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六章 骗局
    随着咔擦之声渐响,玻璃上的裂纹也越来越多,最后蔓延至整块玻璃,好像谁用锤子在上面敲了个遍似的。

    咔嚓之声慢慢趋于停止,莫然惊奇的发现,这些裂纹之间竟然都呈现出和那个玉佩一样的黄金色,好像在玻璃上镶嵌了无数金色的花纹。

    他忍不住用手去触碰这些像花纹一样的裂纹,手指刚碰到,裂纹的一块就掉落进去,他慌忙退后几步,还没站稳,就见整块玻璃稀里哗啦散落下去,他看得很清楚,玻璃的碎片不是落进天空,而是向上飘去。

    碎片落尽,莫然感觉眼前一阵刺眼的亮光,慌忙闭上眼,等眼睛慢慢适应,才完睁开,但他马上被震住了,因为就在他面前玻璃的破洞里,呈现出来的不是漆黑的天空,而是一道灯火透亮的过道。

    整个过道由整齐均匀的方块地板砖组成,不知道砖块用了什么材质,像白玉一样,看起来很厚实,上面干净的一尘不染,每块方砖上面都刻有纹路,和那块黄金玉佩一样的纹路。

    莫然正惊奇于方砖的结构和纹理之时,从过道的另一头传来一个声音。

    “你来了!”

    这声音很熟悉,莫然自然而然想起酒吧那人,就是他的声音,原来他真的在这里。

    “进来吧!”那个声音又响起,好像那人正在过道的另一头等着他似的。

    因为之前对于玻璃外天空的印象,莫然小心翼翼的踏了一脚第一块方砖,没想到很踏实,他这才放了心,踏上了过道。

    冗长的过道尽头有一扇门,跟普通的木门没什么区别,莫然转开把手,门应声而启。

    推开门,眼前一片烟云缭绕,好像正身处云端,莫然正惊诧之际,他发现就在自己右前方不远处,摆着一张办公桌,跟路局长那张办公桌一样,只是上面没有乱七八糟堆着的各种文件之类的东西。

    桌面很干净,上面一样东西也没放,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人,三十岁上下,瘦脸,胡子刮的很干净,身上的衣服很得体,干净利落,看起来属于精明能干的那一类,此刻这人好像知道莫然已经进来,正抬起头看着他。

    莫然看着那人的脸,心里莫名其妙的涌起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那天在保安街案发现场碰到那人时的那种感觉。

    细看之下,莫然猛然发现眼前这人就是那天看到的那人,难怪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过来坐!”

    那人用眼睛示意莫然到办公桌前来,那里有一把椅子,和那人坐着的一样,也是藤条制成的座椅。

    莫然在椅子上坐下,没想到居然软绵绵的好像坐进了沙发里一样,吃惊之余,不禁摸了摸座椅的扶手,硬邦邦的,但却感觉真实。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那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你在酒吧对我说的关于洛言的事是不是真的?”莫然急于知道答案,直奔主题。

    那人脸上轻轻一笑,“你心里不是已经有了答案?”

    “那么说是真的?你真的能让她活过来?”莫然脸上立刻显出急切的神情。

    那人摆了摆手,“不着急,喝口水!”

    说完,那人从办公桌下面端出一杯水放在莫然面前。

    与其说那是一杯水,还不如说是一杯牛奶,杯子里是乳白色的液体,看起来很干净,但是莫然却下不了口,在那人的注视下,只勉强抿了一口就将杯子放下,一股甘之如饴的暖流瞬间从喉咙直达胃里,暖暖的,甚是舒服。

    那人看着莫然吃惊的脸,“怎么样?也不难喝吧!”

    “挺好!”莫然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这次却感觉像在深山老泉饮了一口,甘甜而清凉,令人精神一爽。

    “这是什么水?”

    那人神秘一笑,似乎并不打算告诉莫然答案。

    “你对外面的景象感觉如何?”

    “简直……”莫然强压住心里的震撼,脸上表现出一副平静的神色,“除了匪夷所思,我想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了。”

    那人认真的看着莫然,然后点了点头,“看来你并没被吓到,你算是第一个这么正常跟我说话的人。”

    “难道还有别人找你?”

    “不,准确的说是我找别人。”

    “那你为什么找我?”

    那人嘴角一扬,“你不正需要一个我这样的人找你吗?”

    莫然突然觉得这人说的话自己竟无力反驳,“你真的能救活洛言?”

    那人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盯着莫然的眼睛,“我想你心里早有答案,不是吗?”

    “如何救?”莫然急迫的想知道救活洛言的办法,他也站了起来。

    那人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圆盒,放在莫然面前,这里面就是答案。

    莫然不知道盒子里装着什么,他也不关心,急切的打开盒子,当看见盒子的里面时,他的眼睛愣住了。

    盒子里除了一根黄金色的针和一个类似装隐形眼镜的小器皿,再别无他物。

    莫然不相信的抬起头看着那人,“就凭这个?”

    那人很肯定的点点头,指着那颗小器皿,“你只需拿起针刺破你的手指,然后滴一滴血在这里面就可以了。”

    “就这样就可以救活洛言?”莫然脸上写满疑惑,用一种看见疯子的眼神看着那人。

    “不过你不信也没关系。”说着那人拿起盒子准备盖上。

    莫然心想大不了少一滴血,又要不了命,就当为国家公益事业出了一份绵薄之力吧,将心一横,抢过盒子,“谁说的不信?”

    于是拿起金针,毫不犹豫的在手指上刺了一个小口,挤出一滴血滴在了那个小器皿里,说也奇怪,那滴血一碰到器皿,竟然瞬间就消散了,好像被蒸发了一样。

    莫然还没回过神来,那人已经拿起盒子放进了口袋,“好了,可以了!”

    看着那人一脸满意的表情,莫然心里涌起一种被人骗了的感觉,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那人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抬头看了一眼莫然,“怎么?你还有别的事?”

    莫然心里的那种感觉愈发强烈,这是要过河拆桥的节奏,不知道他会拿自己的血样干什么,但是一切都是自愿,看来想拿回那份血样是不可能了,于是笑了笑,“我想问一下,你拿我的血样做什么?”

    “这是秘密,你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的。”那人说完在办公桌前埋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洛言……”莫然心有不甘的问道。

    那人头都懒得抬,只摆了摆手,“已经没问题了,你可以走了!”

    莫言一边暗自问候了一下那人的祖辈们,一边朝门口走去。

    “忘记告诉你了,从此刻起,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不管它有多不可思议,它都是已定的事实。”那人在莫然拉开门的时候说道。

    莫然并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心想什么事情能比起这里更不可思议?虽然他不确定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此刻他很肯定这是个骗局,他毫不犹豫的开来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