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怕死的我选择刚正不阿 > 第一百五十一章:线索断了
    “不过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杀她,她可是醉仙楼的人,以醉仙楼的性子,我要是杀了他们的人,我这哪里还有命在啊,还不得被他们的人活活打死。”

    “醉仙楼背景那么大,就算是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杀她啊。”

    “后来我松开她之后,她对我又打又骂的,还在我手臂和肩膀上咬了两口,伤口到现在还在,不信大人可以看。”

    李青山朝着王捕头使了一个眼色。

    王捕头凑上去仔细一看。

    “大人,确实有两个牙印,咬的挺深,都出血了,看样子是才咬上去的。”

    这周屠夫是单身汉,自然是不会有其他女人咬,而那个位置也不可能是周屠夫自己做的手脚,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

    “那后来呢?”

    “后来她说要给王妈他们告状,找人来收拾我,我有点害怕,于是又给了她几两银子,好说歹说的劝了一阵,她才作罢。”

    “其实她那个人也喜欢被人虐,她这样说只是为了从我手里捞点银子而已,我跟她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还留在我那喝了点酒才走的。”

    “当时是什么时辰?”

    “刚入子时我去找的她,后来她在我这喝完酒大概是在寅时左右,哦,对了,当时我送她离开我家的时候,正好还见到了正在打更的更夫,他可以证明,蓉蓉从我这走的时候他还看到了。”

    “他可以给我作证。”

    李青山看向王捕头。

    王捕头道。

    “大人,我这就去将更夫叫来。”

    李青山道。

    “将更夫找来,我们一起去一趟周屠夫的家中,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一验便知。”

    很快,众人来到了周屠夫的家中。

    张龙打开周屠夫家的房门,只见一股臭味和难以言喻的臭味就上来了。

    熏的众人都退后了一步。

    “嚯....这味儿也太大了。”

    王捕头皱着眉头。

    这周屠夫的家中有不少剩下的骨头,随意的扔到一旁,吸引来了大量的苍蝇,还有那浓郁的生肉味道。

    而周屠夫家中还有不少没有吃完的各种牛肉猪肉的边角料。

    昏暗破败的小屋子内堆放了不少臭掉的衣服和酒坛。

    周屠夫指着桌子上的酒说道。

    “大人,昨晚我们就是在这里喝的酒。”

    李青山过去用白布垫着,将其中一个碗拿起来仔细查看。

    那上面确实有一个唇印,看样子是女人的。

    还散发出廉价的那种香气,似乎跟蓉蓉所用的是一样的。

    这时王捕头说道。

    “大人,更夫带到。”

    “好,让他进来。”

    这时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更夫走了过来,战战兢兢的看着李青山。

    “大人您找我?”

    “不错,昨夜寅时你打更正好路过周屠夫家吗?你看到了什么?”

    更夫点了点头。

    “是的,当时我正敲过寅时的更没一会的功夫,正好路过周屠夫家,当时就看到一个醉仙楼的女子被周屠夫送出了门外。”

    “你确定?你若是说假话的话,本官可是要治你的罪的。”

    更夫吓的低下头。

    “不不不,小的不敢,小的说的千真万确,当时确实看到他们两人走了出来,那个姑娘还喝了不少的酒,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的。”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

    更夫有点支支吾吾的。

    王捕头一喝。

    “老实交代。”

    更夫赶忙说道。

    “然后周屠夫就回房了,而我见那姑娘喝的不少酒,有点搞不清楚情况了,我就想着反正她也什么不知道,我想趁机占点便宜。”

    “我打算将她带到一旁的小巷子去,可是她发现了我的意图,于是就给了小人一巴掌,还让我滚,要不然的话就叫醉仙楼的人来收拾我。”

    “我当时也有点害怕,于是我就跑了。”

    “你就跑了?”

    “你是强行侮辱于她,然后将她打晕之后沉入河中了吧。”

    王捕头恐吓更夫。

    更夫连忙摇头。

    “不不不,小的胆子从小就不大,听到她这样说,我就直接跑了。”

    “有谁能够证明?”

    “我后来在一家客栈前敲的卯时的更,他们可以证明。”

    “可是刚过寅时到卯时,中间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完全足够你做完一切了。”

    “这....大人明察啊,我是真不敢杀人啊。”

    李青山问道。

    “那你说后来那姑娘朝着哪个方向走了?”

    “她朝着醉仙楼的方向走过去了。”

    李青山走出了周屠夫的房门。

    “可是这边的这条路?”

    更夫点头道。

    “正是如此,她从前面那个巷子进去,然后就看不到她了,我也不太敢纠缠,于是就离开了。”

    李青山顺着更夫所指的巷子走了过去,这边的巷子比较偏僻,并没有什么人路过。

    李青山想着若是更夫说的是实话,说不定还有点线索。

    李青山走了几条巷子,就在快要到醉仙楼所在的主街道时,李青山发现在一旁的一处死胡同当中,竟然有些许的血迹。

    看血迹的时间,干涸了不少,但是看痕迹应该是新鲜的。

    而在这里还发现了一个支离破碎的便宜簪子,还有些许碎掉的布料头。

    李青山蹲下身子仔细查看。

    王捕头几人也凑了过来。

    “大人,这似乎跟死者身上的布料一样。”

    李青山点了点头。

    李青山将簪子碎片和碎布料包裹在白布当中,对王捕头说道。

    “将这些东西拿去给王妈她们辨认,看看是否是乐容身上的。”

    “是,大人。”

    王捕头快速朝着醉仙楼跑去。

    张龙说道。

    “大人,这里应该是乐容被人攻击的第一现场了,而且此处还有乐容贴身衣物的碎片,看来她在此处又被其他的人袭击并且侵犯过。”

    “那周屠夫和更夫的嫌疑就小了很多。”

    李青山点了点头。

    “这下就更麻烦了,出现了新的嫌疑人,而且还没有什么线索,线索又断了。”

    “把他们两个放了吧,不过他们两个暂时不能离开盘山县半步,本官会随时传唤他们的。”

    “是,大人。”

    眼下的情况让李青山有点头疼,正如苏媚所说,这件案件只怕没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