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三章 萧张
    莫然感激的看了一眼谢意得的背影,老谢虽然平时喜欢开玩笑,在局里也算是个有资历的老油条了,但对莫然这个比他小了足足十来岁的年轻人却青睐有加,用他的话说,我就喜欢你这种心地纯良却又不拘一格的性格,至于他为什么叫莫然老莫,也许因为两人不知不觉已共事五年的缘故吧。

    “喂!老谢,你说不姓莫了什么意思?”莫然跟了上来问道。

    谢意得回头看了一眼莫然,“老莫,你知道局里什么情况,像你这种背景的人想要出头难上加难啊!不过好在你干劲十足,我能帮就尽量帮你,能不能成那要看造化了。”

    说着话两人已经上了二楼,这里是房东用来自己住的,一共有五间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警察,两人进了房东的主卧,一进屋,莫然就觉得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果然卧室床边,一具男尸,面部朝下趴在地上,尸体周围大滩大滩暗红色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尸体被人不知捅了多少刀,血肉模糊,已经很难识别尸体到底是房东还是别的什么人。

    但是莫然一眼就看出这是房东无疑了,他蹲在尸体旁,用镊子从尸体的皮带上取下一串钥匙,正要递给老谢,这时门口进来一个人,身材高大,黑色呢子大衣,大晚上还戴着一副墨镜。

    莫然当然认得,是萧张,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因为有关系,进警局才半年就已升为实习警探,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杯咖啡,嘴里还在嚼着什么,朝里面走了过来。

    到了莫然跟前,萧张把墨镜压了压,露出眼睛看着他,“咦?这不是莫然莫警探吗?”

    莫然正要说话,萧张却突然伸手把钥匙抢了过去,“这串钥匙应该是楼下出租屋的钥匙,不用说,这就是房东的尸体了。”

    莫然心里骂着无耻,脸上却笑着看着萧张,“萧警探,这钥匙好像是我发现的!”

    “哦?是吗?你们谁看见了?”萧张的眼睛扫过房间其他人的脸,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一阵静默,其他的警察都默默地摇了摇头,除了谢意得,但他也不想得罪这个局里的红人,所以也没说话。

    莫然的境地就有些尴尬了,僵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眼睛求助般的看向谢意得。

    “我看见了!确实是莫然发现的。”谢意得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表情坚决的看着萧张说道。

    萧张把钥匙在手里转着圈,眼睛里闪出一丝诧异,但那诧异立马就消失了。

    “老谢,听说你还有半年就退休了,还听说你老婆多年来一直疾病缠身,不知道没了退休金后会怎样奥……”

    老谢膝下无儿无女,老婆田琴成了他唯一的牵挂,可惜八年前田琴身染怪病,找了很多家医院都没治好,最后只能靠药物来维持,而药费完靠老谢在警局的微薄收入苦苦支撑,虽然生活拮据,但是老谢从来没有放弃过。

    有人说老谢傻,莫然却不以为然,也许是同病相怜,老谢不能回家的时候,他也会去帮着照顾田琴。

    萧张的话戳到了谢意得的痛处,他知道萧张绝对不是嘴巴上说说这么简单,如果他想,自己随时可能丢掉警局的工作,所以他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

    莫然当然听得出萧张话里的弦外之音,当即走到谢意得身边,一拍他的肩膀,“不,老谢你看错了,这钥匙确实是萧警探发现的!”

    谢意得立刻明白了莫然的心意,感激的一笑,“老莫,这里晦气的很,走,咱们吃宵夜去。”

    “你请客?”

    “不然呢?”谢意得一揽莫然的肩膀,两人便走出了卧室。

    下楼的时候,莫然愣了一下,因为他看见一个陌生的面孔刚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不禁回头向上看去,那人也正好回头向他看了一眼,便消失在二楼楼梯口。

    虽然从来没见过,莫然心里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怪怪的感觉,让他在楼梯上停了停。

    谢意得见莫然在楼梯上怔怔出神,干咳了一声,“喂!老莫!想什么呢?算了,我说过了,这案子已经不姓莫了,走吧!”

    莫然摇了摇头,走下楼梯,一脸心不在焉的表情。

    “别想多了,还有的是机会!”老谢一拍莫然的后背安慰道。

    到了庭院,莫然还是忍不住抬头向二楼看了看,却没看见那人,可能进了某间房间了,想想只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自己何必这么上心?当即跟上谢意得出了庭院。

    当晚,也许是心情不好的原因,两人都喝的有些醉了,期间莫然给洛言打了几个电话,都是未接状态,他想可能洛言已经睡了,于是叫了出租车,先把老谢送回了家,自己则直接去了警局。

    看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想到八点上班,莫然索性趴在办公桌上睡了起来。

    莫然被老谢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他看了看手机,没有洛言打来的未接来电,心里正奇怪,路局长过来了。

    莫然坐在局长办公室里,心里有些紧张,因为他看见路局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叠申请表,是申请转正的申请表。

    路局长放下手中的一张申请表,突然抬头看着莫然,“莫然,你来警局也有五六年了吧!”

    莫然瞥眼看见路局放下的那张申请表上赫然是自己的名字,不禁有些心情激动,当即站了起来,“是的!局长。”

    局局长示意他坐下,然后自己却站了起来,走到莫然跟前,“你也算老人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莫然赶紧站了起来,“那都是份内的事。”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局长。

    “不过……”路局看了一眼莫然,欲言又止,停顿了两秒,他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不过你也知道局里现在什么情况,我们这些老人总要给新人一些机会是不是?”

    莫然立刻明白了路局的意思,脸上勉强才挤出一点笑容,“是的,局长,要没什么事,我就去做事了。”

    没等局长说话,莫然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他走出去的时候分明看见路局拿起那张申请表扔进的粉碎机里,顿时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失落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莫然拿出手机,想拨通洛言的电话,却犹豫不决,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说。

    这时一个警员慌慌张张的跑进警局的大门,“玉兔街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听到玉兔街三个字,莫然像触了电似的站了起来,脸色立刻紧张起来,慌忙跑到警员面前,“玉兔街几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