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养成篇pickpick小哥哥(32)(第2/2页)
一个女人的婚礼,声势浩大,仿佛昭告天下,包括刚刚为他生下女儿的他……

    季君一想去找他,质问他,挽留他……然后呢?

    季君一看到那不算高清的电视画面里,那个美丽的新娘温柔的笑意,那么美好,她凭什么去打扰?就算去了又能怎样?他已经结婚了,就说明他已经做好选择放弃他们的爱情了……或许那只是,她一个人的爱情。

    自从那天之后,季君一就仿佛失忆一般,在没有提过那个人,心意的把心思放在女儿身上,她不再等待孩子的爸爸回来给她取名,她自己让她随了她的姓氏,她叫她“季情”。

    季情季情,是祭情,祭奠她死去的爱情,是忌情,警告她的女儿不要走她母亲的老路……爱情是毒药,真的没有错!

    从此季君一就仿佛变了一个人,她在事业正红的时候毅然隐退,隐退前更是高调宣布她未婚生女,此生唯一的挚宝,叫季情,她一个人的女儿,一个人的!无数的媒体镜头前她强调。

    李倩说,那天的她就像是个战士,用他分手一样的方式,在无数媒体的见证下,决绝的切断与过往的一切。不知是为了报复那人,还是警醒自己,总之心痛的大概只有她一个。

    后来她们再没见过那个人,也没听过他的消息,就仿佛一切都是一场华丽又心痛的梦,时间久了,那个人是否真的存在过,季君一都有些忘记了。

    锦欢递给李倩一张纸巾,李倩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有些释然道,

    “这么多年了,不想再回想起这些陈年往事,还是这么激动。”难得的大大咧咧的李倩这次似乎有点羞涩。

    “其实不消说你妈妈心中如何,就连我这个当初亲眼见证他们的一切外人,都难以相信,那个对她百般宠爱的男人转身就会只字未留的与他人结婚,若不是君一看到新闻,岂不是要等他一辈子!他怎么……忍心?”

    说着李倩的声音再次哽咽,她抬头复杂的看着华郁哲,

    “当年你父亲就是像他这样看着君一,宠溺的眼神仿佛眼前人便是他的世界!或许他们是不一样的……”李倩顿了顿,

    “只是小情,你应该能力够理解,你妈妈她再也不会相信这样的神情、这样的爱情了!你们爱的越是执着,就让她在当年的梦魇中陷得越深!她……”

    “小情!就当倩姨求你了,别对她那么残忍,她这一生幸福的日子只有五年,后年这半生唯一能支撑她活下去的,就是你啊!若是连你都离她而去,我真怕她……”

    李倩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显然接下来会怎么样在场三人心中都明白。

    华郁哲复杂的看着锦欢,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情情,明天你回家跟季姨说,我们、分手了。”华郁哲眸中深沉看不出情绪。

    锦欢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几乎是他话出口的瞬间,锦欢的眼中就蓄满了晶莹。

    “你、你说什么?”锦欢的声音带着颤抖,浓浓的伤感伴着绝对的不可置信。

    华郁哲心中一痛,忙将人搂进怀里,扶着她的后背,解释道,

    “别瞎想!我是说,我们可以假装分手,先安抚好季姨的情绪,解铃还需系铃人,之后我们还要再去查证当年的事情。乖宝,我怎么舍得你为难!可我放不掉你,只能先欺骗季姨了。”

    听到男人的解释,锦欢才安定下来,安静的呆在男人怀里好半晌,才举起粉拳狠狠地捶打着男人石头一样坚硬的胸膛,打着转儿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你这混蛋!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呜呜,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跟我分手,你不要我了!呜呜~”

    这是华郁哲第二次见锦欢哭,上一次还是他抑郁症发作那次,这次这丫头却是比上次更崩溃的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骂着他,最后变成委屈的呜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