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十章 莫然不是莫然
    莫然醒了,但是他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就跟断了的手在打了几个月石膏后突然拆线了,手指不再听从自己的指挥一样的感觉,几番挣扎后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已经分家了。

    唯一还灵敏的只剩耳朵,那是莫然此刻能够和外界有所接触的唯一通道。

    “妈!我看还是算了吧!爸都这样了,放弃吧!”年轻男子鼓起勇气对病床边的老太婆说道。

    “对,妈!您就把字签了吧,也省的爸辛苦!”年轻女子附和着老公。

    老太婆冷眼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年轻女子,“你们两个不肖子,你们就这么希望你爸快点离开?”

    “不是,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医院都已经下了诊断书了,这样耗着活人遭罪不说,病人不也遭罪嘛?”女子一边嘟囔着,一边扯了扯男子的衣角。

    男子赶紧说道:“就是嘛,妈!你看你这几年的积蓄都快花光了,爸还不是一样没一点起色,不如……”

    “你们不就是想拿那笔保险金吗?”老太婆情绪激动,打断男子的话,“想让我签字,除非我死了!”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看爸现在跟死了又有什么不同?早去晚去还不都一个样?”

    “你给我滚!”老太婆气急,指着男子的鼻子骂道,又指了指女子,“你也是!”

    莫然听到男子和女子离开病房的声音,心想这是谁家的不孝子?竟然为了一点保险金盼着自己老爸快点死,这不是要遭天打雷劈?

    正想着,莫然感觉一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脸,这是双干枯粗糙的手,接着好像有水滴落在自己脸上。

    “老头子!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老太婆撕心裂肺的声音传进了莫然的耳朵。

    老头子?警局里的那个太婆?那个自己从来没见过却叫自己老头子的老太婆?莫然挣扎着想开口,喉咙却好像被卡住了似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也许是镇静剂开始失去效果的原因,莫然突然把眼睛睁开了一半,隐隐约约看见一张苍老的脸就在自己眼前,此刻这张脸上又惊又喜。

    “老头子?你醒了?”

    莫然只能怔怔的看着老太婆,他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医生!医生!”老太婆激动的拄着拐杖向病房外面走去,看来是去叫医生了。

    床上的莫然感觉四肢也开始活泛起来,手脚都能动了,心里一喜,突然感觉一阵内急,他一抬脚便想下床,可是双腿一阵麻痹,还好及时按住了床边的柜子,才不不至摔倒在地。

    莫然四周来扫了一眼,是间单独的病房,病床的左侧过道边有一个卫生间,于是他撑着墙壁向卫生间走去。

    进了卫生间,莫然一阵泄洪过后舒爽的打了个冷颤,回身向洗手台走去,正要伸手去开水龙头,他突然震住了。

    面前的镜子里竟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莫然被吓了一跳,刚才的舒爽感瞬间烟消云散,他猛然回头,只见后面除了一堵白墙什么也没有。

    当他回过头再看镜子的时候,那张陌生的面孔又出现在镜子里,后背顿时一阵发麻,双脚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他连忙扶住洗手台才稳住。

    这时他发现镜子里的那人也撑住了洗手台,而且那人正一脸吃惊的看着自己,莫然顿时毛发直竖,心里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猛然跳了出来。

    为了检验自己的想法,莫然做了一个鬼脸,镜子里的那人也跟着做了一个鬼脸,他背转身去猛然回头,那人也背转身猛然回头看着他。

    莫然基本确定镜子中的那人就是自己,细看之下,只见那人六十岁左右,一张瘦脸,皮包骨头,眼窝深陷,灰白的头发稀稀的几根耷拉在头顶,骨瘦如柴,身体单薄的一阵风就能刮倒似的。

    作为一个新世纪的无神论者,唯物主义的坚决拥护者,莫然不相信真的有灵魂出窍这么无稽的事,但他有限的知识已经无法解释当前发生的事,让他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大厦那人的话又一次钻进了莫然的脑海,难道他不是魔术师,而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拥有神力的人?他既然能把自己的灵魂安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那他是不是可以让洛言活过来呢?

    莫然越想越觉得洛言已经活过来了,心里一阵兴奋,这时卫生间外的病房传来一阵骚动,接着便有人在外面敲门。

    拉开门,莫然就见一个医生站在门外,用一种研究的表情看着自己。

    “老头子!我又以为你跑到哪里去了!原来……”医生背后的老太婆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

    莫然面对陌生的老太太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他毕竟不是老头子本人,只是默默地走出卫生间,回到了病床上。

    病房外面,老太婆神情激动的望着医生,“医生,你看他是不是好转了?”

    “不,这是回光返照的表现,依我看,您还是准备准备吧!”

    说完医生摇了摇头离开了,剩下一脸失望和阴郁的老太婆站在病房外,她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进了病房。

    “我想吃东西!”莫然见老太婆进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她说道。

    老太婆勉强挤出一丝笑脸,“你想吃什么?”

    “我想到外面去吃!”莫然心里盘算着这是目前离开医院最好的办法。

    老太婆突然认真的盯着莫然,“老头子,你想出去?”

    莫然点点头,一抬头,发现老太婆已经一脸泪水,满是皱纹的脸上是不忍心的伤痛。

    “老头子,我太了解你了,不过现在不行!”老太婆终于用决绝的语气说道。

    莫然不甘心的看着老太婆,“为什么?”

    “太晚了,我不放心!”

    莫然这才猛然惊醒,不由向墙上的时钟看去,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

    这一晚,老太婆说了很多话,大都是老两口的过往旧事,莫然却一句话也没说,因为他根本就插不上嘴,但他能感觉得到老太太对老头的那份深情,不由得心里万分感动,所以也一晚没睡,只是静静的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