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九章 老丁
    谢意得回头对已经到了门口的马丽说了声谢谢,冷冷的看着莫然,“我想现在你也没什么好狡辩的了!”

    当看到谢意得脸上的表情时,莫然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再朝着自己所想的那个方向在发展了,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像从来没见过自己似的,但是满肚子的疑惑却找不到突破口,猛然想起黄金大厦里那人说的话。

    “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不管它有多不可思议,它都是已定的事实。”

    难道这些都是事实?莫然不相信,也不能接受,他是个什么人?到底用了什么方法使整个警局的人变成这样?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倔强油然而生,不,我不能被他玩弄于鼓掌,我要戳破他的谎言。

    想到这里,莫然反而释然了,他对谢意得笑了笑,“辩解什么?”

    谢意得心里吃了一惊,刚刚还在努力反抗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安静了?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人竟然笑了,他疑惑的看着莫然,“你不是说你是警探吗?”

    莫然突然脸色一冷,“老谢!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

    谢意得被莫然冷漠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我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评论。”

    “好,好一个外人!”莫然一脸惨然的表情,“人事部的人怎么说?”

    “根本没有莫然这个人!”谢意得声音变得高亢严厉,“说吧!你为什么要冒充警探?”

    莫然冷笑,“既然没有莫然这个人,你觉得我会傻到冒充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吗?”

    谢意得听完一愣,心想他说的没错,既然要冒充,也不会冒充一个完不存在的人啊,但是他随即想起康卫国的话,越老实的人有时候反而越危险。

    “看你并不傻,所以至于你为什么要冒充一个不存在的人,我需要你给出一个能让人接受的理由!”

    “没什么理由!我能拿出证明你们都错了的证据!”莫然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在桌上,“他能串通你们,可串通不了我,我的手机里可存着……”

    当自己看到桌上的手机时,莫然顿住了,瞬间傻眼,因为这部手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自己的是小米手机,而桌上放着的却是一部三星的老人机,别人的手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口袋?那自己的手机呢?

    莫然几乎翻遍了身上所有能装下手机的口袋,一无所获。

    “这就是你所说的证据?”谢意得拿起桌上的手机,打开通话记录,只见上面有三十八个未接来电,都是一个叫“老太婆”打来的。

    谢意得立刻回拨给“老太婆”,不一刻,那边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

    “死老头子!你死哪里去了?打电话又不接,可急死我们了。”听声音是个老太婆,语气虽重,但难掩真正的关心。

    “您好!我是XX警局的谢警官,请问您是?”

    “什么?警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警官同志,我家老头在你们警局吗?”

    “是的!既然您是他的家人,还请您赶快到警局来一趟!”

    “好的!好的!”说完那头挂断了电话。

    莫然虽然一句话也没听到,但是他从谢意得的话里听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他除了洛言,根本就没有别的家人了。

    谢意得离开了警卫室,二十分钟过后他又回来了,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三个人,看样子不可能是警察。

    一个是年老背驼的老太婆,枯树皮一样的手拄着一根拐杖,另外两个像是医院的医护人员,穿着白色大褂,戴着口罩。

    一进警务室,老太婆就劈头盖脸一阵埋怨。

    “我说你这遭心的老不死的东西,你这一天都跑哪里去了?都半截入土的人了,你还瞎折腾什么呀?……”

    老太婆说到最后老泪纵横,接过谢意得递来的纸巾擦了擦脸,连忙道歉个不停。

    “没事就好,还好是到警局,要是到了别的地方就麻烦了。”谢意得一边说着一边过来解开了莫然的手铐。

    莫然一脸懵圈的看着老太婆和两个医护人员,感觉自己被人下了好大一个圈套,想要站起来,但突然一个医护人员按住了他,接着手臂一痛,就失去了意识。

    笔录室里,谢意得一边安慰老太婆一边做着笔录。

    “老丁出现这种情况有多久了?”

    老太婆一副用力回忆的表情,“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大概是昨天晚上吧!”

    “那您就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吧!”若不是局里有规定,这样的事情,谢意得才懒的去做笔录,没办法,只能耐着性子等老太婆开口。

    “老头子是肺癌晚期,本来也没几天好活了。”说到这里老太婆神情悲切,抹了一把眼泪,“从住进院里,就一直趟在病床上,从来没有下过床,但是昨天晚上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怪事?”谢意得立马来了精神,“什么怪事?”

    “说也奇怪,一个本来已经动不了的人了,昨天晚上突然来了精神,竟然下床上了一趟厕所。”说到这里,老太婆看了一眼谢意得,“也许我废话太多了,这样不利于做笔录?”

    谢意得连忙摇了摇头,“不,不,不,您继续说,这些都是要记录在案的。”

    “老头子上完厕所回来就说肚子饿,想吃东西,我说院里有食堂,他却偏偏不依,非要吃外面的,可恶我那不争气儿子和媳妇,一听说要用钱,就找借口跑了,没办法,我只得自己去外面买。”说着老太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等我回来的时候,老头子竟然不再了,开始我以为他去别的病房转悠了,没想到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也没见他回来,我就预感不好,于是叫来了医生,后来几乎把医院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他人,直到警官你打来电话,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平时有没有表现出来幻想自己是另外一个人的这种情况?”

    “绝对没有,莫然这个名字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老太婆神情很肯定的说道。

    “嗯……好了,您在这里签个字就好了。”

    老太婆伸出巍颤颤的手在笔录表下签了个名字,谢意得这才收好笔录,然后自己开车把老太婆送到医院门口才回警局。

    “什么情况?”警局门口,康卫国对谢意得问道。

    “没什么情况,也许快死了,老头子出现了臆想症而已。”谢意得说完,索然无味的朝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