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一章 妻子洛言
    “今天过的怎么样?”

    轮椅上的洛言认真的看着莫然,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充满了期待。

    三年前,那时的她刚和莫然结婚不久,有着一副美丽的面庞和一对迷人的酒窝,但最让她引以为傲的还是她那双匀称修长的腿。

    偏偏命运弄人,卡车司机的操作失误让她被卡在了花店的展示柜后面,使她从此以后只能和轮椅为伴。

    经过了半年的痛苦挣扎之后,让她感到庆幸的是莫然不离不弃的陪伴,虽然每次见到他心里都会涌起莫名的愧疚,但他的一个微笑或者玩笑就能瞬间把它融化,莫然的坚持最终给了她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莫然在警局上班,现在已经是一个小小的警探实习,早出晚归,但总不会忘记给洛言带回一枝花或者花的幼苗。

    现在这些花盆几乎已经摆满整个阳台,在洛言的精心呵护下,每一株都长得很好,她有时会想如果她的双腿还在的话,花店的生意一定很好。

    养花成了洛言打发大部分时间的一件事,还有一件事就是每当莫然回家时,她都会问同样的问题,等待莫然给她讲不同的故事,所以她每天都在满心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今天不怎么样?”莫然语气平淡,走到轮椅跟前蹲下,握着洛言的手,一脸的认真的表情看着她。

    “难道局里就没发生什么……”洛言明显有些失望,但她马上发现莫然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于是她挣脱他的手,一副生气的模样,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理他。

    “我们家洛言生起气来也这么可爱的!”莫然满脸调皮的笑,伸手捧回洛言的脸,“别生气了,在下这就给姑娘赔不是了!”

    说着莫然单膝跪地,从身后抽出一枝不知名的花伸到洛言面前。

    噗呲,洛言忍不住笑了出来,“既然莫公子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

    洛言正要伸手去拿花,莫然却突然把花往后一藏,伸出食指在洛言下巴一挑,“我看小娘子颇有沉鱼的姿色,不如从了在下如何?”

    “好你个登徒子!一枝花就想让本姑娘以身相许?未免太儿戏了吧!”洛言抽回手,佯装一副生气的模样。

    莫然突然把花衔在嘴里,双手抱起洛言,“现在不从也得从,本公子要霸王硬上弓了。”

    说着莫然抱着洛言走到阳台上,此刻夕阳还没完下山,天边一片红霞,一阵微风拂面,阵阵花香扑鼻,沁人心脾。

    “送给你的,洛言!”莫然的声音在洛言耳边轻轻响起,温暖而柔和。

    洛言接过莫然嘴里的花,放在鼻子上一闻,“这花好香!是什么品种?”

    “我也不知道,从花圃里偷来的!”莫然调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洛言,“老头子要知道了肯定气得直跳脚。”

    洛言用手在莫然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两下,一副嗔怪的表情,“你呀你,下次老郑头来送花盆要看见了话,我可要实话实说了!”

    “你敢!”

    莫然突然伸嘴咬了一下洛言的耳朵,一股热气吹在她的耳朵后面。

    “别闹!痒!痒!痒!”洛言躲开莫然的嘴巴,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口前。

    “小娘子你还敢不敢告密了?”

    “不敢了!不敢了,大爷你就饶过我这回吧!”

    两人在阳台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

    回到屋里,坐在餐桌前的莫然满心期待,他下午一般不在警局吃饭,就是为了等洛言的这顿。

    热腾腾的饭菜上齐以后,洛言在莫然的旁边放下轮椅,坐在了椅子上,根据她的理论,坐轮椅吃饭显得太不正式,所以她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坐在椅子上。

    “你还没有告诉我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洛言对莫然讲述他一天的经历有着偏执的固执。

    “我就知道你会问。”莫然摸着肚子,一副满足的表情。

    “快点告诉我,都发生了些什么?”洛言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莫然。

    “一上午都平平淡淡的,无非是些公文报表之类的,可就在我以为今天就会这么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洛言睁大了眼睛看着莫然,“什么有趣的事?”

    “你猜怎么着?局里闯进来一个女人!”

    “女人?这女人怎么了?”

    “这女人可不简单,简直就是个泼妇,一进来就冲局长办公室去了,一路上还骂骂咧咧的。”

    “你是说那个妻管严路局长?”这回洛言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可不是吗?他老婆我也是第一回见到,没想到是在这种场合下,更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彪悍!”

    “后来怎样了?”

    “从她进门到出门只用了短短二十分钟,我和老谢打了个赌,所以时间掐得很准。”说到这里,莫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显然打赌的结果是他赢了。

    “你又赢他一顿午餐?”

    莫然点点头,“后来路局的老婆走了,局里一下安静的像没人上班一样!”

    “你们这些警察也真是,别人家的家事你们也这么上心?”洛言忍不住笑了笑,“不过路局长也挺有手段,这么快就把老婆打发走了。”

    “我觉得不是!”

    “怎么?”

    “因为我看见路局神情忧郁,脸上还隐隐有手指指印!”

    “他被老婆打了?为什么呢?”

    “这也成了下午局里其他人私下热聊的话题,各种猜测的都有,不过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莫然作出一副深沉的模样,“路局有外遇了!”

    说完莫然满心期待的看着洛言,他知道她平时喜欢看侦探小说,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他也知道路局长根本不可能有外遇,他故意这么说就是等着洛言的反驳。

    果然,片刻沉吟过后,洛言眉头一展,“不!路局长不会有外遇!”

    莫然故作吃惊的看着洛言,“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啊,以他老婆的脾气,如果他有外遇,那不得大闹警局,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作罢?”

    “有道理,不过她也许是怕家丑外扬呢?”

    “不,你不了解这样的女人,我是女人,我知道这样的女人一旦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她才不管什么家丑不家丑呢!”

    “精彩啊!我们家洛言真是天生的大侦探家,如果让你进警局的话,我就要掉饭碗咯!”

    “你少夸大其词啦!每次都这么说,也没见你丢了饭碗?”

    “那是因为你……”莫然看见洛言脸上闪过一丝隐秘的痛苦之色,慌忙打住了话题,故作深思状,看了看天花板,“你说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什么……你是说路局长的老婆啊!对啊!她为什么打他呢?”洛言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