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国宴大厨在八零棠溪卫景曜 > 第527章 羡慕
    这件事齐天乐也是知道的,他本来还想着借卫景曜的课本来抄的,结果失策了。

    如此一想,齐天乐连连叹气,“我还以为今年的寒假作业会很轻松。”

    毕竟只是抄抄写写,没有什么难度。

    结果还得要好好动脑子思考。

    卫景曜瞥了一眼他,淡淡地回答,“正是想到你会如此,所以我才这样做的。”

    噗呲一下,梁凝雨笑出声音来了,“卫学长简直就是齐天乐的克星啊。”

    在梁凝雨看来,也就只有卫景曜能死死地压制住他了。

    其他人是什么样子的,梁凝雨还没有看到呢。

    齐天乐诶了一声,没有否认,反而是朝卫景曜抛了一记媚\/眼,“哥们,听到了没?”

    “……”卫景曜无视了他,转头去看棠溪,“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来问我。”

    不等棠溪回答,卫景曜继续说,“不用担心,不会打扰到我的。”

    “好。”棠溪的眉眼也轻轻地弯了弯,接着就低头看题目,写作业了。

    而梁凝雨眨了眨眼,感觉有点酸,空气当中似乎还散发着一股酸臭味,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齐天乐瞧见了,嘿嘿地笑一下,拉椅子坐到她旁边,“哈哈,让你还那么积极过来。”

    “现在后悔了吧。”齐天乐无情地嘲笑着。

    梁凝雨哼了一声,小声地回答,“我要是不来的话,那岂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尴尬?”

    这一下,齐天乐彻底蒙住了,讪讪地笑着,“女侠,我错了。”

    “我不该笑你的。”

    梁凝雨真的不来,齐天乐恐怕也不会过来了,等到就餐时间再来了。

    但是吧……齐天乐又想看看卫景曜和棠溪两人是怎么相处的。

    这一点好奇心让他很为难。

    梁凝雨白了一眼,“这下知道我的好了吧。”

    “嗯嗯!”齐天乐附和道。

    梁凝雨悄悄地瞥了一眼过去,“既然这样的话,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齐天乐不解,“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的。”

    平常时间,齐天乐都是能不动脑就绝对不思考。

    动脑子太费精力了。

    他不乐意去做。

    梁凝雨啧了一声,从带来的课本上翻出了数学书,“我们的要求跟你们是一样的。”

    “但是,课堂上,数学老师并不是每一道题都讲解的。”大部分都是讲解简单的题目。

    至于难题很少讲。

    所以,一整本数学书上,梁凝雨还有好几道大题是不会的。

    “我要是碰到不会的,你能给我说说不?”梁凝雨也不指望齐天乐能帮她写完,也不想。

    毕竟这是她个人的作业,真让旁人写了,她就荒废了。

    “成啊。”高一的题目要难也不会有高三的难,齐天乐轻松答应下来,也算是给自己复习一遍。

    就是费时费力。

    可是,看在梁凝雨的份上,齐天乐还是同意了。

    就这样,接下来的一个下午里面,梁凝雨写到不会的题目就去拉齐天乐的衣袖。

    不过,这种情况很少会出现,齐天乐倒是不觉得麻烦。

    而卫景曜已经注意到几次了,再转眼去看棠溪,她一直是低头写题,似乎是没有不会的。

    再去看齐天乐的时候,卫景曜心底泛酸,羡慕了。

    棠溪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是不会的,因为她选的是文科,数学相对于理科来说简单了很多。

    再且,她写的都是普通的题目,真正的难题,看了一会儿若是不会写的话,棠溪就略过了。

    先写简单的。

    过新年,她还要做其他事情,不能把一个下午的时间都困在了一道题上面。

    直到下午的五点钟。

    棠溪看了一眼系统右下角的时间,差不多要去准备晚餐了。

    棠溪放下笔,活动了一下手指,和脖颈后,站起来。

    “溪溪姐,你不写了吗?”身侧的梁凝雨察觉到了,从题海当中抬头看过去,眼中带着疑惑和不解。

    棠溪点点头,“嗯,我得去准备晚餐了。”

    “你们写吧。”

    棠溪说完后退了几步,“我先去了。”

    卫景曜都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看着棠溪出去了。

    目光一转,卫景曜的目光落在了棠溪的作业本上,都整齐地叠放好了。

    他拿过一本,是棠溪下午写的。

    翻开一看,字迹工整,但没有少女的娟秀。

    很是磅礴大气。

    跟棠记店面上的粉笔字是一样的。

    再翻到后面看,会有一段是空白的,旁边还有铅笔做的备注。

    是哪一页哪一题。

    “看出了什么?”齐天乐很好奇地凑过来,看着棠溪的作业本,一瞬间就被页面的分块和整齐给震惊到了。

    “果然是棠溪啊,作业本都是不一样的。”

    题与题之间都会空出一行,且每一页的底下都会有标注页码。在上方也还会有日期。

    但排版再怎么好看,若是字不好看,一切都是枉然的。

    齐天乐好奇地多看了两眼,但卫景曜已经合上了。

    同时伸手去拿棠溪的课本。

    卫景曜翻开了之前看到的题目,一眼看下去,斜眼见齐天乐还在看,音色凉凉地问道,“你的作业写完了?”

    “快来,我这里不会,再给我说一说。”梁凝雨没怎么在意他们两人的举动,棠溪出去之后,她就低头继续解题了。

    碰到不会的题目,她在草稿本上列出了相关的公式,也都尝试一边。

    实在是想不出来后,她才习惯性地去拉齐天乐的衣服。

    等到她和卫景曜的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梁凝雨这才抬头看过去,有些迷惘,“你们在讨论着?”

    “那你们先忙,我自己看就好了。”

    “不急。”齐天乐见卫景曜都这么说了,转头就去找梁凝雨了,“哪里不会啊。”

    “诶,你怎么这么多不会啊。”

    “我都怀疑你的数学成绩那么高分是不是蒙的啊。”

    梁凝雨一听就不乐意了,“你管我。”

    “就算是蒙的,那也是我凭实力考出来的。”没有作弊的成绩,都是真材实料。

    梁凝雨骄傲。

    卫景曜看了看他们二人,默不出声地低头,再去看棠溪的课本。

    他没有直接就写了解题的过程,而是在草稿本上列出了相关的公式,再把解题的思路说出来。

    卫景曜相信,有了这些之后,棠溪能写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