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斗破苍穹开始无敌诸天 > 第十六章 萧炎到底做了什么?
    不多时,那两名通报的弟子走了出来,同时一起来的,还有许久未曾谋面的纳兰嫣然。

    她身着月袍裙袍,眼眸微动,微风拂来衣袍紧贴着娇躯,露出其那完美的曲线身材,美丽脸颊上夹杂着些许异样。

    “师傅!”

    莫名的,纳兰嫣然看见叶殊,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叶殊惊讶的看着她,轻声笑道“嫣然姑娘,师傅一词可不是乱叫的,我和你之间貌似只有一面之缘吧?”

    “师傅,别说这么多了,快跟我进去吧。”

    纳兰嫣然话语急促,伸手就要拉着叶殊朝内殿走去。

    可他们还没走出两步,一道冰冷的声音瞬间从高空传来“嫣然!”

    叶殊抬头望去,顿见一女子从空飞来,白衣白裙,漆黑如墨的三千青丝如瀑布般的披散而下,垂至那纤腰间,那张绝色容颜,犹如山本不问俗事的花仙,充斥动人的空灵之色。

    双眸流转,眼中拥有的,仅仅只是那种沁入骨髓的轻风云淡,并没有半点的争强好胜。这等女人,唯有四字,方可形容风华绝代。

    “师尊,您怎么亲自来了,我”

    看到来人纳兰嫣然顿时有些紧张,连松开叶殊手后,便恭敬的站在那迎接。

    周旁的云岚宗弟子,更是个个半跪在地上,十分严谨。

    “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罚你在后崖面壁思过吗?”

    “我对不起师尊。”

    纳兰嫣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看了眼叶殊,眸宇之间带着点点祈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殊看着眼前怪异的一幕,不禁思考起其中缘由,纳兰嫣然无缘无故和萧炎一样叫自己师傅,而且她好像犯了什么错般被云韵责罚,还有就是,为什么总感觉纳兰嫣然有求于自己呢?

    怀揣着丝丝困惑,叶殊不禁对着云韵问道“请问,我的两个徒儿呢,他们在哪?为何都没看见他们?”

    “萧炎和药尘就是你的徒弟?”云韵柳眉微翘,侧目看了看其身旁的小医仙后,突然寒声愕然道“果然,你们师徒都是一丘之貉,令人不齿。”

    “瓦特?我令你不齿了?”

    叶殊盯着云韵,百思不得其解,萧炎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何会引起这云韵如此大的反应?还是说,为了之前退婚一事而产生的芥蒂?

    可当初萧炎处理的还算得当啊,怎么就引起了这么大的误会。

    “咳咳,云宗主,说话还是客气点好,就算我那两个徒儿惹到贵宗,但也不至于连我也诟病吧。”

    叶殊挥了挥衣袖,定眼看向冷淡无比的云韵,继续说道“听说我的徒儿在你们云岚宗,还请让他们出来见上一面,不难”

    “不然怎样?”

    云韵毫不示弱,手中长剑瞬间爆发出夺目青芒,四周其他弟子更是大喝一声,纷纷拔剑相对。

    见状,叶殊不由眉头微皱“云宗主这要是对我动手?本座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欺人太甚的好。”

    “欺人太甚?”云韵冷哼一声“到底是谁欺人太甚,那萧炎来我云岚宗,本宗主好吃好喝招待他,却不曾想那畜生居然干出人神共愤之事,你个为人师表者,居然还说我云岚宗欺人太甚?”

    说罢,云韵后背伸展出一双五彩斑然的斗气翅膀,整个人缓缓升空,剑指叶殊。

    “人神共愤之事?萧炎做的?”

    叶殊有些纳闷,他实在想不到萧炎到底做了什么,竟会惹得云韵如此大怒。

    这时,小医仙凑到了他的耳畔,小声说道“那个你们之间的恩怨就别带上我了吧,你将我送会青山镇可好?”

    “嗯?这就走了?我还没给你介绍我徒弟呢。”

    “啊这就不用了吧。”

    感受到叶殊的执着,小医仙顿时惆怅起来,眼下这种状况,她大概猜到了那什么萧炎和药尘的为人了,又怎么想认识呢。

    “这位姑娘,我劝你快快来我身边,他们师徒都是披着羊皮的恶狼,莫要吃了亏才后悔。”

    云韵一言,顿时让小医仙有些意动,她本就对叶殊有所怀疑,这下子便更加认定叶殊对自己图谋不轨了。

    于是,她想都没想,就朝云韵跑去,怯生生的躲在了云岚宗众多弟子身后,偷偷观察。

    叶殊没事阻止小医仙的举动,而是抬头问道“能否告送我,萧炎到底做了何事吗?”

    “你,无耻!”

    云韵不仅没有回答,反而怒目看向叶殊,随即高举着剑,猛的朝其俯冲而去。

    强大斗气汇聚于云韵的长剑长剑之上,爆发出刺目的青光,随即恍惚间,叶殊的头顶便出现了无数青光剑影,显然是使用了某种斗技。

    很无奈,对方处于愤怒状态之中,叶殊叶问不出个所以然,实在无语的很。

    平白无故的被人冤枉,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

    “既然云宗主不愿相告,那本座只好亲自让萧炎他们出来对峙了。”

    叹了口气,叶殊微微抬手用力一握,刹那间,以云岚宗为中心万里之内的空气瞬间紧缩,尽数汇聚于他的上空,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透明波纹。

    云韵携带着数百道青光剑影袭来,气势恢宏,却连那看似薄弱的空气波纹都奈何不了。两者相撞一处,硬是惊不起半点波澜。

    “这是什么斗技?”

    云韵一声惊呼,随即有展开其他攻击斗技,不断朝空气波纹轰击而去。

    叶殊看着不辞辛劳的云韵,出口说道“别白费功夫了,这空气墙坚不可摧,就算斗帝前来,也是徒劳。”

    “哼,大言不惭!”

    云韵没有理他,只是一个劲的变幻斗技,持续攻击着空气墙。

    “唉!造的什么孽啊。”

    无奈摇了摇头,叶殊两只眼睛爆发出湛蓝色的光芒扫向云岚宗内部,当其看到一处昏暗无比的铁牢后,不禁喃喃说道“不孝徒儿,还不快快出来。”

    言语即出,被困押在云岚宗地牢内的药尘和萧炎顿时感受到了什么,齐齐朝前看了一眼,随即便突然瞬移到广场之上。

    两人浑身带伤,萧炎更是皮开肉绽,整个人极其虚落。

    “师师傅!”

    萧炎和药尘给叶殊行了一礼,但伤势颇重的他们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几欲瘫倒在地。

    “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何落得如此地步,说好的去中洲报仇呢?”

    叶殊言语微寒,使得药尘和萧炎浑身具震。

    接着,萧炎噗通一声跪在叶殊跟前,虚落道“还请师傅救救彩鳞,都是我的错,与她无关。”

    “嗯?彩鳞?塔戈尔沙漠蛇人族的美杜莎女王?”

    “对,是她,还请师傅救其一命,鳞儿不知被那云岚宗宗主关到哪了,生死未卜,我”

    “等等!”

    叶殊打断了萧炎,揉着略微发疼的脑袋,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