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十四章 重生
    莫然躺在床上,那双本就干枯的双腿在经过这两天的折腾后已经不堪重负,再也无法移动了,接踵而至的是肺部癌细胞的面扩散,呼吸完靠呼吸机来维持。

    莫然看着墙上的钟表,计算着最后离开黄金大厦的时间,倒数着死亡接近的秒针,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完不在自己神经的控制之下,唯一能动的就是那双眼睛。

    让莫然意外的是,身体越来越接近死亡,意识却愈来愈清醒,清醒到能听清飞虫翅膀的扇动。

    第三天凌晨四点,丁玉树咽下最后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同时莫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最后一个器官的控制,在眼前一片漆黑之时,他知道瘦脸男人说的三天之限已经到了。

    丁玉树的身体死亡了,但莫然的意识却还在,他能清楚的听到周翠莲的撕心裂肺的痛哭和老丁儿子和媳妇的假意劝慰。

    莫然想起交给医生的那封遗书,如果此刻丁玉树能动的话,脸上应该是一副满足的笑意。

    丁玉树的遗体没有被火化,老太太按照家乡的习俗,把他带回了老家。

    在桃花村口的那颗老桃树下,丁玉树的遗体被放进了一口黑漆的檀木棺材。

    随着老太太嘶哑的喉咙里喊出“老头子!我们那边再见!”这句话后,莫然能清楚的感觉到泥土沙石打在脸上的微微震动,渐渐那些嘈杂的声音好像被隔在了墙外似的,他知道他们已经开始下葬了。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没有,完陷入一片死寂,莫然心里反而没有一丝恐惧,他甚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平静,静静的躺着,等待肉体的腐烂,直至灵魂最后的消失。

    也不知过了多久,莫然感觉身体开始漂浮起来,仿佛到了外太空,这种悬浮的感觉还没持续到十秒,突然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转,身体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在棺木板上,他估摸着此刻自己应该趴在棺材顶板上。

    莫然的耳朵依然很灵,听到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靠近,很快已经到了棺木边,片刻停顿过后,咔擦一声响动从头顶传来,接着颈上一凉,致命的窒息接踵而至,好像被什么东西圈住卡在了棺木板上。

    紧接着听到一阵铁链互相撞击的声响,突然感觉双手手腕一凉一紧,被铁链牢牢锁住。

    随着一双大手抓住自己的后背,颈上压力剧减,身体却悬空起来,莫然顿时心里一紧,黑白无常来索命了?

    还没来得及转头看一眼那黑白无常的模样,那双手已经松开,莫然重重的摔在地上。

    从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莫然心里奇怪,自己不是死了?怎么会有疼痛的感觉?试着睁开眼,一道强烈的光线射进眼睑,他忍不住眯上了眼。

    眼前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只见自己所趴的位置在棺材外面,跟前站着两个人,从他们没穿衣服的上身可以看出,两人都强壮如牛,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把钢叉,另外一个拿着一把铁撬,因为脸上涂着一层泥巴的缘故,两人和土著人相似似,显得野蛮可怖。

    一个念头瞬间闪过莫然的脑海。

    盗墓贼!

    但转念一想,他们是盗墓贼的话,那自己应该是具尸体才对啊!那自己怎么能看见他们?瞥眼间,看到自己的手,怎么这么眼熟?不就是原来的自己的手,心里一阵激动,紧张的摸了摸下巴,当手指触碰到那块旧伤疤时,他不由大叫一声:“重生了!我……”

    突然有人抓起铁链提了起来,莫然身体又一次悬空起来,这次那人没有立即松手,而是在他双脚着地时候,狠狠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莫然一个趔趄,向前冲出两三步才勉强站稳,回头看那踢自己的人,只见这人一身黑色盔甲,戴着一副恶鬼一般的面具,人高马大,活像电影里的日本武士。

    武士手里拿着一根皮鞭,在空中虚晃了一圈,“愣着干什么?赶紧干活!”

    那两个脸上涂泥巴的人好像很惧怕武士,灰溜溜向另外一副棺材跑去。

    莫然这才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峡谷,峡谷向东西方向延伸,宽可同时通过五六辆货车,因为夹在高耸入云的悬崖绝壁之间,峡谷显得狭小闭塞,但就是这狭小的一线之地上,却密密麻麻摆着很多棺材,而那些脸上涂着泥巴的土著人正忙着撬开这些棺材。

    “你!去那边排着!”武士突然皮鞭一扬,向莫然抽来。

    莫然躲之不及,大腿被抽了个正着,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

    他见过监狱里狱警怎么对待犯人,作为警探的他当时只是觉得囚犯们罪有应得,但此刻感同身受,没想到这被抽的滋味竟是这么难受,顿时一把无名火起。

    自从老丁的肉体死亡以来,莫然就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的话,他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犯同样的错误,绝对不会让不公的事在自己面前发生,只是当时悔之已晚,但是没想到此刻自己真的有了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向那武士冲了过去。

    武士的皮鞭劈头盖脸打在莫然身上,莫然却不管不顾,瞬间已经冲到武士跟前,撞了上去。

    那武士没曾想这人竟如此勇猛,被撞了个满怀,两人同时滚倒在地。

    莫然双手虽然被铁链锁住,但拳头还挥得开,对着武士就是一顿乱锤,没想到拳头碰到铠甲只震的自己双手生痛,但他却丝毫不懈怠,拳头依然雨点般落在武士身上,像一头发了疯的牛。

    武士被莫然的气势所震慑,不住的滚爬躲闪,毫无还手之力,神情显得甚是狼狈。

    莫然正尽情的倾泻着自己的愤怒,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铁链,不论他怎么用力回扯,那只手好像一根铁柱似的纹丝不动。

    莫然一抬头,一张圆嘟嘟稚气未脱的脸上,一双大眼正瞪着他,竟然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少年的身高在他这个年纪实属罕见,足足高出莫然一个头,只见他一脸的轻松表情,那只握着铁链的手好像正搭在一条扶手上,慵懒松弛,毫不费力。

    莫然这才发现少年的手臂竟然比自己的大腿还粗,肌肉的轮廓和线条恰到好处,完美至极,如果用力,只怕那条铁链也难以承受,难怪自己拉他不动。

    突然间,少年手上用力往胸前一拉,莫然顿时像片落叶似的被带了过来,撞在他铁一般坚硬的胸口上,同时喉头一紧,像一只挂着的烤鸭被少年提了起来。

    少年扫了一眼莫然的脸,眉头一皱,顿时一脸厌恶的表情。

    “臭奴隶!”

    说着随手一扔,像扔垃圾似的把莫然扔了出去。

    莫然在一阵天旋地转后,撞在一个人身上,才落在地上,险些把那人带倒,那人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一眼,默默把他扶起。

    莫然朝扶自己的那人看了看,是个老头,双手跟自己一样也带着镣铐,正想说声谢谢,老头却一脸惊惧,转身向前走去。

    一抬头间,莫然愣住了,眼前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排成一队一队向前行进,这些人像行尸走肉一般,不说话,动作僵硬的迈着步子向前走,而队伍的两边,那些武士挥动着手里的皮鞭,像对待牲口一样驱赶着这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