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篇:冷艳少帅的神秘夫(8)(第1/2页)
    想着就闭上了眼睛,均匀的呼吸,让人摸不清她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锦欢不知道的是,在她闭上眼睛之后,在她的斜上方的床铺上,一双漆黑的眼眸瞬间睁开,淡漠的眸子清晰地映着锦欢安然入睡的模样,哪有一丝睡意。

    齐祁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她恬静的脸庞,似乎她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眸阖上之后,整个人锐利的气势也跟着收敛了起来,此时的她仿佛是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安静无害。

    她的睡姿并不规矩,随意地倚躺在被子上,双腿交叠,还有半截小腿搭在床沿上悬在半空,双手交握着放在小腹,这点倒是有点儿女儿家的模样。

    她并没有脱下那双被擦得铮亮的军靴,连军装外套也没有脱下,仿佛是随时都要起身冲锋陷阵一样!

    齐祁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还是从锦欢见他以来,第一次露出表情,可惜闭上眼睛的锦欢并没有看到。

    齐祁觉得这样睡肯定不会舒服。可她并没露出一丝难受的表情,甚至已经安稳的入睡了,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睡觉方式,这让齐祁第一次注意到一个人的身份。

    他想起来,他们称呼她为“少帅”。虽然他对除了墓里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趣,却还是知道一些常识的,这些少帅、大帅的,他也听过一些,也见过一些。

    不过那些人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漂亮的!

    他从不在乎别人长什么模样,却是第一眼见她,就觉得好看!也有很多人说他的容貌很英俊,但他却感觉不出来,他跟别人有什么区别?

    不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一张嘴巴?容貌对于他两说,不过是区分人与人的标志罢了!

    这还是第一次,他觉得一个人,好看。

    这种感觉很奇怪,第一眼见到她,她从长长的车厢另一端走来,身形渐渐展露在自己面前。

    然后莫名的与自己对视,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的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要比其他人停留的久一点,这个认知,莫名的让他觉得激动。

    也正是这一秒钟的对视,让他看清了她的五官,没什么特别的,可他却觉得舒服,甚至想一直这样看着,但他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礼貌的,尤其对一个女性而言。

    所以他还是克制的收敛了。但之后,他还是总不由自主的吧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

    他看着她随时戒备的睡姿,他想,她这个少帅做的一定不轻松吧……

    莫名他竟然有一种想替她分担的冲动,可他并不懂带兵,也不会打仗,甚至他们还不认识,还没有说过话!

    突然,齐祁觉得有些挫败,连直勾勾望着锦欢的目光也收回了,转而仰躺在床铺上,望着近在咫尺的车厢顶,狭小的空间让他胸中更觉得郁气瘀滞,有些烦闷。

    第二天一大早,锦欢就被一阵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吵醒。

    锦欢夹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睁开眼朝着声源的方向望去,原来是齐家那位小少爷齐修,一大早拿着一个不知名的小玩意儿在那里跟齐家主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只是,哪怕他清朗的少年音很悦耳,这时候在锦欢眼里也成了扰人清梦的噪音。

    齐祁一睁眼就看来下面同样被吵醒的小人儿红唇微嘟,面带不满的模样,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生动的表情。

    昨天尽管她不是自己这样没有表情的人,甚至每个表情都十分完美,可他还是觉得那样的她仿佛带着一个精美的面具,将她与众人隔绝开来,包括自己。

    那样的她,美则美,却让他有些莫名的不愉,潜意识里,她不应该这样疏远他,他应该是不同的……可是为什么呢?他也想不明白。

    彻底没了睡意的锦欢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冽,下意识的朝着车厢门口扫了一眼,果然,门口的椅子上空荡荡的。想必,这位少爷就是趁着小柒不在溜进来的吧。

    锦欢不耐烦的往他那边看了一眼,齐修手中正在摆弄着一个木制的小东西,锦欢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鲁班锁。

    看着傻白甜男主兴致勃勃的模样,锦欢心中冷嗤一声。这才想起来,原剧情提到过,齐老爷子虽然不让齐修接触地底下的东西,却还是允许他学一些机械关巧类的东西。

    到底是主角嘛!怎么能什么本事都没有,不过这个主角却只是个半崩坏世界的主角,他自以为无敌的机关设计在内行人看来不过是一些糊弄人的摆设。

    真正墓里的机关要比他那些小玩意庞大复杂的多!而他的技巧也不是拯救众人的,反而因为他的胡闹,总想着研究墓里的机关。

    上一世自从他们一行人进入墓穴,就一路触发机关,一些明明已经躲过的机关,也因为他的好奇心再次触发。

    无数不必要的牺牲奠定了他最后众叛亲离的结局。就连疼爱他的爷爷,也是为了保住他身受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