音渐小,又默默垂头的模样,好像锦欢如何仗势欺人了一样。

    周围大多是女人,要么是心仪太子的贵女,要么是想做太子丈母娘的贵妇,听到司马悦这番话,一边心里鄙视这谁家的女子矫揉造作,一边心里满含敌意的瞄着锦欢。

    跟随锦欢的红梅听着司马悦这番颠倒黑白的话,气的双眼发红,上前一步,毫不客气的回到,

    “这位是哪家的小姐?我家小姐与郡主许久不见,互相问候,这位小姐如此颠倒黑白,挑拨我家小姐与郡主的关系,是何居心!”

    锦欢看着气呼呼挡在她身前的丫头,赞赏的看了她一眼,红梅得到自家主子的赞赏,害羞一笑,紧接着忙收敛神情,鼓起腮帮子狠狠瞪着司马悦。

    众人听着这小丫鬟的话,纷纷暗自打量司马悦,司马悦一见众人居然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了,心下愤恨,暗中狠狠地回瞪了红梅了一眼,这坏事儿的丫头!马上又恢复弱不禁风的模样,

    “这位姑娘你怎么能这样误会我,我只是见郡主发怒,想着赏花宴马上开始,想要劝慰郡主莫要惹怒柳小姐,耽误赏花宴。我……我虽只是小小将军家的女儿,却也是正儿八经的小姐,你……你怎能如此、如此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