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斗破苍穹开始无敌诸天 > 第三十章 一指冰封陨落心炎
    广阔的岩浆世界上空,陨落心炎灵识所化的庞大灵蛇不断在高空腾跃,毫无规则的胡乱撞击,与岩浆海内不断翻腾,发出的声声嘶吼,仿佛十分愤怒一般。

    “那是”

    眼尖的药尘忽然看到异火灵蛇头顶有个黑影,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细细观察。

    “竟然是你!”

    突然间,药尘大吼一声,脚下猛的踏地,整个人便朝异火灵蛇方向飞扑而去,脸上露出的狰狞怒容,看得人心颤。

    “该有的报应终究会来的,韩枫,算你倒霉。”

    叶殊站立虚空,静静打量着正在异火灵蛇头顶努力的韩枫,之前他便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可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想直接蚕食着岩浆世界内的陨落心炎,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药尘已经飞到了异火灵蛇旁边,而其头顶的韩枫,亦也察觉到了他的到来。

    “药尘,怎么可能?你”

    正趴在灵蛇头顶的韩枫看到暴怒而来的白发男人,不由惊得大呼,他万万没想药尘会出现在这,明明对方已经死了啊。

    “不可能,绝不可能,当时是我亲自动的手,你怎么可能活着出现在这?”

    韩枫眼下顾不上蚕食陨落心炎了,呆呆的看着药尘的眼眸中充满惊恐。

    “逆徒,你欺师灭祖,罪无可恕,今日我就要清理门户。”

    药尘没有多说什么,但其脸上极度的怒意,却比任何话语都清晰。

    森白的骨灵冷火从药尘体表疯狂四溢,忽大呼小的焰火更是将周围暴热的温度骤然一降。

    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陨落心炎亦在此刻猛的腾起,窜上高空后便对着药尘喷出一道炽热的无色之焰,显然陨落心炎也将他看成巨大的威胁。

    不得已,药尘只好朝旁躲避,随后再次朝前飞掠,誓要灭杀韩枫。

    见状,韩枫眼眸顿时合闭,力运转焚诀,加速蚕食着陨落心炎。

    韩枫很聪明,在看到陨落心炎攻击药尘的时候,他便感觉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由陨落心炎拖住药尘,双方僵持下,他就能安心吞噬异火了。

    而一旦将陨落心炎收服化为己用,韩枫有自信,绝对能碾压现在的药尘,因为他没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斗尊的气息,有的只是斗皇境界的斗气波动而已。

    如此说来,自己这个曾经的师傅已然不是自己的对手了,若不是为了收服陨落心炎,韩枫甚至觉得以自己九星斗皇的实力,绝对能秒杀药尘。

    “又想杀我徒弟?你的胆子可真大呀!”

    突然,一道莫明的声音响彻在韩枫脑海,他四下张望不断,却没发现什么高人存在,只有一个样貌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静立于空。

    “踏空而行?还是借助了其他飞行工具?”

    盯着叶殊,韩枫心中揣测不断,但细想之后,他便觉得眼前这小子肯定借助工具了,不然单凭这个年纪,怎么可能位列斗宗?

    而一个不是斗宗的敌人,身为九星斗皇的韩枫又怎会惧怕?

    “哈哈,徒弟?药尘,没想到你竟堕落到这等地步了,认一个毛头小子当师傅?你还是那个傲视大陆的炼药宗师吗?”

    蚕食着陨落心炎,韩枫还不望对着药尘嘲讽几句,脸上亦是显露出别样讥意。

    “孽畜,别以为我耐你不何,今日我就杀了你这个畜生。”

    药尘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只见其身上的森白火焰猛的高涨,随即一道恐怖的气息自药尘体内倾泻而出。

    单单气息的爆发,韩枫的心脏便猛的跳动起来,此刻,他趴在陨落心炎头顶竟感受到了凛冬的寒彻,那股股由心底甚至灵魂冒出的寒意让他体表异常冰冷,甚至结出丝丝霜白覆盖于身。

    “这怎么可能!我好冷!”

    韩枫催动的焚诀猛的一颤,浑身无尽的寒冷让他体内的斗气变得断断续续,流转不顺。

    难以置信的看着药尘,韩枫打着哆嗦的身体亦是渐渐显露冰渣,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仿佛就连其下的陨落心炎也变得不那么燥热。

    这时,一道虚影自药尘体内窜出,夹杂着滔天威压直接飞到了陨落心炎头顶,而感受到强大威胁的蛇灵,亦想迅速飞离原地,但它才刚刚扭动身躯,药尘便是一指点在了它的躯体之上。

    瞬时之间,一副让人震惊的画面瞬间浮现,就连叶殊看到,亦是觉得哑然,他没想到药尘竟已将灵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炼到这等地步,实在令其意想不到。

    眼前,庞大无比的蛇灵僵在了滚烫的熔岩海面上,半个身子浮现于空,却散发着满是透骨的白色寒气。

    药尘点在蛇身的指间,一层薄薄的焰纹冰层逐渐满眼而开,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将整个陨落心炎给冻住了。

    使得,排名异火榜十死为的陨落心炎,竟然被药尘一指冰封。

    那可是异火,天地间最为狂暴的火焰,其携带的威力足以焚山煮海。

    但此刻,它却被只要斗皇修为的药尘一指冰封,这种场面,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紫研扑闪着金色的斗气翅膀来到叶殊身旁,愣愣的看着前方诡异的画面,喃喃自语道“我不是在做梦吗?那灵蛇可是陨落心炎所化啊,怎么可能”

    实在是这幅场景太过吓人,紫研即便亲眼所见,也把控不住内心的震惊。

    “这没什么,药尘徒儿还没使出力呢,不然这整个熔岩世界,都将不服存在。”叶殊撇过头,略带坏笑的看向紫研“怎的,这就被震撼到了?如果你当了我徒弟,也是可以做到的哟。”

    “不,我才不想当你徒弟,哼!”

    紫研看了眼心怀不轨的叶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便继续朝前观察而去。

    冰封了陨落心炎,药尘的状态看上去也不是很好,此刻他乃灵魂状态,脸上却清晰显露出苍白之色,很不对劲。

    但这一切,在此刻都变得不那么重要,只见药尘抬头看向被一同冰封住的韩枫,缓缓朝上飞去。

    “不不要,不要杀我,师傅,我错了,我还不想死啊!”

    韩枫看着药尘冰冷的眸子,心中已然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但他还不想死,于是便在那不断求饶,意图得到曾经师傅的原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