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言笑晏晏未亡人 > 第二十九章
    那边,温国公和苏太傅喝酒到黄昏,还是被云氏给带回去的。

    “晴儿,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温国公温浩看着这个和以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大变化的青梅竹马。

    “不一样了!我先带他回去了。”云氏没有和他多说什么。

    看着绝迹而去的马车,温浩心中那抹物是人非的感觉愈发的深了。

    温国公府的高大建筑在夕阳的照射之下,带着一丝丝的孤寂。

    许是人老了吧!温浩总是能够想起年少时的事情。

    “老爷,吃饭的时辰到了。”管家在房外喊到。

    “知道了。”温浩把书小心的放到书箱里,细心的在上起锁来。

    往事,还是随风去吧!

    人啊!还是要朝前看的。

    只不过,总是有些不尽人意的。

    餐桌上,温氏父子两个相顾无言,除了偶尔碗勺碰撞的声音响起,竟是连外面的细小声音都可以听清。

    饭后。

    “父亲,儿子想外出游历,以增长见识。”温言说。

    “怎么想出去了?”温浩看向因为自己常年不在家,而甚少顾及的儿子。

    “没怎么想,只是觉得总是待在京中很是无聊而已。”温言说。

    以前,他觉得,京中再是无聊也是能够找些乐子的,但是,现在却不是这样觉得了。

    她不在了,这京中也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提起他的兴趣了。

    “怎么无聊了?”温浩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以前也没有见你这么说过啊!”

    “那是因为,以前,你以前一年之中,几乎部时间都在外面,不曾问过我。”温言说。

    话语之中的淡漠,刺痛了温浩的心。

    也是啊!这些年他疏忽太多了!

    总是要在失去之后才明白自己曾经拥有过。

    “那去吧!在外面小心点,注意安。”温浩喝了口茶水来掩盖自己嘴角的抽搐。

    “是。”温言说,然后起身离开。

    “言儿,想做什么尽早去做,别留遗憾就好。”温浩见儿子离开又补了一句。

    自己走过的路,总是不想自己的孩子再走一遍的。

    “好。”温言的声音微不可闻。

    屋外。

    “公子,您怎么有想出去玩了?”青叶很是好奇的问,他以前怎么没有听公子提过。

    “只是,想出去了。”温言的声音很淡,很淡,最后随着风一起散了。

    屋内。

    温浩被一口茶水呛住了,咳嗽声抑制不住的一声接着一声响起。

    在空旷的花厅里显得分外寂寥。

    “老爷,您没事吧!”管家进来就见到温浩倚着椅子,一直咳。

    “无事。”温浩摆摆手,又喝了一口水压压。

    在视觉死角里,他把自己用来掩嘴的手收到袖子里。

    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上面有血。

    “您还是请大夫来看看吧!您以前总是在外面跑,万一有个什么毛病的也不知道的。”管家说。

    实在是他怕了。

    以前,夫人也是这样,是个小毛病,后来成了大病,连公爷的面也没有见过就去了。

    “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温浩说。

    有时候,他也不明白自己在较什么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