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斗破苍穹开始无敌诸天 > 第三十一章 灭魂针
    “我真的不是有意暗杀你的师傅,都是魂殿慕骨老人的挑拨,我才会犯下如此大错,求求您别杀我”

    韩枫眼角含泪,说的自己有多委屈一般,在那不断抽泣。

    “受人蛊惑挑拨?你就能杀我?呵呵,韩枫,你是否记得自己的身份?你可是我的弟子啊,曾经何时,为师原以为我和你情同父子,却没料到”

    想着当初韩枫袭杀自己,药尘眸中的寒意便愈发的深沉,这么些年,他早就想明白了,此子之大,简直堪比登天。

    当初觊觎自己的焚诀和骨灵冷火,做出杀师灭祖的行为,药尘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种被人背叛的感觉,他不想再遭受一次。

    想到这,药尘掌心凝起一抹浑浊的光芒,随即化作一根透明细针,迷离不清很是神秘。

    “您真的想要杀我吗师傅?我可是您唯一的徒弟啊。”

    韩枫还在做着挣扎,泪水更是自他眼眶不断滑落,仿佛已经忏悔了般。

    没有任何回答,药尘缓缓抬起掌心的灵魂秘技,叹息一声道“这是我从天魂鬼帝篇内领悟的攻击秘法,灭魂针!你能死在这门斗技上,也算得上是荣幸了。”

    正当药尘娓娓而道的时候,抽泣的韩枫突然抬起了头,浑身蓝焰大盛下亦对药尘吼道“老东西,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你无情那也就别怪我无义了。”

    说着,韩枫浑身蓝焰汹涌,斗气翻腾,抬手间便对着药尘力打出一掌。

    刹那间,整个岩浆世界冒出蓝焰巨浪,层层浪焰声势浩荡,转而在空中化作硕大狼头,并在韩枫的力催动下迎风暴涨,冲到药尘面前的时候已然涨大至十多丈。

    “小心啊!”紫研看着如此卑鄙的韩枫,不禁出声提示,随后还扯了扯叶殊胳膊“他是你徒弟,你不去帮忙吗?”

    “无妨,我天道门的弟子,岂是像你想象中的那般弱小。”

    叶殊淡定的看着前方,只见药尘动手一挥,那枚浑浊细针便如有了生命般朝韩枫破空射去,化出一道淡淡的气痕。

    面对冒着蓝焰的巨大狼头,药尘射出一针后便站那不动,静静看着韩枫的攻击迎面扑来。

    “死吧,去死吧,你就不该活到现在,不该出现在我面前!”

    韩枫狂声大吼,力调动斗气涌入巨型狼头内,欲一举覆灭对方。

    气势汹涌的巨型狼头,和一枚微不足道的灭魂针,两者相距不远,不多时便相撞在了一处。

    然而,双方绝招触碰的瞬间,韩枫心中便感不妙,因为眼前场景并未出现他所想象的画面,没有什么斗气四溢能量风暴,也没有山崩地裂,甚至他们的对招碰撞,连一丝波澜都未惊起,平静的让人后怕。

    只见细微的灭魂针在碰到狼头的瞬间变得虚无,仿佛不存在般,亦如根本没有出现过,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但下一秒,韩枫却不可思议的摸了摸微疼的额头,旋即整个人气息一顿,眼中再无半点生机,直挺挺的从灵蛇头顶滚落,坠入无尽岩浆大海。

    虽然韩枫已死,但他打出的蓝焰狼头却未消散,透过灭魂针后,亦是朝着药尘冲击而去。

    “魂,隐!”

    突然,药尘口出两字,随即整个魂魄变得透明起来,而那巨型狼肉也是诡异的穿过了他的灵魂,直朝后方的岩壁撞去。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夹杂着破碎的岩石充斥在数百米内的空间范围之位,密集强大的冲击波,更是形成剧烈风暴,将地底岩浆惊起大片炎浪,不断朝四周汹涌扑去。

    拍灭冲击而来的炎浪,叶殊直朝陨落心炎飞去,然而他刚刚来到,那灵蛇便猛的朝岩浆海内窜去,似乎才刚破除冰封,这会儿的动作亦是有些僵硬。

    药尘的一指冰封,是完来自于灵魂内的力量,而这条灵蛇亦相当于陨落心炎的灵魂,这才会被药尘死死克制。

    “想逃?”

    叶殊看着夺命狂窜的庞大灵蛇,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随手便朝前挥去。

    刹那间,叶殊的手臂竟在瞬间无限放大延伸,直入岩浆海数千米深后,一把就将那条灵蛇给捞了上来。

    “嘶!”

    庞大的灵蛇不断挣扎,激荡出道道滔天热量,使得四周岩壁都有消融的迹象。

    但奈何,它面对的是叶殊,无论如何挣扎反抗,却是毫无作为,反而随着叶殊手臂的缩小,它也被迫无限缩小。

    直至叶殊手臂恢复如常,庞大的陨落心炎灵蛇便成了他掌心内的一条小蛇,手指般大小,十分袖珍。

    “这就是那条异火灵蛇?”

    紫研来到叶殊身旁,好奇的看着他掌心的小红色,哑然不已。

    她没想到,恐怖得让大长老忌惮非常的异火,到了这两师徒手中,却变得不堪一击。

    先是被徒弟一指冰封,不得动弹,随后想逃,又被师傅驱掌而降,这等操作,简直逆天了好吗?

    紫研看了看那条通体红透的灵蛇,又将目光转向叶殊,眼眸之中满是复杂之色。

    “师傅!谢谢你。”

    药尘灵魂回体,飞至叶殊身旁,恭敬的朝他行了一礼。

    报了血仇的他,直感觉浑身通透,舒畅无比,这么些年来他从未感觉到过如此轻松,自如。

    “仇是你自己报的,无需谢我。”叶殊摆摆手,继续说道“好好修炼吧,将来还有更强大的敌人等着你,魂族可不是那么好惹的,那个慕骨老人”

    话未说完,叶殊便突然转头,双目穿透虚空看向外面,眼眉微皱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药尘,随我出去看看吧!”

    “师父,塔外有谁来了吗?”

    药尘有些不解,但从师傅的话语中他也听出了一二。

    突然,一道人影从塔底门外直窜入内,药尘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样貌,便听身旁紫研怪叫一声道“苏伯伯,您这是怎么了?”

    来人正是苏千,只是他现在的模样略显狼狈,浑身上下衣衫褴褛不说,嘴角更是印有一丝血痕。

    苏千看了看紫研,没有回答,反而将视线投向叶殊和药尘,神色古怪。

    良久,他才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对不起了叶兄,是我没有保护好”

    “别说了,外面的事情我都清楚。”伸了伸手,叶殊直接打断了苏千的话语“这件事怪不得你们,而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殊眸中涌动丝丝蓝光,冷声而道“敢动我天道门的人,看样子,是真的活腻了啊!”

    话罢,叶殊的身影化作了点点光辉溃散,直接消失在这岩浆世界之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