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种田篇:猎户娘子致富忙(6)(第1/2页)
    “这、这……悦悦呀,大夫真的说他以后不能恢复了?”

    姜老爹还有些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遍。

    “呜呜呜?,是呀爹爹,你说这可怎么办呀?”

    锦欢配合着点点头,呜呜的把脸埋进自己脏兮兮的袖子里,一副哭得伤心的模样。蒋云尽管知道这小丫头在说谎,却也不想看着她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忙把人搂紧自己怀里拍哄着,不敢让小姑娘的话露馅儿,只能哄着说,

    “莫怕莫怕,相公就是不能打猎了,也还能做些其他的活计,总不会让你饿着。”

    然而蒋云这番话可半点儿没有安慰道姜老爹,能干的姑爷废了,自己的银子拿不到不说,说不准日后还要巴上他们家,这种吃亏的买卖他可不能干!反正以后也捞不到好处,他得趁着赶紧跟两人撇清关系,可不能叫他们拖累自己的儿子!

    “悦悦,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如今已经成家了,这婆家的事儿爹爹可是帮不上忙!你弟弟更是刚成亲,自己的媳妇儿都养不活,你可不能去拖累他啊!”

    姜老爹满脸警告的看着被自己震慑住的女儿女婿,继续开口道,

    “悦悦,你如今也是蒋家的娘子了,日后咱们还是不要往来了,今日就当我没来过。”

    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走,锦欢哪能让他说走就走,忙睁开蒋云紧紧地怀抱,跑过去一把拉住姜老爹的袖子,哭的梨花带雨道,

    “爹爹!爹爹,你这是要跟女儿断绝父女关系吗?您是女儿的爹爹,姜家是女儿的娘家,如何不再来往呢!”

    锦欢的话一下子提醒了姜老爹,确实,若是日后这两人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家,光是这层血缘关系他也不好放任不管,到时候指不定要被村子里的人戳脊梁骨的!除非……

    “哼!悦悦,不要怪爹爹狠心,爹爹总要为你弟弟着想,可不能放任你们这般纠缠拖累于他,如今也只有委屈你跟爹爹去里正那里立下文书,解除父女关系了。”

    说着一个用力将衣袖从女儿的手里扯了出来,看着姜悦曼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也有几分犹豫,毕竟这孩子小时候长得水灵讨喜,他还是疼了几年的。

    只是这女儿怎么也比不过儿子,后来儿子出生后,他对这个早晚要出嫁的女儿也就不怎么上心了。但一想到自己刚成亲的儿子,心中就有了决断。一把拉起锦欢的手腕就往外扯,

    “走!跟我去找里正。”

    锦欢被他拉了个踉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却也没反抗,这本就是锦欢的目的,找点跟这个吸血鬼似的爹娘扯清关系,她之后带着蒋云过日子也不怕总有人惦记。毕竟这关系是姜家亲自断的,到时候可别来说她绝情。

    锦欢回头给一脸怒容,急急要跟来的蒋云一个眼色,蒋云一愣便看着自家的小娘子被自己的岳丈拉扯着走远了。蒋云还是不放心,拄着棍子跟在两人后面往里正家里走去。

    蒋云家里在村子的边上,里正却是在村子中心位置,这一路过去,再加上父女俩的拉拉扯扯,吸引了不少村民跟着两人看热闹。

    姜老爹要面子不想被人看笑话,却一想光有文书不成,他也该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事儿,要不到时候没人知道还不是更让人看笑话!

    想明白后,姜老爹也不掩饰,遇到不怕事儿的问他,他就高声答道说是要跟自己的女儿断绝关系,人家问他为啥,他也编不出个像样的借口,总不好说是怕被自己的女儿拖累吧!

    他这支支吾吾的,再看被他拽着的姜悦曼那张俊俏的小脸挂满泪痕的小模样,这些村民虽然不清楚事情的原委,心中的天平也难免的偏向了弱者。

    再者,几个月前,老姜家把自己女儿十两银子卖给那丑猎户做媳妇儿的事儿,他们可都知道呢!这背后不知道多少人瞧不上姜家这做派。

    他们就是再穷,也舍不得自家娇气的女儿嫁给那么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啊!再看看猎户家那破败的小房,谁嫁过去不是受苦啊!这姜老爹还真是心狠!

    姜老爹可不知道自己如今在村子里已经被定义成这个模样,这下可才是面子里子都没有了。这时候他已经带着锦欢到了里正家里,说清楚了情况,里正有心调解,但姜老爹不顾姜家女儿的哭泣,油盐不进的模样也是让里正有些厌烦。

    里正转头想问问哭泣不止的姜悦曼的意思,姜老爹怕姜悦曼坏了他的事儿,忙道,

    “我是他爹!我要与她断绝关系还得要她做女儿的同意吗?里正大人还是赶紧帮我写下文书吧,我还要赶回家里,婆娘还等着呢!”

    说完又瞪了锦欢一眼,示意她老实一点儿。

    那里正倒是个一身正气的中年男子,听到姜老爹毫不客气的语气,拧了拧浓黑的眉毛,再次提醒道,

    “这文书一下,你二人就再无关系了,日后你便是反悔也找不回女儿了。你可考虑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