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篇:冷艳少帅的神秘夫(22)(第1/2页)
    “哎!别……绳子!”

    锦欢来不及想太多,立刻就大喊出声,这里距离崖顶不过五十米,即便是在山洞里,声音应该也能轻易地传出去。

    只是,没想到她刚一出声,一直静默的齐祁突然死死的抓住她,

    “别……”

    可惜来不及了,声音一出口,洞壁上那些金属片就像是受到触动一般,一下子颤动起来,发出嗡鸣的声音。

    “唔……”

    锦欢只觉得大脑像是被针刺了一般,头疼欲裂,曾经受过大大小小无数的伤,也没有让她像这样疼过,当即就忍受不住的闷哼一声,软软的朝着一旁倒去。

    “长欢!”

    锦欢只觉得那翁鸣声更大了,脑子也仿佛要炸开似的,让她忍不住一边倒去,一边死死的抱住头,手指穿插进发里,狠狠地揪住头皮,仿佛这样就能减轻疼痛似的。

    这山洞极窄,仅容一人通过,她这一倒,正是直直的往洞壁上那些利刃上冲去,原本锦欢的身手想要躲过不是问题,只是这会儿她头疼不已,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何等险境。就在她的额头即将撞上去的时候,锦欢突然觉得腰间被一条有力的手臂用力一揽,她向前冲的身体立刻被转了个方向,顺着墓道直直的倒了下去。

    砰的一声,锦欢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重点是她身上还死死的压着一个成年男人的身躯,接着惯性,就像是一座大山,背后是硬邦邦的岩石地面,她甚至觉得自己要被夹扁了……

    嗡鸣声渐渐减弱了,锦欢觉得头疼似乎缓解了一些,但脑子依旧混浆浆的,来不及思考就想出声让身上的男人赶紧起开,

    “喂,你……”

    “嘘!”

    只是她刚一开口,就被男人一把捂住了嘴,温暖干燥的大手紧紧贴着她柔嫩的唇瓣,美好的触感让身上的男人有一瞬间的宕机。黑暗中,齐祁的耳根红了红,只是依旧没有移开手掌。

    刺耳的嗡鸣声似乎正在渐渐的远去,锦欢的脑袋也终于恢复了清明。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形,锦欢也终于明白了这些金属片的真实作用——共鸣。

    进入山洞的人,一旦发出声音,声波就会被这些金属片不断的反弹、放大,失去了原有的声音,而是变成了刚刚听到的那些可以让人瞬间刺激大脑,让神经麻痹的嗡鸣声。

    无法控制身体的“猎物”尽管残留了意识,也只能任由自己倒向周围渴望饮血的利刃!

    难怪这山洞修的这样狭小!难怪整条山洞的洞壁上都嵌入了这种金属片,狡猾的先人们从不会做无用功!

    想必是因为这洞里不少的金属片年久失修,已经缺损了不少,所有一开始他们小声的对话的时候,并没有触发,而后直到锦欢看到外面的绳子不见了,下意识的大声才让他们着了道!

    锦欢一时间有些羞愧,自己之前还自信满满的觉得以自己的谨慎小心一定不会轻易出问题,没想到这才刚刚找到入口,就着了道,还差点儿害了身边的人……

    不过两人现在的姿势实在是有些不妥。锦欢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这家伙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有行动力,不过想必已是强弩之末,所以才选择让两人叠罗汉似的,躺在这条窄窄的墓道上。

    这样无疑是最保险的方法,不管人怎么晕也不会再被那些刀刃伤到了。只是,这样的姿势在人清醒之后就着实有些尴尬了……

    锦欢跟身上的男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最后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伸出舌尖,舔了舔男人的掌心。

    舔完之后还颇为无辜的朝着男人眨了眨眼睛,清澈仿佛初生的小猫一样湿漉漉的眼睛,让被调戏的齐祁觉得好像自己才是罪大恶极的那一个!

    这样暧昧的行为,让男人一下子抽回手掌,可掌心微微潮湿的痕迹依旧在提醒着他,两人刚刚有多么亲密!

    等到余声彻底消失了,齐祁才起身,将一直罩在他身下的女人一并拉了起来。没有了绳子,又不能出声,两人算是彻底的困在这里了。

    两人四处查看着,因为没有带足够的火种,只有齐祁那一支火折子,,两人都不敢往深处探,只能在洞口不停地转悠,企图找到脱困的办法。

    “唉……”

    锦欢有些疲累的坐到地上,黑色皮裤包裹着的两条笔直纤细的长腿,一条盘着,一条屈曲着支着下巴。或许是找到爱人的缘故,这个时候,她竟然也一点儿不觉得慌张。

    她心里没什么头绪,干脆就坐下来看着男人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转来转去,哪怕这里漆黑狭窄,这个身姿挺拔的男人也丝毫不见落魄,仿佛对这种困局司空见惯一般。

    锦欢想到之前打探到的关于这个人寥寥无几的描述。

    沉闷无话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一语中的,地底下的本事百年来无人出其右,受恩于齐家,后虽救齐家人数次,仍怀恩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