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二章 凶杀案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洛言的思路,她抬起头看着莫然,“谁打来的?”

    莫然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老谢打来的,这么晚了不知道干什么?”说完眉头一皱,按下了接听键。

    “喂!老莫,保安街这边有个案子,你来不来?”电话那头传来谢意得的声音。

    “呃……”莫然看了一眼洛言,显得有些犹豫。

    “喏!你可别怪我没通知你,局里这次考核可直接关系到能不能升为正式警探,这样的案子可是大好的机会呵!”说完,那头就挂断了电话。

    莫然早几天前就提交了升职正式警探的申请,如果升职,那就意味着工资翻倍,各种福利也会随之而来,想想目前收支的窘况,他真的有些心动了。

    但是他从来没有这么晚出去过,真把洛言一个人留在家,他始终不放心,一番权宜之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坐了下来。

    “老谢找你什么事?”洛言正看着一本侦探小说,这时把视线从书上移到莫然的脸上。

    “没什么事,一个小案子而已。”莫然往沙发里一躺,显得并不在意。

    洛言合上书放在桌上,转动轮椅走到莫然的跟前,“其实也挺无趣的!”

    莫然从沙发里坐了起来,一脸关心的看着洛言,“怎么了?”

    洛言回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那本书,“毕竟是作者想象出来的,总觉得不真实!”神情显得有些索然无味。

    莫然握住洛言的手,“我明天再去买一本,这次我们看写实派的如何?”

    洛言摇了摇头,“我更喜欢你说给我听。”

    莫然松了一口气,脸上调皮的一笑,“哦?原来娘子喜欢听书啊!那为夫明天得好好准备准备咯!”

    “不必等明天啊!你不是要去老谢那里吗?”说着洛言走向衣架,取下一件风衣,“外面冷,把这件套在外面。”

    莫然看着洛言的背影,心里升起一股暖意,他本不打算去老谢那里了,但此刻却有些跃跃欲试的小激动,他走到洛言的背后,伸出双臂环抱着她,“只要有你这件小棉袄,外面再冷我也不怕!”

    “我可不想下辈子做你的女儿,快去吧!”洛言轻轻的在莫然额头上敲了一下。

    莫然出门的时候,在洛言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记得回来讲给我听,不精彩不买单!”

    “凭我三寸不烂之舌,不精彩也得精彩。”

    洛言目送莫然下了楼梯,才推着轮椅进了屋。

    夜微凉,莫然把风衣领口拉了拉,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发动摩托车,刚出大门,就碰到了房东老郑头,手里提着他的蓝色帆布袋,看样子像是要出去。

    “郑老,这么晚了去哪里?”莫然把摩托车靠边停住。

    老郑头见是莫然,停下了脚步,“老王来电话说是住院了,急性肠胃炎,这不我想过去看看。”

    莫然知道老王是老郑头的棋友,两人都是鳏夫,虽然棋盘上互不相让,有时候还大打出手,但私下里两人的关系却很要好,好像鱼儿离不开水似的。

    “在哪里住院?”莫然看着老郑头有些不方便的腿脚,想捎他一程。

    “不远,就在中医院!”

    “那可还有两三个街区呢,我正好经过那里,送你一程吧!”

    “那感情好,你看我这老不中用了。”老郑头说着话颤颤巍巍的爬上了摩托车后座。

    快到中医院门口的时候,突然从街口一个巷子里冲出一辆摩托车,几乎贴着莫然的摩托车同向驶来,速度极快,幸亏莫然反应快,及时刹车,否则就撞上了,再看那摩托车已经疾驰而去。

    老郑头惊魂未定,嘴里骂着什么,突然大叫一声糟了。

    莫然吃了一惊,回头看着老郑头,“怎么了?”

    只见老郑头指着那辆快到街角的摩托车,“他……他抢走了我的包!”

    “什么?”

    莫然油门一加,正要追上去,老郑头却突然在他肩膀一拍,“算了,算了,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个城市里每天都在发生着这样的事情,被抢的大都是老人和妇女,有的选择报案,有的就如眼前的老郑头一样,选择了隐忍。

    有人说他们的这种隐忍助长了犯罪者的嚣张气焰,但莫然清楚,选择报案的结果可能是劳师动众去警局做完笔录,案子却迟迟破不了,最后不了了之,也许这就是老郑头选择隐忍的原因吧。

    虽然莫然没再说什么,但他的眼睛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那辆摩托车的车牌号,默默的记在心里,心想等有空了再去查查。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看着老郑头摇着头向医院大门走去,莫然启动了摩托,向保安街疾驰而去,很快就到了案发现场。

    谢意得在二楼的窗台上早看见了莫然的身影,他挂断电话快速下了楼。

    “你怎么才来?”站在马路牙子上的谢意得看了看手表,显得有些着急。

    “在路上耽搁了,是什么案子?”莫然还没下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可能是凶杀案!”

    “凶杀案?”莫然心想自己若是能破这个案子的话,升为正式警探应该是妥妥没有问题了,所以显得有些兴奋。

    谢意得嗯了一声便在前面带路,因为是老旧街区,两人绕了很大一圈才在一家庭院前停下。

    这家庭院确实有些难找,难怪老谢电话里说不清楚,莫然心里这样想着,抬头看那房子。

    这是一栋单独的两层小楼房,楼房像是最近刚翻修过,房前的庭院里还堆着没用完的水泥砂浆之类的东西,从庭院到外面的街口之间是几栋废弃的旧楼,旧楼坍塌留下的建筑垃圾完挡住了通道,想要从外面进来,必须从前一个街区绕道才行。

    此刻庭院四周拉上了警戒线,里面几个警察带着警犬正在搜寻着什么,莫然看见楼房的一层空空如也,被隔成了六七个小小的单间,想来房东翻修就是为了把这层做成出租屋。

    “快跟我上楼!晚了案子又不姓莫了!”谢意得在楼梯口一边回头催促莫然,一边向上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