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七章 第一天
    走的时候,过道显得并不长,当莫然跨过玻璃门洞,脚踏在黄金大厦的地板时,背后传来那人的声音。

    “莫先生,你所剩时间只有三天,务必在三天后的这个时候之前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那过道便消失了,一阵冷风立刻从窗洞里只灌进来,莫然不禁打了个寒噤,裹了裹衣服,向玻璃门洞外看去。

    孤月如钩,漆黑的天空里稀稀散落几颗星,就在脚下,近得好像伸手就能碰到。

    眼前的一切太真实,有那么一刻,莫然信以为真,他甚至想伸手去摸一摸那漆黑的天幕,但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这种想法。

    魔术!堪比大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这人把才华用于表演,相信定然比这世间所有的魔术师都更有成就,可惜他误入歧途,把自己的才华浪费在江湖行骗上了。

    莫然心里这样想着,眼前看到的一切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他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凌晨四点,再看电量只剩百分之十五。

    于是他按了一下开机键,手机屏幕立刻暗了下来,除了窗边洒进月光的地方,面前的楼层依然是无边的漆黑。

    向上看,城市已陷入了沉睡之中,庞大的身躯匍匐在“天空”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洛言就喜欢这种静谧,爱屋及乌,莫然也变得很喜欢这种两人默默地靠在一起一句话也不说的宁静。

    但是此刻,莫然竟然害怕起这寂静,内心深处某些不安的情愫开始蠢蠢欲动,他强行压住那些悲伤的念头,拍了拍脸,使自己清醒过来。

    眼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出去?于是他决定再去搜查一遍楼层,尽管可能性不大,但也许还有遗漏的地方呢?

    与其说是去找出口,还不如说他想动起来,于是他拿出手机,心想反正离天亮也没几个小时了,关机就关机了吧!索性打开手电,一团圆形光斑立刻投射在地上。

    借着手机的光亮,莫然向楼层里面走去,几分钟过后,在一堵墙边停下,然后他开始顺着墙壁往右边搜索,没走出十米,就发现了自己先前在墙壁上划下的记号。

    当手机的光亮从记号上滑开,向上照去的时候,莫然似乎看见了什么,他慌忙把手电缓慢往回滑,最后那圆形光斑停在了墙的中间靠上的位置。

    莫然愣住了,因为在他眼前,墙上赫然出现一块安出口的标示牌。

    标示牌旁边是一个指示电梯的图标,莫然看着图标,顿时满腹疑惑,明明自己先前仔细查验过,如果这些图标真的存在,当时不可能不会发现。

    于是他用手摸了摸那块图标,手指触碰处一层厚厚的灰尘,看来并不是临时安上去的。

    难道真是自己当时眼花,没有看清楚?转念一想,既然有电梯,岂不是可以出去了?莫然心里一喜,还管它眼花不眼花,按着图标指示,往前走了五六步的距离,出现一个过道,转入过道,里面果然是电梯。

    这是并排的两部电梯,莫然想起自己上来的时候明明只有一部,想来那部电梯一定在楼层另外的某个地方,至于一栋楼里为什么安装几部电梯,他没有多想,直接按下了下行的按钮。

    不一刻,电梯门打开了,莫然吃惊的发现,楼层显示竟然是二十八层,而并非先前的只有五层,带着一肚子疑惑,他走了进去。

    抬头一看,楼层按钮也是从三十层一直排到负三层,心想一定是那人搞的鬼,一边惊叹他鬼神一般的魔术技艺,一边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出了电梯,经过大厅的时候,一阵响亮的鼾声从保安台后面传来,莫然吃惊之余偷偷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肥胖的保安正趴在桌上打着鼾,嘴角涎水流了一滩,随着鼾声还不时吧唧着。

    不敢稍作停留,蹑手蹑脚出了大门以后的莫然才长出了一口气,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他不禁抬头看了一眼黄金大厦。

    和来时一样,大厦虽高,但可以清晰的看到顶层,离那漆黑的苍穹还差了有十万八千里,回想起刚才的经历,恍如隔世,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似的。

    此刻月亮显得特别亮,撒落一地银辉,照得地面如同白昼,莫然掏出手机,关掉闪光,把大门连同黄金大厦四个字一起拍了下来,心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管那人想干什么,自己总会找到他的老巢。

    拍完照片,一瞥眼间,大门右侧地面闪闪亮亮,好似散落了什么东西,莫然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地的玻璃碎片,想起那块破掉的玻璃,看来真的从上面掉落了下来。

    看着玻璃碎片,莫然立刻想起了黄金玉佩,心想他拿了我的血样,我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于是弯下身在地上找寻。

    他几乎找遍了附近的地面和草丛,却连玉佩的影子都没看到,明明自己看到那玉佩和碎玻璃一起掉落下来的,碎玻璃还在,唯独玉佩不见了,不禁心里有些奇怪,莫非掉落的过程中碰到建筑改变了方向?又或是被路人捡走了?

    莫然心里暗叫一声可惜,看看时间,已经五点一刻了,要是那保安一时醒了过来就麻烦了,慌忙离开大厦,向广场那头走去。

    莫然害怕回家,他现在已没有一丝勇气去面对那些自己熟知的物件,在玉兔街口徘徊了半天的他,最终还是改变了方向,朝保安街走去。

    到达保安街时,天色完亮了,街道两边的店铺已经陆续开门,从暖床上起来的人们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莫然在那个房东被杀的案发现场外的街口停下,他记得自己的摩托车就停在马路牙子上,但是却不见了。

    被偷了?这是莫然脑海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于是四周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摩托车的影子,看来确实已经被人偷走了。

    那是结婚后洛言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竟然因为自己的疏忽被偷了,莫然颓然的坐在马路牙子上,已是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