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里的黄金之城 > 第十六章 怪兽
    武士们的皮鞭甩的更加勤快,随处可以听到呵斥声和哀嚎声,队伍的速度也变得加快起来,动作稍有迟缓的人都会被毒打,或者直接被杀死。

    除了峡谷里被杀死的,一路上都是尸体和还没有断气即将断气的人,最后走出峡谷的只剩一两百人。

    刚出峡谷的隘口,天色突然就暗了下来,不是乌云盖顶的那种暗,而是好像突然间夜晚降临的那种黑,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伸手看不见五指。

    沉默……

    寂静……

    每个人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片刻沉寂过后,人群中出现一片混乱,突然有人点燃了火把,接着数十把火把相继亮起,原来武士们早有准备,此刻队伍周围被照得灯火通明。

    莫然看得清楚,刚才的那阵混乱的时候,有十几个人偷偷的潜入了黑暗之中,但是武士们并没有去追赶,而是紧紧护住队伍的周围,每个人脸上都显出紧张的神色。

    少年勒住马,眼睛警惕的朝后面的峡谷看了看,对身边的武士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武士们的鞭子又扬了起来,驱赶着队伍继续向前。

    突然,远远从到峡谷里传来几声野兽般的嘶吼,黑暗里,这声音在峭壁间回荡,只听的人不寒而栗。

    这时一个武士骑马疾驰而来,直冲到少年的马前,才摘下夜视镜,一脸的恐惧的表情,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粗气,“组……组长……来了!”

    少年脸色一变,“什么情况?”

    “一共有二十七头!”武士眼睛瞪的很大,满眼的恐惧和不相信。

    “没有看错?”少年也是一脸的不相信。

    “绝对没错,我看的很清楚!”

    这时后面一人策马来到少年旁边,是个老头,头发花白,一张削瘦的脸,满脸皱纹,像刀刻在上面一样,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铠甲。

    “山拔!我说什么来着?你耽搁太久了!”

    “不,浩伯,我必须这么做!”山拔低声对浩天耳边说道。

    浩天微微点了点头,略一沉吟,“为今之计,只能放弃这些奴隶了。”

    浩天的声音也压得很低,几乎只有山拔一个人能听见。

    “看来只有这样了,不过这些必须带回去。”说完,山拔眼神坚定的扫了一眼那些囚车。

    在浩天的安排下,四辆囚车在武士们的簇拥下,加快速度向前冲去,很快就超过了步行的队伍。

    就在这时,莫然看到队伍的北面一阵骚乱,先前逃走的那些人又跑了回来,几乎是冲进了队伍里面,正疑惑他们既然已经逃脱,为什么去而复还?

    就听见黑暗里传来几声惨嚎,是人的叫声,那声音在黑暗里显得格外凄厉,但突然之间就没声了,好像被什么扼住了喉咙似的。

    周围一下陷入沉寂,队伍也停了下来,武士们悄悄的把武器抽了出来握在手里,都无一例外的对着外围的黑暗之中,脸上的神情严肃,如临大敌。

    山拔的眼睛敏锐的向北边扫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寒意,“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浩伯,你带囚车先走!”

    “你干什么去?”浩天回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山拔。

    山拔自信的摩了摩拳头,“我去会会它们,顺便给你们争取点时间!”

    “它们这次数量众多,你小心!”

    说完,浩天一策马,向前面冲去。

    从上下颠簸的程度可以判断,囚车跑的很快,眼见离步行的队伍越来越远,莫然不禁站了起来,向后面看去。

    就在这时,囚车的右边的一个武士突然停住了马,就是先前戴着夜视镜的那个武士,只见他把长矛提了起来,大喊一声向右后方冲了过去,后面六七个武士也大喊着跟了上去。

    顿时后方传来野兽的嘶吼声和人的惨叫声,借着火光,莫然看见那个武士又跑了回来,但定睛一看,又觉得不对。

    那武士冲出去的时候骑着马,可是回来的时候马不见了,但人却悬在空中,好像骑在空气里似的。

    武士以极快的速度到了近前,莫然这才猛然发现,原来那武士正抱着自己的长矛,但是他的头却不见了,长矛的另一头正插在一个庞大而黝黑的身体里,被那身躯带着正向囚车冲来。

    当莫然抬头看见那颗黝黑的头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这张野兽般丑陋的脸上,长着长长的黑毛,一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睛里闪着野蛮的凶光,大张的鼻孔呼呼喘着粗气,嘴角流着涎水,从一对白森森的獠牙上滴落下来。

    一只怪兽!这种东西只有电影里才能看得到,没想到它竟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莫然心里无比震惊,不禁回头看看囚车里的其他人。

    这些人依然安静的坐着,脸上都带着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好像对怪兽的来袭显得一点也不着急,这让莫然有些莫名其妙。

    怪兽胸口插着长矛,大概皮糙肉厚的原因,竟然没有流一滴血,而武士已经完没有了生命的迹象,但一双手还紧紧握着长矛,可以想见当时他并没想到自己的头会被直接咬掉。

    这时护送马车的武士们也发现了正在逼近的怪兽,一时间弓箭长矛纷纷对着怪兽扔了过去,那怪兽不躲闪,反而迎了上来,眼看就要撞上了囚车。

    突然囚车后面一人跃起,脚尖在囚车上一点,飞身扑向怪兽,囚车本就在飞速行驶,这时被那人脚上一股大力一推,顿时向左边偏了偏,险些侧翻,硬生生被四匹马拉了回来。

    莫然脚下一滑,慌忙伸手抓住囚车的木桩才稳住,但是身体还是撞上了旁边一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莫然忙不迭的道歉,但他立刻发现那人好像并没听见,眼睛只望着外面,满脸兴奋的神色。

    莫然顺着那人的眼睛看去,只见先前跃起那人已经骑在了怪兽的头上,双拳正狠狠的锤在怪物的耳朵上。

    那怪物吃痛不住,脑袋左右甩动,但是颈项被那人双腿夹着,脚掌在前交叉扣住,哪里甩的掉?