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斗破苍穹开始无敌诸天 > 第二十二章 夜轻尘
    红鸳望着那道身影,渐渐走到了玉石大桥的尽头,随即她朝对方喊了一句“请问,哪里有出黄泉的路。”

    没有反应,丁点反应都没有,那道人影犹如机器一般,只顾来回踱步,从大桥的这一段走向另外一段,不说话,也不看红鸳一眼。

    “真是个奇怪的人。”

    红鸳郁闷的说了一句,随即冲天而起,在四周不断打转,可不管往哪个方向,她都看不到出去的路了。

    想着回头去找叶殊,可到了来时的地方,叶殊的身影却也找不到了。

    对此,红鸳不得已又来到了玉石大桥的尽头,对着那个不断来回走动的人影大声问道“喂,你知道出地府的路吗?”

    连番问了好几遍,却终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红鸳不由郁闷的靠在玉石桥的围栏上,低声念叨“还说要当我哥哥,需要你的时候却不见了,你不是我哥,不是。”

    喃喃念了几句,红鸳又在空中飞了起来,试图找到去往人间的路。

    可不管怎么寻找,她都会回到这座玉石大桥的附近,无论从哪个方向飞掠,也都会回来。

    打量着这座庞大的玉石桥,红鸳不由怀疑自己被困在这了,或许如那不断来回踱步的人一般,她这一辈子也许就会一直待在这玉石桥上。

    仰头看着灰白的天空,红鸳不由侧目打量起那个一直来回走动的人影,他好像是个男人,披头散发的看不清容貌,但他的身形步伐,红鸳却越看越觉得眼熟。

    突然,她脑中想到一个人,但很快便自我否决道“不,怎么可能是他,一定不会的。”

    再次摇了摇头,红鸳便不再看那男子,可不知怎的,她的心境越来越焦躁,眼神也总不经意间朝那男人看去,而且每一次看的时间都比上一次长。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夜轻尘虽然杀了我,我也很希望他永坠地狱,但他前世做了那么多好事,不可能会一直待在地府的。”

    红鸳看着那名男子,眼中的迷茫越来越深,最终她还是没忍住,朝着对方慢慢走了过去。

    两人相距数米之遥的时候,蓬头散发的男子突然停下了脚步,似乎在那看着红鸳,但却无法确定。

    “是你吗?”

    红鸳轻声问着,可却依旧没有回应,随即她走到了男子身旁,颤抖着手朝那脏乱的长发拂去。

    可还没撩起一半,红鸳却又停了下来,她甚至不敢看向男人的脸。

    待在原地犹豫了许久过后,她才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将那男子的长发部撩起。

    赫然间,红鸳呆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那张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庞。

    “果然是你!”

    红鸳喃喃自语,随即猛的打出一掌,直将夜轻尘拍飞千米之外。

    “我要杀了你,夜轻尘!”

    红鸳近乎疯狂的大叫道,随即飞身横空,瞬间来到了夜轻尘的上方。

    看着脚下后毫无反抗之力的男人,红鸳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她忘不了当初对方是怎么对自己的,那一刀的疼,更比十八层地狱的煎熬还要痛。

    “两百多年了,两百多年了,没想到我还是找到了你。”

    红鸳对着夜轻尘勾动手指,他的身体便随之缓缓升空,来到了红鸳正前方。

    此刻,夜轻尘的嘴角流有大片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淌,但红鸳看着他的眼神,却满是冰寒。

    随后,红鸳开口说道“这都是你自找的,夜轻尘,当初你杀我,现在,我要部讨回。”

    言罢,红鸳掌心凝出一团浓稠的黑气,蹭蹭冒起的黑烟更是朝着四面八方不断流窜,以至于她俩身后的玉石大桥都被侵染,灼出大片黑痕。

    “去死吧!”

    没有犹豫,即便红鸳心中一直放不下夜轻尘,但现在的她根本分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只有仇恨才是她印在记忆深处抹不掉的。

    磅礴的黑气被红鸳缓缓推动,渐渐靠近着夜轻尘的胸口,还未接触,他胸前的皮肤便在溃烂破败,很快,一颗剧烈跳动的心脏便裸露在空气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我,就不能告诉我吗?”

    红鸳脸上露出挣扎之色,变化多端,时而凶狠时而怨恨,时而柔弱,时而不忍。

    但不管怎么,那团黑气依旧朝着夜轻尘的方向缓缓推动,而对方的身体也正逐渐溃烂消亡。

    先是胸口的骨头,化作粉末,随即胸腔内的心脏,也在沾染了黑气后便化作了一滩浓水流溢而出。

    很快,夜轻尘大半个胸膛都依旧变得腐烂腥臭,空洞洞的一洞口连块骨头都没有。

    但即便如此,夜轻尘也很奇怪的没有反抗,没有逃跑,更没有说一句话。

    灰白的玉石桥旁,原本空荡荡的草地上突然冒出一朵彼岸花,从小骨朵到盛开,只花了一秒钟不到的时间。

    而且,随着这朵彼岸花的出现,四周大地之上亦莫名其妙的冒出一朵朵,数之不尽,一望无尽的花海。

    它们凭空出现,盛开着玉石桥旁,鲜艳欲滴,却有些难以看清的画面在花朵的包裹内闪现不断。

    接着,整片彼岸花都开始颤抖起来,内部模糊的画面也开始飘荡而出,汇聚在灰白的天空之下,却呈现出颜色各异的光芒。

    红鸳被这奇景吸引,抬头看了过去,但这一望,她便再也眨不动眼,因为画面之中的场景她很熟悉,熟悉到了骨子了。

    “红鸳,你看这是什么?”

    “啊,不就是糖葫芦嘛,你还当我三岁小孩呀!”

    “啊哈哈,是我不好,只记得你说过你小时候很喜欢吃糖葫芦所以不过,你要是不喜欢的话,那我就把它给街边的孩子吃吧。”

    “不要,着你轻尘你送的第一件礼物,我不许你给别人。”

    “夜轻尘,你在哪?我得到一把宝剑,快出来呀。”

    “嗯,的确是把好剑,削铁如泥。”

    “那你可得一直拿着它保护自己,谁让你不听我的劝,非要当捕快,我会很担心你的知不知道。”

    “对不起鸳儿,是我不好,但我从小就发过誓,长大后一定要为这里的百姓做点什么,毕竟是这条街的叔叔婶婶们抚养我长大的,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每次都是这句话,都不知道换一个说法,呆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