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四章 黄金大厦502号房
    “好像是玉兔街37号!”

    37号不正是自己租住的房子?莫然的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立刻笼罩在他的心头,他慌忙掏出手机,一边拨通洛言的电话,一边急匆匆向警局外面冲去。

    洛言的电话一直处在未接状态……

    玉兔街37号大门口。

    老郑头看着莫然从出租车冲出来的时候,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莫然直奔二楼的房间,当他看到过道上的警员时,心沉到了谷底。

    洛言死了!死在自己的轮椅旁边,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屋里被翻的乱七不糟,像是入室抢劫。

    要是我不贪心,就不会晚上出去,晚上不出去,洛言就不会出事,要是……万般思绪同时涌上心头,好像无数只手一齐撕扯着莫然的心。

    莫然没有流泪,只是木然的抱起洛言,把她轻轻的放在轮椅上,用手抚摸着这张熟悉却没了生气的脸,然后把头埋进她已经冰冷的胸口,悔恨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倾泻而出。

    看到这无声的画面,老谢也忍不住眼眶有些发酸,他想上前安慰两句,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时一个警员走了过来,“老谢,你跟我来一下。”

    跟着到了阳台的谢意得顺着警员指的方向,看见街道斜对面一家便利店的门廊下安装着两个监控摄像头。

    警员显得有些兴奋,“你看,那摄像头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这边的大门。”

    “走!过去看看!”

    两人很快到了便利店,老板因为知道对面发生了凶杀案,很配合的调出了监控录像。

    录像显示,十一点零五分三十秒的时候,大门口出现了一辆黑色摩托车,因为带着头盔,看不见车上那人的面貌,那人直接把车骑进了院子,直到十一点四十分才匆忙从院子出来,摩托车最后消失在监控范围内的方向是朝北新街去了,整个过程中那人始终戴着头盔,看不见他长什么样。

    谢意得看完录像不禁叹了口气,突然发现身后正站着莫然,吃了一惊,“莫然?你怎么来了?”

    莫然没理会老谢,直接走到监控显示屏前,把视频停格在摩托车进入院落的画面,然后把画面放大,视线停在了摩托车尾部的牌照上。

    “对啊,可以看清牌照啊!”谢意得恍然大悟,向莫然看去,只见他脸上肌肉在抽搐,眼睛死死盯着画面上的牌照,闪出凶狠的光,突然一转身冲出了便利店。

    谢意得追出来的时候,莫然已经拦下出租车疾驰而去。

    这个牌照莫然记得很清楚,就是抢了老郑头的包的那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放走的那人竟然成了杀死洛言的凶手,悔恨的情绪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从车管所了解到的信息是,这辆摩托车本属于一家机车俱乐部,但是上个月被盗,当时已经报警备案。

    莫然在车管所门口茫然四顾,看着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色匆匆的过往行人,不知道何去何从。

    莫然没再回去那个曾经温暖的家,因为他知道那张写满期待的脸再也不会出现在家里。

    从老谢的来电里,他得知那人应该是个惯犯,作案手法专业,反侦察能力也很强,在作案现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这让他几近崩溃,唯一有用的线索现在也断了,茫茫人海,上哪里去找凶手?

    莫然麻木的在街上游荡,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最后他在一间酒吧外面停住了脚。

    悲伤这个东西很奇怪,有时候能把活生生的人撕扯的体无完肤,所以当人极度悲伤的情况下,身体的本能会为他找到情绪的宣泄口。

    莫然面前的桌上摆满了空酒瓶,但他却一点醉意也没有,脑子里挥之不去的还是洛言那句“记得回来讲给我听……”

    他又灌了几瓶酒,在超出身体承受范围以外的情况下,他终于醉了,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个人坐在了对面。

    那人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用一种研究的眼神看着对面的莫然。

    当莫然正要开口询问时,那人递过来一个东西,一块金黄色的东西,放在莫然的面前。

    然后那人站起身来,在莫然的耳边轻声说道:“你想洛言活过来吗?记得来找我!”

    然后那人放下一张名片,留下一句“记得带上它”,便离开了酒吧。

    听到洛言的名字,莫然猛然清醒了不少,回头看那人,已经在门口,他踉踉跄跄追出酒吧,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好像突然凭空消失了一样。

    望着外面空空荡荡的街道,莫然一脸苦笑,看来自己确实喝多了,出现了幻觉,他回到酒吧里,先是去卫生间吐了一通,冰凉的水打在脸上让他彻底清醒了。

    他回到桌前,让他吃惊不已的是,桌上竟然真的放着一张名片和一块圆形的黄金色的东西。

    难道刚才那人不是幻觉?莫然拿起那块黄金一样的东西,沉甸甸的,原来是一个环形玉佩,玉佩上面是一些奇怪的的纹路,纹路之间好像刻着字,莫然却一个字也不认识。

    于是他又拿起那张名片,上面只有一个地址:黄金大厦502号房。

    想起那人说的话,莫然心里升起一阵侥幸,说不定他真的能让洛言活过来呢?如果是以前的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么无稽的事,但是此刻的他却信以为真了。

    走出酒吧,莫然把玉佩放进兜里,拿起名片又看了一遍,黄金大厦?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于是他找路人一问,没想到还真有,就在自己所住的玉兔街的前面两个街区,他更加确信那人是真的了。

    黄金大厦是一座写字楼,总共三十层,莫然进入大楼,却发现一个保安都没有,一楼大厅里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心里一阵奇怪,最后他还是进了电梯,让他更加奇怪的是明明大厦有三十层,但电梯里只有五层的按钮。

    他看了一眼名片,按下了按钮“5”,电梯启动,明显能感觉到速度很快,好像动车车厢的感觉,大概十分钟过去,电梯才停下。

    电梯门打开,莫然走了出去,他愣住了,眼前一片空旷,整个一层好像从来没有投入使用过似的,除了地上散落的几片报纸,什么也没有,更别提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