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斗破苍穹开始无敌诸天 > 第二章 药草屋突发状况
    “别担心,你留在这照顾好小白,一切有我!”

    叶殊拍了拍阿宣的肩膀,目光平淡的看着已经进村的数十人等,他们个个身披铠甲横跨长刀,捕蛇村的百姓看到亦被吓得瑟瑟发抖,都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般。

    身形微晃,叶殊便来到了捕蛇村内,而此刻,那些士兵也冲了进来,站在围墙门口位列两排,手中火把将黑夜照的通亮。

    “唳”“唳”

    随着士兵列好队,一只怪异的鹤不断嘶吼高啼的从中走来,三颗头顶红羽的脑袋昂扬不已,十分傲然,吓得众多村民后退连连,面露惧意。

    这时,村长站了出来,颤颤巍巍道“禀告道长,今年的蛇极其稀少,我们拼尽性命也才”

    “唳!”

    话未说完,三头红顶白鹤的长嘴瞬间齐动,对着村长猛然咆哮大吼,吓得其都忘了闪躲,浑身猛颤。

    “如今天下大乱,妖魔群起,我师傅身为国师苦修道法,为国除害”

    三头红顶鹤的悲伤,一位蒙着面的紫袍道人缓缓说道。

    村长闻言,顿时恭维着“是是,妖怪吃人血肉,为祸四方,多亏国师镇守天下!”

    紫袍道人微微一笑,十分慵懒的点了点额头“但我今夜来”说着,一柄破伞被其猛的抛在地上“这把伞,你们认得是谁的?还有,你们村里是否有一来历不明的白衣女子?”

    其言一出,坐在马匹之上的士兵顿时挥刀对向抱着孩子的村民夫妇,厉声喝道“快说!”

    见没人回他,那士兵更是一刀挑起尚在襁褓的婴儿,顿时,柔弱的婴啼瞬间响彻整个捕蛇村,而那对村民夫妇,则轰然跪地不断向那紫袍道人求情。

    叶殊冷冷看着面前场景,心中顿生寒意,踱步走到村民夫妇跟前将他们扶起,叶殊幽幽言道“身处乱世,命如草莽我能理解,但你们对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动手,是不是太过分了。”

    “滚开,哪来的野小子,再不走我连你一起杀!”

    身披黑甲的魁梧士兵挥了挥刀,挂在其刀尖之上的婴儿亦被狠狠甩了出去。

    “我的孩子”

    眼见婴儿甩飞而出,夫妇村民顿时心急如焚,一个个不要命般朝那甩出去的婴儿猛扑而去,即便这般他们也会受伤,但两人却没有半点犹豫。

    “哼,一群愚民。”

    黑甲士兵冷声一笑,手腕微动间,那柄长刀竟直直朝村民夫妇砍去,看得人触目惊心。

    叶殊眼眸猛的一颤,四周万物顿时定格不动,不管是抛飞的襁褓婴儿、士兵的挥舞的长刀,还是夜间吹拂的威风,都在此刻彻底静止了下来。

    意念微动,叶殊已经抱起停顿在哭泣状态的襁褓婴儿,小心放回村民夫妇手中后,他便冷眸瞪向挥刀士兵。

    屈指微弹间,一股暴雨般的高压气流瞬间形成秘技的空气细针,尽数没入了黑甲士兵体内。

    做完这些,叶殊解开了时空定格,而捕蛇村内的一切也开始恢复如常,半空飘荡的红叶开始继续滑落,所有定格的人也继续着之前的举动。

    “噗!噗!噗!”

    一连串的闷空炸响,那挥动长刀的黑甲士兵顿时从马背暴退而飞,疯狂喷涌的鲜血直是将其脚下的草地染得通红。

    “嗯?发生了什么?”

    望着坠地身亡的黑甲士兵,紫袍道人的慵懒之状瞬间消失,随即眉头也是紧皱而起。

    就在刚才,他的手下竟在其眼皮子底下被人杀了?而且紫袍道人还没发现是谁动的手,甚至一点法力波动都没察觉到,这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

    目光投向站在前方的叶殊,紫袍道人顿时心生疑惑。

    这小子位面镇定的太过分,那些村民看见死了人都被吓得大叫,而他,却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平静的站在那,宛若局外人一般。

    “不行,此子古怪。”

    紫袍道人神情微动,扬手一挥道“来人,我给将捕蛇村村民部杀掉。”

    “是!”

    接到指令,大批黑甲士兵拔出长刀,策马冲向了诸多无辜村民。

    “不,不要杀我们”

    “我说,我说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士兵的冲杀追击,顿时让所有捕蛇村村民亡魂皆冒,一个个跪地求饶,哭嚷不断,宛若人间地狱。

    叶殊摇了摇头,不住感叹“唉!凡人就是凡人,被奴役久了,连基本的血性都丧失了吗?”

    叹了口气,叶殊举目看向冲杀咆哮的黑甲士兵,眼眸微动,一股透明的无形之力瞬间以他为中心砰然爆发,凡是接触到这股透明波动的士兵纷纷栽倒马下,闭目长眠。

    顷刻之间,所有踏入捕蛇村内的黑甲士兵尽数暴毙,没有一个活口,就连他们骑的高头骏马,亦都轰然倒地,毫无生机。

    “怎么可能!”

    紫袍道人看着突发状况顿时面露惊恐,噌的站起环顾四周后,他那不大的眼睛瞬间瞳孔放大,一脸诧异至极的模样就如丢了魂魄一般。

    “你想怎么死?”

    忽的,一道寒透心扉的声音响彻脑海,紫袍道人腿脚一软,直接瘫倒在三头红顶鹤上,满脸死气。

    “多行不义必自毙!”

    叶殊目光冰寒,缓缓抬手间,就要彻底抹除这个紫袍道人。

    然而就在这时,捕蛇村后方的山峰之巅突然传来一道巨响,顿时引起叶殊注目。

    当他回头望去之际,顿见一条巨大的蛇形妖怪显露身形,那散发着蓝色光亮的蛇尾微微颤抖,发出阵阵异响。

    “不要过来,我我跟你拼了!”

    阿宣手持翠绿发簪守在药草屋前,眼见蛇形妖怪即将攻来,他为了避免小白受到殃及竟然不顾凡人之躯朝那巨大蛇怪冲了过去。

    “这个傻子!”

    叶殊眼眉微动,暗道阿宣很不理智,但谅他是为了小白的份上

    当他思虑期间,紫袍道人亦是抓住了时机,驱使着座下三头鹤夺命狂奔,头也不敢回望一下。

    叶殊看了看逃跑的紫袍道人,不由轻言一声“饶你片刻,待时机成熟,便连你带那国师一同收拾了去!”

    嘴角冷哼间,叶殊朝着峰柱之巅的药草屋迈出一步,刹那出现在了阿宣跟前,拦住了他。

    “叶叶大哥,是你啊!”

    看到叶殊,阿宣悬着的心瞬间松懈下来,之前他可有看到叶大哥在村内大发神威,如今对付个蛇妖应该也不成问题吧。

    “你先退下,这里”

    “这里交给你嘛,叶大哥,我知道规矩。”

    叶殊话未说完,阿宣便笑声一言,随即屁颠屁颠的朝药草屋内跑去。

    如此一幕,看得叶殊嘴角抽动不已,阿宣这家伙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搞得叶殊很想暴打他一顿,但眼下还是算了吧。

    “你是何人,从哪冒出来的。”

    巨大蛇妖吐着分叉的蛇杏,两只竖瞳眸子内,升起一丝疑虑,只因对方出现的太突然。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你蛇族内同胞的性命!”

    “威胁我?就凭你?”

    “不,我只是在提醒你,提醒你练的同源功法有问题,还有你的师傅”

    “住嘴,不许污蔑我师尊。”

    蛇妖眼中满是愤怒,他再也不想跟眼前之人多说一句废话。

    接着,蛇妖冲天而起,挥动硕大尾巴便朝叶殊力攻击,强大的劲力带起一阵风暴。

    “靠,你多久没洗澡了!”

    叶殊捂住鼻子闭上眼,心中百般难受,那蛇尾刮来的劲风极其腥臭,熏得他瞬间暴退千米,作呕欲吐,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