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十三章 人生梦一场
    洛言的话像一把刀剜进莫然的心脏,冰冷无情,把心捣成了一片一片,他木然的看着那张熟悉却仿佛陌生的脸,突然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

    洛言放下碗筷,局促不安的看着莫然,“梁叔?你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莫然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其实他的心在滴血,在医院的时候,他从医生隐晦的话中听出老丁的身体最多还能撑两天,就隐隐已经猜到黄金大厦那人所说的三天是什么意思,所以他急着出来见洛言,没想到见到的却是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的洛言。

    莫然没想到自己的死换来的是这种结局,他甚至有那么一刻,自私的觉得宁愿此刻在他面前的是那张熟悉而失去生命的脸。

    莫然没有再说话,在洛言收拾碗筷转身进入厨房时,他站了起来,木然的走向门口,他甚至没有回头再多看一眼这个曾经熟悉的能闭上眼睛就能找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地方。

    楼梯口,一个陌生男子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和莫然擦肩而过时,他回头诧异的看了一眼莫然,然后踏着欢快的步子跑上了楼梯。

    莫然忍不住回头看,那个陌生男子年轻有活力,脸上的笑就像初升的太阳,曾几何时自己也如他一般,可是现在自己要孤独的面对那冰冷的死亡。

    洛言急切的跑到门口向楼梯下面张望,她看见了正要离开的莫然,正要开口,恰在这时陌生男子把花送到她手里时,并诧异的问道:“他是谁?”

    “梁叔!您怎么走了?”洛言看着莫然问道。

    莫然苦笑,“我突然想起还有个老朋友需要去探望,就不打搅你了!”

    他向洛言挥了挥手,毅然的转身,就在转身之际,他看见了洛言脸上疑惑的表情在看到鲜花时变得惊喜和羞涩,然后听到洛言说了句“您慢走!有空再来!”便和陌生男子进屋去了。

    莫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瘫倒在楼梯上。

    ……

    ……

    莫然回到了黄金大厦的那条奇怪的通道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次他显得一点也不紧张,直接走到了办公桌前。

    “这就是你说的能把洛言救活?”莫然口气生硬的逼视着那个瘦脸男人,他的胡子依然很干净。

    “怎么?难道她没有活过来吗?”

    莫然简直不能忍受这个男人脸上不疾不徐的笑意,他大声吼道:“她确实活过来了,但是她却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瘦脸男人站了起来,脸上的笑意消失,逼视着莫然,“难道你不知道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有价的吗?你的愿望也是,我帮你实现它,那么你就会为此付出与之相应的代价。”

    “我可以为此付出我的生命,但是我不能接受她完把我忘记!”莫然撕心裂肺的叫道。

    瘦脸男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莫然愤怒了,他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他一把抓住瘦脸男人的领口,眼神咄咄逼人,“你笑什么?”

    瘦脸男人毫不反抗,任由莫然揪着,脸上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没笑什么,只是觉得人有时候为什么这么自私!”

    “自私?你的意思说我自私?”莫然苦笑,“我自私?我可以用自己的命来换她的命,你说我自私?”

    “难道不是吗?你问问你的内心!”

    莫然冷笑一声,“如果是你,你能做到吗?”

    瘦脸男人摇了摇头,“我不会这么傻,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舍弃自己的命!”

    “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自私?”

    “恰巧我最有资格,”瘦脸男人顿了顿,“倘若你真的死了,那个女人会不会很痛苦?”

    莫然点头,“会!”

    “倘若她一直沉沦在失去你的痛苦之中无法自拔,是不是你想看到的?”

    莫然摇了摇头,“不想!”

    “我直接省去了她的痛苦,让她有了一个新的生活,你不但不感激我,反而来质问我?”

    莫然一时竟无法反驳,他甚至觉得他说的一点毛病也没有,倘若洛言记得自己,那她岂非很痛苦?那自己用命换来的是她后半生的痛苦的话,岂不是更加没有意义?

    莫然突然恍然大悟,简直大彻大悟,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从来没有此刻这么通透过,通透的可以看穿一切。

    突然间,瘦脸男人伸出双手,拍在莫然的胸口上,他只感觉胸口一阵电击的疼痛传来。

    四周一片漆黑,漆黑中一个声音传来。

    “有心跳了!”

    声音中充满了惊喜,竟然是洛言的声音。

    莫然无力的睁开眼,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但立刻一张陌生男子的脸出现在洛言旁边,就是那个送花男子。

    原来是一场梦!莫然看了看拿着心脏除颤器的医生,想来这就是胸口疼痛的原因吧,但是梦里的一切还深深的印在脑海,他已经难以分清到底哪里是真哪里是假了。

    “梁叔?梁叔醒了!”洛言显得很高兴,脸上因为兴奋染上了一片红晕。

    莫然看着面前的洛言和陌生男子,突然觉得其实他们俩还蛮登对的,心里一阵发酸。

    很快病房外传来一阵骚动,周翠莲和医生一齐拥了进来。

    “老头子!你总算醒了!”周翠莲握着莫然的手,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莫然突然感觉那双干枯的手竟然温软柔和起来,好像两个棉团包着自己的手,甚是舒心。

    “谢谢你们!”周翠莲转身对洛言二人不住道谢。

    “婶子,我不知道梁叔得了癌……还好我们及时发现,所以打了您的电话!说来也怪我,要不是因为……”说着洛言朝陌生男子看了看。

    “闺女!怎么能怪你呢!不怪你!你刚才叫他梁叔?”

    周翠莲突然的发问让洛言愣了一下,这时莫然开口了。

    “对,我就是你的梁叔,我也叫丁玉树,我还有个名字叫莫然。”莫然一口气说了出来,说完,他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痛快过,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病床上的莫然,周翠莲拉了拉医生衣袖,去了病房外。

    莫然知道老太太的用意,摇了摇头,对洛言说道:“我这不是回光返照,我清醒的很,我知道自己在哪里,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所以你们不用怀疑,也不必担心,人总有一死嘛!”

    看着莫然坦然的面容,洛言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最后只说道:“梁叔!您好好养身体,我们明天还来看您!”

    莫然把洛言的背影深深的印在脑海里,如果真的有孟婆汤,他希望这是他去黄泉路上最后留在脑海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