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五章 颠倒的世界
    莫然虽然失望,但他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他在楼层里仔细搜查了一遍,发现里面连一个死角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暗门之类的了。

    难掩内心的失落,莫然走到一面落地窗前,坐在地上,默默地点燃了一根烟。

    四周静悄悄的,只是偶尔能听见报纸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声响,也许因为太过悲伤,又或者是身体里残留酒精的作用,莫然沉沉的睡去。

    洛言推着轮椅走了过来,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容和那对可爱的小酒窝,她在莫然面前停下,伸出那双温暖的手轻轻捧着他的脸,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突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那对酒窝消失了,她的脸一下扭曲成莫然不认识的模样,与此同时,从她的胸口缓缓冒出一把刀的刀尖,刀尖的周围,血开始蔓延,蔓延的好快,尽管拼命挣扎,但是莫然还是瞬间被那血淹没了。

    突然从手上传来一阵疼痛,莫然猛然从梦中惊醒,看看疼痛传来的地方,两根手指之间那根烟已经烧得只剩烟蒂,慌忙将烟蒂扔掉。

    莫然站了起来,拉了拉后背被冷汗淋湿的衣服,回想起刚才的梦境,悲伤像决了堤的洪水顿时涌上心头。

    月凉如水,从玻璃窗外撒进一片银辉,落在一个孤独的背上,莫然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午夜一点,突然他的视线好像被面前的地上什么东西锁住,脸上露出一丝恐惧。

    地上除了几张碎报纸,什么也没有,没有月光,甚至连自己的影子也没有。

    猛然抬头,莫然发现原来月光正洒在天花板上,不禁左右晃了晃,自己的影子也跟着在天花板上晃了晃。

    原来虚惊一场,莫然不禁摇了摇头,但是他的脸上立刻露出细思极恐的表情。

    月亮从上面照下来,应该撒在地上,怎么可能撒在天花板上?除非窗外有一面镜子之类的东西使它产生了折射。

    莫然反身走到窗边,朝下看去,他的脸僵住了,恐惧像钻进血液的药液,瞬间蔓延至身。

    脚下竟然是漆黑的天空,一轮圆月躺在天空的正中间,月光从下往上照射过来,映在莫然的脸上,此刻这张脸上写满不解和恐惧。

    莫然揉了揉眼睛,为了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换了一扇窗户,但是看到的还是同样的景象。

    作为一个曾经受过低等教育的半吊子唯物主义者,莫然一直相信能在这世界上存在的现象都有它合理的解释,所以他立刻稳定了心神,决定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可就当决心已定之际,莫然抬头的瞬间,心里那不可动摇的唯物论高塔轰然崩塌。

    在天空本来应该在的地方,也就是他的头顶上面,赫然就是这座城市,月光照耀下,城市的轮廓非常清晰,远处高楼大厦鳞次比节,像无数个巨人在月光里沐浴。

    近处,莫然能清楚看到黄金大厦下面的广场,广场中央立着刻着“黄金大厦”四个金字的大石碑,这块石碑他记得很清楚,先前路过的时候他还刻意到石碑前看过。

    看着眼前的一切,莫然猜测自己正处在一个颠倒的世界里,而这颠倒的世界从自己踏入黄金大厦的大门时就已经成为了现实。

    看着上面可能随时坍塌下来的城市,莫然心里涌起莫名的紧张,他慌忙向先前来的那个电梯口找去。

    找了半天,哪里还有什么电梯?甚至连一个消防通道都没有,整个楼层就好像一个密封的盒子似的,没有一条出路。

    莫然开始感到焦躁不安,恰在此刻手机响起一声电量不足的警报,看看手机,因为用手电的原因,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电量,他不得不关掉手电,靠着屏幕的微弱光线来照明。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那几块落地窗因为月光的原因显得让人安心。

    也许太黑的原因自己才没找到电梯,不如等天亮了再说,说不定就找着了呢?莫然心里这样想着,索性在落地窗边坐下,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

    莫然不愿远离窗户,又不敢太靠近,生怕一不小心就掉进“天空”里或者被上面掉下来的未知物体砸中。

    睡觉已经不可能,当身体完安静下来时,一丝忧伤钻进心田,慢慢扩散,直至完占据,像无数根针刺,把心脏捣得千疮百孔,这种隐痛直接刺激着泪腺,莫然已经泪流满面,颤抖的手指中间的那根烟已完被沾湿。

    楼层空旷,却出奇的闷!闷的人透不过气,感觉胸口快要爆炸了,莫然无力的撑起身体,开始踱步,一共三个窗户,从第一个到第三个一共十步,从第二个到第一个一共五步,每个窗户之间五步距离,他却在它们之间走出了一个赤道的长度。

    时间总是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显得特别漫长,而这个人又害怕自己突然安静下来,他开始研究三个窗户的构造,玻璃的材质……

    莫然在对第二扇窗户的研究时发现,玻璃的上端正中间竟然印着一个数字,这数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它和他在名片上看到的那个数字巧合般的一致。

    “502!”

    莫然一阵兴奋!

    莫非这里就是502号房?他刚这样想,但是看看窗外的天空,又不禁摇了摇头,这要是502号房,那个人岂不是就住在窗户外的天空里?

    借着月光,莫然还发现离那个数字下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凹槽,看样子不是人为的破坏,但是玻璃制造商造出这样一个凹槽着实让人费解。

    莫然盯着那个凹槽,左思右想,突然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

    金黄色的环形玉佩!

    他把玉佩放在那凹槽上比了比,竟然惊人的吻合,手上没怎么用力,那玉佩竟然就嵌入了凹槽,严丝密缝,好像那凹槽就是比着这块玉佩做的一样。

    玉佩完没入玻璃以后,只听咔擦一声,好像玻璃的碎裂之声。

    莫然果然在那块玉佩周围的玻璃上发现了一丝细小的裂痕,随着丝丝声响,那道裂痕越扩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