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十一章 孪生姐妹
    不知不觉睡着的莫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他抬眼看看时钟,已经十点过五分,想起洛言,立刻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老太婆已经不在床边。

    床头柜上放着两根油条和一杯豆浆,用手一摸,还是热的,看来老太婆刚走没多久。

    这时肚子竟然咕咕叫了起来,莫然抓起油条狼吞虎咽起来,吃完一抹嘴,正要起身下床,却发现枕边放着手机和一张纸条。

    他拿起纸条,只见上面歪歪扭扭写着:

    “老头子,我知道你想出去走走,要去就去吧,我不拦着你,但是记得不要再像昨天一样去警局闹了,手机我已经调好了,别开着屏幕放在口袋里,免得静音了,我怕我找不到你,还有你记性不好,找不到回来的路记得打我电话,你肯定又嫌我啰嗦了,我回家里一趟,去去就回。”

    莫然看完纸条,眼睛莫名的一阵涩涩感,从医生那里他了解到。

    原来这老人叫丁玉树,老伴也就是那个老太婆叫周翠莲,老丁在粮食部门上了大半辈子班,现已退休,本来应该安享晚年的,没想到却得了不治之症,两老有个儿子,已经结婚,小两口对两老从来不闻不问,从住院以来,一共来过两次,一次是粮食局下放的抚恤金到了,还有一次就是医生下达病危通知书,也就是昨天晚上。

    莫然心想昨晚听到的那两个说话的年轻男女应该就是老丁的儿子和媳妇了,不禁心里一阵酸楚。

    于是他借来纸和笔,在纸头毫不犹豫的写下了遗书两个字。

    关于遗产分配方面的问题,莫然门儿清,不一刻一封遗书就已完成,他又仔细看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之后,他满意的用手指弹了弹纸页。

    遗书的内容如果生效,那年轻小两口将一个子也得不到,为了使遗书更具真实性,莫然借来印泥,在上面按下了指印,并把遗书交到主治医生的手里。

    做好这一切之后,莫然趁老太太还没回来,找个借口溜出了医院。

    莫然心系洛言,直奔玉兔街,一路上心里又是兴奋又是紧张,等到了街口,这种紧张更是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了,老丁,我需要冷静冷静,你就当最后一次为国家烟草事业做贡献了吧。”莫然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只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烟气还没完吐出来,喉头一痒,莫然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他能清楚的听到从肺部传来的异响。

    “老丁,看来我俩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你年轻的时候也没少抽这玩意儿,最后能死在这玩意上面,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莫然自言自语的说着话,把剩下的大半只烟扔掉,毫不犹豫的向37号走去。

    越靠近越紧张,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莫然没有直接到大门口,而是站在街对面向37号院里张望。

    他看见老郑头在花圃里正忙着,眼睛向上可以看见那个自己曾经无数次抱着洛言看日落的阳台。

    但是阳台上一个花盆也没有,干净的好像没人居住一样。

    莫然心里一紧,慌忙穿过马路,一路小跑进了院落,老郑头见一个陌生人进来,压了压老花镜。

    “你是哪位?你找谁?”

    莫然这才想起,老郑头当然不认识老丁了,于是笑了笑,“您这二楼没人住吗?”

    老郑头站起身,奇怪的扫了一眼莫然,“我看我们俩年纪差不多,你就不用尊称了吧。”

    莫然顿时想起自己原来也是老年人,尴尬一笑,“是是是,你这二楼没人住吗?”

    “怎么?你想租房子?但是已经有人租了!”老郑头把花洒放在地上,指了指街对面的一个院落,“你可以去那边碰碰运气,你知道现在住房有多紧张。”

    “哦!我不是来租房的,我是想打听一个人,不知……”莫然瞥见老郑头脸上露出警觉的神情,顿了一下,“你贵姓?”

    老郑头犀利的眼神在莫然身上扫了一遍,顿了顿,“他们都管我叫老郑头。”

    莫然见老郑头脸上不悦,灵机一动,“莫非你就是老王口中常常念叨的那个老郑头?”

    听到老王的名字,老郑头顿时脸上展颜,“你是……”

    莫然见搬出老王果然奏效,心里暗喜,“我是老王的同乡,那么说你就是那个象棋高手了?”

    老郑头听老王向人夸自己是象棋高手,心里乐开了花,一脸得意的神色,摇了摇手,“哪里什么象棋高手,老王净瞎吹牛。”

    “老王可说你厉害着呢,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来和你切磋切磋的。”

    老郑头顿时来了精神,自从老王住院以来,他已经好久没碰棋子了,不觉有些技痒,“那我们这就走两局如何?”

    莫然故意露出欣喜的表情,突然脸上画风一转,变得有些犹豫,“我本来也会瞎走几步的,但是今天恐怕不行!”

    老郑头显得有些失望,“怎么了?”

    莫然见老郑头已经上道,连忙说道:“我老家有个侄女在城里,姓洛,这不从老家带个口信给她,她家老家伙快不行了,让她回去一趟,她是说住在这附近,可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老郑头吃了一惊,“姓洛?”

    “是的。”于是莫然把洛言的特征详详细细的对老郑头说了一遍。

    老郑头听完,一拍脑袋,“啊!你要找的一定是洛言姑娘!不过你说她坐着轮椅是怎么回事?”

    莫然不知道老郑头为何有此一问,于是把洛言如何发生车祸说了一遍。

    老郑头越听越吃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不对!不对,你要找的人不是这个洛姑娘。”

    莫然心里咯噔一下,立马紧张起来,“不是这个洛姑娘?”

    “你描述的那个姑娘和洛言的样子一模一样。”老郑头眉毛一皱,“不过洛言姑娘并没发生过车祸,也没有坐轮椅。”

    莫然大吃一惊,“没发生过车祸?”

    “是啊,洛言姑娘自己还开着一家花店呢,从来没听说过发生什么车祸!”老郑头一副深思的表情,突然一抬头,“你说得那个会不会是她的孪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