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零八章 圣旨
    浓浓的小奶音,竟是行云流水般将这篇文章给背了下来,半字不差。

    皇帝听罢龙心大悦,问道,

    “不错,这是你那个师傅教你的?朕要重赏。”

    要知道,这五皇子今年才不过四岁的年纪,能把一篇如此文章给背成这样,简直是聪颖过人。

    比起当初的……比起当初的裕王,也不差。

    是了,当初的裕王也是三岁习文,四岁成诗,很是聪颖,可再怎么聪颖,终归不是自己的孩子,皇帝心中膈应,所以也不可能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对待。

    但五皇子就不一样了,他老来得子,很是喜欢这个小家伙。

    五皇子道,

    “是母妃教我的,上次去学堂摔了一下,她就不许我出门了,于是便是亲自教我。”

    荣贵妃听着颇为不好意思的一笑,

    “让陛下见笑了,臣妾总感觉暄儿还小,总怕他磕着碰着,又怕他不好好学,总想着将他放在眼皮子底下亲自看着才好。”

    皇帝听着一笑,看向荣贵妃,怪罪道,

    “这可就不好了,孩子长大了,哪有老是在父母身旁的?”

    荣贵妃嗔道,

    “暄儿还小吗,有臣妾时刻盯着他,也能防止他调皮捣蛋,让他少犯些错。”

    “你呀……”

    皇帝笑了笑,却是将五皇子放到了地上,

    “父皇还有几分奏章要批,你先跟母妃回去,过些时辰父皇再去看你们。”

    五皇子很乖,按着荣贵妃所教的俯身行礼,道,

    “父皇注意身体,儿臣告退。”

    荣贵妃也很是识礼,施礼告退,

    “臣妾告退。”

    当两人从御书房里走出去,皇帝面上的笑容立即冷了下来,坐到了书案旁,提笔写了什么。

    荣贵妃说的不错,怕孩子犯错,那就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

    他杀不了他,那边将他调回来,放在眼皮子底下,他倒要看看,在他的手心底下,他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

    孙淮略微纠结一瞬,依旧是把奏章给改了一下给递上去了。

    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这半年以来裕王殿下的能力他看在眼里,的确是比朝中那两个你争我抢的家伙强的太多。

    受伤的事情虽然有着几点可疑,但再怎么也影响不了大势。

    现在站队,正是裕王用人之际,若是以后成了,自然有他的好处,可若是不成,也没他什么坏处。

    毕竟大家都是心照不宣,谁也没真正的说出来。

    在平沅整顿了几天,宣武侯并没有着急回去,反倒像是在等着什么。

    而赵劭,则是一直称病,左不过胜局已定,也用不着他再出力,倒是丰楚轩来了两次,见他一副病容,到真的像是那日在月氏人手底下受了不轻的伤。

    而地牢的那件事,几人也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

    宣武候大把大把的珍贵药材送进了赵劭的住处,仿佛真的是对于裕王受伤这件事情心有愧疚。

    一个月后,宣武候终于整顿好了军务,裕王殿下的伤养的也差不多了,一行人正准备回上谷,却没料,圣旨来了。

    在听到圣旨这两个字的时候,赵劭依旧不自觉的握了握拳头。

    陆明溪将手覆了上去,握住他的手,

    “接旨去吧。”

    她开口道。

    赵劭点了点头,两人携手一起走了出去。

    他的前二十年,一直是他人手中棋子,可以后的二十年,每一个二十年,都有她,这就够了。

    来宣旨的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江如海,这已经算是个熟人了。

    “宣武候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卿此次守我大楚边境安宁,兵至平沅,扬我大楚之威,实乃大功,赏黄金万两,赐一等公之位,麾下将领,论功行赏。”

    尖细的声音响起,待他落下话音,宣武候便是磕了一个头,

    “臣,谢主隆恩。”

    江如海听着一笑,将圣旨交到了宣武候手上,

    “侯爷快些起来吧,此次您立下大功,陛下可是对您寄予厚望呢。”

    宣武候也是笑着,暗自将手中的一沓银票塞到了江如海的手中,

    “公公一路劳顿,末将已经备好酒席……”

    江如海笑眯眯的将银票塞到怀里,道,

    “侯爷不急,奴才这里还要两份圣旨没宣呢。”

    两人说话的空档,赵劭已经走了过来,江如海顿时露出一个笑来,关心道,

    “哟,裕王殿下,这两年不见,您怎的瘦了,前些日子听闻您受了伤,陛下可是担心得不得了,如今可是大好了?”

    赵劭嘴角带笑,彬彬有礼,

    “托父皇的福,已经好了。”

    江如海笑吟吟的看着赵劭,道,

    “那便好,这消息传回去,可是让陛下一阵担心。”

    赵劭听着,眸子微微闪烁,

    “是我不好,让父皇担心了。”

    江如海将他的神色收在眼里,却是并不言语,只是笑着道,

    “殿下无事便好,陛下有旨,殿下,先接旨吧。”

    赵劭听罢跪下,江如海将圣旨打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擅自插手玉龙关军务本是大军,但念在此次胡军来犯,事出紧急,裕王挺身而出,骁勇善战,朕心甚慰,赏其黄金万两,良田千亩,裕王府一座,回京述职。”

    “儿臣接旨。”

    赵劭磕头拜礼。

    江如海笑着将他扶了起来,

    “裕王殿下,还要恭喜您了。”

    赵劭嘴角扯出一个笑来,

    “也要多谢公公。”

    江如海笑着,

    “殿下客气了,快些收拾收拾,咱们也早些回京吧。”

    赵劭颔首,

    “公公说的是,本王现行告退。”

    看着赵劭的背影,江如海微微眯了眯眼睛,似是无意道,

    “裕王殿下看起来怎地有着几分郁郁寡欢之色?”

    宣武候听罢笑道,

    “自那日受伤之后殿下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想必是在苦恼吧。”

    “苦恼?”

    江如海看向宣武候,带着几分疑惑。

    宣武候道,

    “裕王殿下常与小儿打赌,每每输了都是这个样子,上次月氏那一战本该是赢的,结果险些让人都给跑了,还受了伤,他想必心情不好。

    年轻人嘛,都是这样,总觉得事情该按照自己所想的发展,却不知人外有人,小儿前些年也是这样,等他自己想通了便好啦。”

    江如海听着确实觉得不是这个样子,这看上去,可不像是苦恼,而是像极了……失望。

    接到圣旨却是没有多少欢喜之色,看上去,这位裕王殿下关于之前的刺杀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